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塑料垃圾污染问题日益严重,应加强塑料污染治理工作

 北岛情书     

海洋塑料垃圾污染问题日益引起各国重视。专家认为,海洋污染治理是一项持久的大工程,需要各国政府、企业和公众共同参与,持续加大防治力度,同时提高公众环保意识,加快发展循环经济。


海洋塑料垃圾污染问题日益严重,应加强塑料污染治理工作


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的一份最新报告称,该机构完成的首次全球海底微塑料污染总量评估显示,全球深海中约有1400万吨微塑料污染物,是海洋表面塑料污染总量的两倍以上。面对严峻的海洋塑料污染问题,各国纷纷采取适当的国家防治行动,不断强化国际协调合作,持续推进海洋环保工作。


塑料污染日趋严重


今年10月,巴西里约热内卢的一家水族馆里展出了3个2米至4米高的装置作品——一只章鱼、一只海马和一头鲸鱼。这些装置是由志愿者在里约海滩上收集的垃圾制作而成,志愿者们短短3个月就收集了约半吨海洋塑料垃圾。


里约水族馆的装置作品,从一个侧面展示了全球海洋塑料垃圾污染问题的严重性。据联合国的统计数据,每年估计有至少800万吨的塑料制品被排放或抛弃到海洋中,相当于平均每秒钟就有一卡车的塑料垃圾被倒入海中。


塑料垃圾进入海洋会被分解成微型碎片,然后被浮游生物摄入,并最终对海洋生态链乃至人类健康带来威胁。目前在太平洋垃圾带漂浮的微塑料面积甚至达上百万平方公里。据科学家估计,每年有100万只海鸟和10万只海洋哺乳动物因此丧生。海洋塑料污染给各国造成的经济损失可能高达80亿美元。


欧洲环境署对欧洲地区148万平方公里的海域环境质量进行评估后发现,118万平方公里海域存在不同程度的污染问题,其中塑料垃圾占海洋垃圾总量的近90%。一项来自荷兰和比利时海洋环境问题专家进行的研究显示,目前地中海16%的海面面积微塑料含量超出安全标准,其中部分地区含量超标5倍以上。如果污染情况不能得到有效控制,到2100年,地中海表面69%的区域将不再适于海洋生物的生存。


在非洲,随着人口和经济增长,对塑料产品消费以及塑料包装需求激增,导致大量塑料垃圾的产生。尤其在非洲沿海地区,塑料垃圾造成了日益严重的渔业和生态危机。在加勒比海东北部,每平方公里海域的塑料多达20万件,这些塑料又会进一步分解成微塑料,构成新的污染威胁。


防治措施不断加强


据联合国海洋环境保护科学问题联合专家组发布的报告显示,海洋微塑料来源主要分为初生来源和次生来源。初生来源的海洋微塑料,包括在生产和运输过程中排放到海洋环境中的原料树脂颗粒、个人护理品和清洁剂中的塑料磨砂颗粒等。


次生来源微塑料是指塑料垃圾进入海洋环境后,在风浪、紫外线和生物的作用下逐渐破碎或分解形成的塑料碎片。其中,次生来源是海洋微塑料的主要组成部分,主要来源于生活垃圾、管理不善的垃圾填埋场、旅游业和渔业活动等。


近年来,许多国家纷纷就海岸漂浮垃圾处理、化妆品中禁用塑料微珠等方面制订相应法案和防治行动计划。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发出倡议,号召世界各国应逐步淘汰并禁止塑料微珠用于个人护理品和化妆品。


欧盟于2018年推出“循环经济中的塑料战略”,通过对设计、生产和回收等领域的标准制定,提高塑料制品的循环利用率。2019年3月,欧盟通过了关于一次性塑料制品的使用规定,针对10种最主要的一次性塑料制品发出禁令。同时,要求成员国必须确保2030年前塑料容器中可再生成分必须达到30%,2029年前容器回收率达到90%。


针对远洋航运等对海洋环境的污染问题,欧盟出台政策,提高港口对航运垃圾的存储和处理能力,并加强对企业和船只的有效管控。在近期提出的经济复苏计划中,欧盟决定将从2021年1月起,对塑料包装垃圾征收每公斤0.8欧元的税费,通过经济杠杆减少塑料污染。


非洲国家也在积极应对海洋塑料垃圾污染。南非将每年10月的第二周定为“国家海洋周”,并在《国家环境管理》《垃圾法》《农业法》等多项立法中加强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管控。毛里求斯、肯尼亚、塞内加尔、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等20多个非洲国家已经实施了对塑料袋的禁令或税收政策,其中在坦桑尼亚的桑给巴尔岛上,全岛禁止使用塑料袋。


拉美和加勒比地区不少国家使用税收、禁令和技术创新等方式限制塑料制品的生产和消费。目前,安提瓜和巴布达、哥伦比亚等国都已实施“禁塑令”。厄瓜多尔的加拉帕戈斯群岛禁止使用和销售吸管、塑料袋、不可回收瓶子和聚乙烯容器等。阿根廷也通过法令,将逐步减少和禁止在保护区使用一次性塑料制品。


综合治理迫在眉睫


提出微塑料概念的海洋生物学家、英国普利茅斯大学教授理查德·汤普森表示,解决塑料污染问题没有一个简单的答案,相关产品应该从第一道工序开始就考虑如何有效控制塑料垃圾的产生,这是循环经济的基础。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近日在一份报告中指出,找到替代产品对减少人们对塑料的依赖至关重要。报告建议大力发展生物产业,从农业产品及植物废料中提取天然纤维以及生物聚合物是寻找塑料替代品的重要来源,有利于提高循环利用率。


