日本生活垃圾减量途径

    来源:城市管理与科技

日本素来以垃圾分类精细,生活垃圾管理先进,环境卫生优美闻名,是世界各国生活垃圾治理的“模范生”。近年,日本又以“生活垃圾减量明显”称冠垃圾治理领域。“日本环境省发布数据来看日本生活垃圾减量的效果,2013年度一般废物产生及处理情况调查结果显示,2013年日本生活垃圾的总产生量为4.487×107t,比上一年度减少0.8%;人均日产生量为958 g,比上一年度减少0.6%。与2003年相比,2013年日本生活垃圾总产生量减少近1.0×107t,人均日产生量减少18%,即每人每天少产生垃圾200余g。”“2015年日本垃圾排放总量已经从2000年峰值的5483万吨降至4398万吨。日本人均垃圾排放量同样呈下行趋势,早在2008年就已降至每天千克以下。”相比之下,据《中国城市建设统计年鉴2017》数据显示,中国城市生活垃圾清运量从2011年的16395万吨增加到2017年的21521万吨,垃圾高速增长态势不见明显改观。日本的垃圾减量效果堪称奇迹。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探寻日本垃圾减量的秘密,对我们当下的垃圾治理,垃圾减量有重要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垃圾要减量,系统的看无非三大主要途径:一是蔬菜供给端改革。减少大生产商品中的“无效供应”成分,比如为追求提高利润率而有意采用的“过度包装”;二是商品(产品)循环利用。商品从生产时候就考虑到失去原初效用后,如何便于安全有效的梯次被经济社会系统转换作为它用;三是社会总消费(耗)量下降,比如经济衰减导致社会总生产量减少,或者人口总消费量因为某种原因下降。日本在减量途径上分别有“净菜进城”“绿色包装”和“消费量下降”三种主要原因。


日本生活垃圾减量途径一:蔬菜供给端改革——净菜进城

日本生活垃圾减量途径

代表日本民族风格的绿色包装


中外生活垃圾治理领域,厨余垃圾因生活饮食习惯的不同占到生活垃圾总量的30%~50%不等。蔬菜供给质量是厨余垃圾减量的关键因素。优质的蔬菜供给,可以减少20%以上的厨余垃圾,反之相应增加了20%生活垃圾总量。当前我国城市的蔬菜供给仍然以初次农产品即俗称的“毛菜”为主。这种未经加工的商品,一方面降低了蔬菜的价格,扩大了居民消费意愿和消费量。另一方面增加了蔬菜的“无效供给”,造成很多不能食用的菜叶、菜根、病害、破损的蔬菜进入城市和居民家庭。最后都以生活垃圾的形式排放出来。以北京为例,“北京市每年蔬菜供应量为770多万吨,测算下来,光蔬菜垃圾一年就产生约154万吨。目前,北京生活垃圾回收成本是每吨500元,那么每年仅毛菜进城产生的垃圾处理成本就会高达约7.7亿元。这还只是看得见的成本,交通拥堵的代价同样惊人。运输300吨毛菜,运菜的车辆一进一出,会造成120吨的无效运输。”


毛菜进城,不仅显著增加垃圾量而且增大其它城市运营成本。反观日本,自上世纪60年代在开始大投入研发蔬菜预冷处理等核心关键技术,在政府财政和行业协会资金支持下大规模采购“净菜”处理设备,保证低利润的蔬菜种植组织能普遍实行成本高昂的“蔬菜采后处理工程”。“蔬菜采后處理工程”的实行,主观上提高了蔬菜商品的供给质量,增加了蔬菜的附加值,客观上从供给端减少了蔬菜的无效供给,显著有效地减少了垃圾量。据日本专业组织对东京目黑区227户家庭进行的为期一个月的入户家庭垃圾调查数据显示,1990年左右,日本家庭的“湿垃圾”(即“厨余垃圾”)占到家庭垃圾总量的35.5%。至上世纪末,由于日本市场的净菜率几乎达到了100%,城市生活垃圾减少了20%。相对于我们目前城市居民家庭垃圾量中厨余垃圾(湿垃圾)占比达55%以上,日本“净菜进城”垃圾减量效果显而易见。


净菜进城涉及农业生产服务业的精细化发展。蔬菜采后处理需要高新科技、设备的研发、制造,以及国家对农业发展的财政支持力度,是一件系统工程。相对于日本、欧美国家发达完善的“蔬菜采后处理”产业,我们国家发展状况严重滞后。自1992年版的国务院颁布的《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中首次正式提出“鼓励和支持有关部门组织净菜进城和回收利用废旧物资,减少城市垃圾。”,到2017年4月“首届中国净菜产业论坛”在北京召开。25年时间里,中国的“净菜进城”,在科研部门科技攻关、农业部、商贸部和住建部政策引导以及地方政府,社会资本和蔬菜生鲜企业的合力推进下,成效稀少,难以变“盆景”成风景,实现商品蔬菜精细化、供给和垃圾减量的目的。这其中的原因和难点是我们垃圾治理不得不需要仔细思考的问题。


日本生活垃圾减量途径二:商品(产品)循环利用——绿色包装

日本生活垃圾减量途径

现代工商业文明随市场的“全球化”而迅猛发展。当前可供人消费的商品种类的丰富度在全球化市场深化拓展下,达到了空前高度。仅仅亚马逊、淘宝天猫、京东等全球电商巨头提供的商品就高达几十亿种。因利润和消费扩张的刺激,包装产业因此独立出一个社会化新产业。包装业的迅速发展,一方面为商品流通、消费提供了便利,满足并激发了人们物质消费需求,另一方面也增加了商品的附属物,扩大了商品的“无效供给”。商品的包装外衣,在商品使用后免不了被遗弃、废弃。可以说,包装垃圾,特别是不能降解的化学合成材料(二次材料)构成的包装垃圾,是现代生活垃圾处置复杂化的主要原因。