环保科技领域的创新为有效应对海洋塑料污染问题提供了新途径。智利一家公司利用聚乙烯醇等材料,制成可溶于水的手提袋,与传统需要数百年才可降解的普通塑料相比,这种产品只需要5分钟就可以在水中溶解,且不影响水质。挪威一家科技公司研发的激光探测和定位系统,可以对海平面以下最深一海里范围内的塑料垃圾进行精确搜索和定位,同时通过人工智能技术对相关数据进行清理。


巴西圣保罗大学海洋研究所教授亚历山大·图拉认为,海洋污染并不只是沿海国家和城市的问题,它几乎涉及所有国家和城市。为防止海洋污染恶化,各国政府应鼓励出台可持续发展举措,发展循环经济。大学可以和企业合作开展教育计划,不断提高公众环保意识,帮助公众了解和反思过度使用资源的危害。


延伸阅读:


探讨“限塑令”下行业发展:第20场再生塑料可持续发展高峰论坛在南京举行


一次性餐盒也能循环利用?东京奥运会上领奖台将用回收塑料制作?你愿意多花30元钱买一个可再生塑料制造的玩具吗?


新版“限塑令”下,这些与“塑料”有关的话题,离我们更近了。怎么更好地将塑料变废为宝?回收再生塑料行业有什么“魔力”,吸引包括国际巨头在内的众多企业纷纷入场?


海洋塑料垃圾污染问题日益严重,应加强塑料污染治理工作


11月2日,第三届高分子材料循环利用学术研讨会暨第20场再生塑料可持续发展高峰论坛在南京举行。会议由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塑料再生利用专委会,四川大学环保型高分子材料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和环境与火安全高分子材料省部共建协同创新中心联合承办,以“可再生、易回收、可降解”为目标,对目前有机高分子材料行业、特别是再生塑料行业面临的困难和机遇进行深度研讨。


海洋塑料垃圾污染问题日益严重,应加强塑料污染治理工作

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占杰。大会供图


塑料污染治理:不断加力


数据显示,当前全球只有9%的塑料垃圾被回收再利用。其他12%被焚烧,79%被填埋或者遗弃在环境中,产量远超过有效处理量。


2019年9月10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提出“有序禁止、限制部分塑料制品的生产、销售和使用,积极推广可循环易回收可降解替代产品”等。


2020年1月,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提出了一系列强化塑料污染治理的具体要求和目标。2020年7月,中国九部门又联合印发《关于扎实推进塑料污染治理工作的通知》,对完成2020年底阶段性目标任务作出详细部署。


谈及中国政策不断加力,中国工程院院士王玉忠认为,塑料用品涵盖的领域非常广泛,短期内“既要用,又要解决产生的问题”。


王玉忠表示,应该在中国更好地推广再生塑料产品的使用,特别是通过更广泛宣传,让更多民众在理念上接受、从而使用回收利用的再生塑料产品。


海洋塑料垃圾污染问题日益严重,应加强塑料污染治理工作


“其实国外回收产品的价格,比一般塑料产品的价格高得多。在美国,同样的塑料玩具,标注着‘回收塑料制造’的价格可能要贵出5美元,而民众愿意为此买单。”


回收再生塑料行业:成巨大风口


在此背景下,回收再生塑料行业成为巨大的风口。


清华大学中国循环经济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温宗国认为,中国可降解塑料市场发展空间较大。特别是当前市场基数小,2019年中国可降解塑料实际产能30至60万吨,占全部塑料消费量小于1%,行业发展大有可为。


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占杰也表示,发展生物降解塑料,在国内有很大的空间。


王占杰说,全球现阶段生物降解塑料的产能约为100万吨。预计中国2020年生物降解塑料原料的年度需求量、产能、供应量将分别达到近30万吨、39.6万吨和22.8万吨,实际上已是降解塑料第一生产大国。中国生物降解塑料主要在农膜、包装、一次性餐具、物流、一次性酒店用品、日用品、玩具、服装等方面应用,规模在2000吨以上的生物可降解原料生产企业超过19家。据相关机构预测,受相关政策推动,2020年至2025年国内可降解塑料市场的增速将可能达到30%左右。


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塑料再生利用专委会会长、金发科技可持续发展产品部总经理彭智认为,替代并消除一次性塑料的使用已成为社会共识。联合国、政府、民间组织、企业、民众环保意识强烈觉醒,各方越来越意识到再生塑料更具有环保效益;东南亚也逐步限废或禁废,倒逼世界各国完善各自再生塑料循环产业链;使用再生塑料替代一次性塑料的使用将带来巨大商机,但必须要走精细化回收和高品质发展的道路。


政策预判:“两可一易”组合拳多措并举


谈及未来政策走向,温宗国认为,中国将围绕“两可一易”打组合拳,多措并举,即积极推广可循环、易回收、可降解替代产品。


海洋塑料垃圾污染问题日益严重,应加强塑料污染治理工作


温宗国认为,中国将以禁限减量、建设回收循环体系、合理推广可降解塑料替代、规范处置手段等为实现路径,已控制废塑料泄漏为最终管控目标。


苏州金汇科技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何晖认为,中国当前塑料回收行业中低端产品相对过剩,现在则面临走向高端化的新机会:随着国际市场上对再生塑料逐渐重视,多个国家相继立法对再生塑料的使用比例有强制的法规要求,国际市场对高端化产品需求逐渐增大,从而使得发展高端产品成为国内再生塑料行业企业的发展方向,带来更多市场机会。

来源:人民日报,中国新闻网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