20世纪60年代,随着“生态危机”“环境危机”成为全球普遍现象,全球兴起了“绿色运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加拿大多伦多环保署在世界范围内率先实施了包装设计与制造审批的‘3R原则,即Reduce—减少用料;Reuse—重复使用;Recyle—回收再生。凡经过检查而符合上述原则者,发给‘绿色证书和‘生态设计标志,为期三年。”“‘绿色包装”相继在欧盟、日本展开。包装行业兴起的“3R原则”普及成为生活垃圾处置提倡的普遍的理念和原则。


日本是“绿色包装”大力践行者。1997年制定了针对包装回收利用的专门法《包装容器回收利用法》,2000年6月推出《循环型社会基本法》,重新修订了《包装容器回收利用法》,全社会大力推行“绿色包装”。以期以更多的纸包装,取代塑料的包装使用和再利用。“由于纸张和纸板的回收是最容易实施的,也是回收体系中最持久的,所以在包装中大量的再生纸的利用和简约的纸包装风格成为日本包装的一大特色。精致、美观的纸包装代表着日本包装的民族风格,许多塑料包装被纸张取代,传统的塑料购物袋也逐步被再生纸袋取代。大量的酒容器包装也采用纸包装,节约了运输、储藏资源,而且回收方便。同时在包装中小型包装、简包装越来越多,包装变得越来越经济合理。”不仅如此,為方便回收利用,政府鼓励企业设计、生产用后可以折叠的纸包装。给使用“绿色包装”的企业财税优惠和奖励。数据显示,日本绿色包装推行得非常成功。“1991年是日本包装产业的巅峰年份,这一年日本包装材料与容器业的产值达近7.5万亿日元,是迄今为止的最高纪录。从1993年起,日本包装产值降到7万亿日元以下,2001-2005年降到不足6万亿日元,2006-2008年回升到6万亿日元稍多,但2009年大幅下降为5.78万亿日元,2010年减为5.74万亿日元,2011年后继续减到5.7万亿日元以下,2013年和2014年分别只为5.53万亿日元和5.66万亿日元,这是近20多年来的两个最低值。”


比较于日本,我国“绿色包装”推进相对迟缓,《限制商品过度包装条例(草案)》2018年进行听证讨论,至今仍未正式出台。相对于欧美、日本发达成熟的绿色包装产业,我们技术和工艺相对落后。相比目前日本包装业六成采用纸包装,我国落后一大截。中国产业信息网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纸质包装业产值约7378亿元,约占包装行业总产值43.7%。


日本生活垃圾减量途径三:消费量下降——少子老龄化导致垃圾减量


社会消费总量是决定垃圾产生量的最直接条件。社会消费量强弱的直接决定条件是人口增量和人口结构。人口增量上涨,青壮年人口在人口结构中占比大,日用品和食品消费量就大,垃圾产生量也多。反之,人口增量减缓和老年人口在人口结构中占比上升,社会消费量就降低,垃圾产生总量就会减少。

日本生活垃圾减量途径

近年来,日本已经是典型的“少子老龄化”社会,“2005年,日本总和生育率创造了最低记录1.26。虽然此后经过政府相关举措,总和生育率有所回升,但出生人口数量仍在下降。”联合国提出60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达到10%或65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达到7%的国家或地区称为“老年性国家或地区”。日本则是上世纪70年代已经进入老年社会。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主编的2011年《日本蓝皮书》数据预测,到2055年日本65岁以上老年人将达3810万人以上,占总人口比重高达41%以上。45年后每2.5个日本人中就有1个65岁以上老人。“随着年龄的增加,谷物、蔬菜和畜禽肉类消费水平呈下降趋势。”老年化社会固然带来医药、医疗等消费量的增长,但是对于蔬菜、食品和日用百货商品的需求量必然下降。因此,有行业内的专家一针见血地指出:“生活垃圾量变化主要取决于消费量变化,在发达国家近20年很少有明显下降的,日本的生活垃圾量下降确实明显,更直接的因素是人口老龄化导致的消费下降。”


应当指出,少子化和老年人社会到来与老年人口显著增加与生活垃圾量宏观减少存在一定的滞后期。我国目前也是进入老年社会,且根据计生方面数据,目前我们少子化现象已经在形成。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0-14岁少儿人口数占总人口数的比重为16.60%,已经步入少子化社会;而60岁及以上人口总数所占比重为13.26%,老龄化进一步加深,2050年这一群体的比例预计将上升到34%。但是相比日本总务省2018年9月公布统计数据:日本65岁以上老年人口为3557万人,占总人口数量的28.1%。我们的食品和日用品消费人口显然没有显著下降。所以,目前我国生活垃圾增长量的增速,仍然呈现增长态势。但是,根据国际老年化社会的经验,未来随着中国老年化社会的继续加深,垃圾总量也会出现下降态势。


垃圾是社会经济系统的最终产物,垃圾量的增减有极其复杂是社会、经济、人口等方面的原因。日本的生活垃圾明显减量与其农业精细化、包装业绿色化、社会少子老年化有直接的原因。这在我们当前经济需要高增长、产业需要升级提质、人口需要鼓励生育的条件下制定“垃圾减量政策”,更需要系统、谨慎、综合考虑各方面原因。

丹麦Unisense溶氧仪、氧微电极、动植物组织氧分压、土壤孔隙水氧分压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