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玻璃正在成为制约我国光伏产业的重要因素

 時光过客     

第四季度,光伏行业进入了需求爆发期,而与需求场景不同的是,下游投资者、组件厂商正日渐焦虑。催货、涨价、停产声不绝于耳,这一切都归因于近期光伏辅材的供应短缺和价格上涨,其中光伏玻璃短缺幅度较大


根据PVinfoLink 10月29日披露的数据显示,现货市场上3.2mm镀膜玻璃已来到每平方米41-48元人民币的价格、2.0mm玻璃也上涨至每平方米35元人民币上下,相比九月每平方米30元/24元人民币的价格,短短两个月间涨价幅度惊人。据统计,近几个月,玻璃价格涨幅已经超过了60-70%。且由于短缺幅度大,预期短期内玻璃的涨价依然未能停歇。


据行业内部消息,玻璃厂家即将再度上调玻璃价格,预计上浮30%,折算下来8-9分钱每瓦。玻璃价格高居不下的情况下,光伏下游企业成本已经到了无法承受之重,即便如此,光伏玻璃还有价无量。目前情况下,二、三线组件小厂难以购得足够的玻璃,出现大范围停产,有一线组件厂家也开始减产、下调开工率。如果再涨价,整个产业将全线停摆。


从业内了解到,从现在到今年底,国内光伏玻璃都没有新增产能了,头部供应商的订单排期已经较为饱满。“信义光能、福莱特以及南玻,他们签的订单已经可以排满11月的产能了。”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除了光伏玻璃大厂,小厂的需求也是比较好的。


目前,11月的光伏玻璃报价即将商定完毕,业内预计,新的报价大概会在本月底或下月初出炉。王帅预测说,由于大厂11月份产能已经排满,12月份行情也有支撑,因此,主流大厂的报价有进一步增长的可能性,“小单、散单报价已经进入38-40元/平方米的区间,大厂跟进这个价格的几率是比较大的,预计11月报价涨幅为2-4元/平方米。”


谈及光伏玻璃供应紧张的状况,一家头部上市公司人士告诉记者,其实从前几年开始,光伏玻璃的供给都处在较为紧缺的状态。今年以来,随着薄玻璃的推广以及双玻组件渗透率快速提升、国内外光伏利好政策频出等因素共同作用,造成了当前光伏玻璃需求爆发的状况。此外,该人士还指出,相比其他光伏环节,光伏玻璃扩产周期比较长,从拿地到投产、点火、运营最快需要一年半左右时间,一旦上游需求大规模爆发,光伏玻璃的产能很容易跟不上。


光伏玻璃行业已经形成双龙头格局,排在第一的是港股信义光能,在港股、A股两地上市的福莱特紧随其后,今年以来,两家公司股价均有十分可观的涨幅。一家一体化布局的光伏上市公司人士告诉记者,光伏玻璃今年全年都处在供应偏紧的状态,而四季度是特别紧张。“玻璃的扩产周期跟光伏不一样,总会有周期性错配的。”据其介绍,各家企业都已经在压缩双玻组件的订单了,“因为玻璃供应解决不了。”


行业需求快速增长、双面渗透率提升大背景下,预计2020-2024年光伏行业对窑炉有效产能的需求将从2.11万吨/日提升至4.27万吨/日。数据显示,2020-2022年全球光伏玻璃需求分别约658、870、1016万吨,每年有着近200万吨的增量空间,而2020年光伏玻璃产能的年实际增长量仅为73万吨左右。用于光伏组件的超白玻璃产能远不能满足需求,已经成为制约光伏组件产量的重要因素。


光伏玻璃龙头企业福莱特近期在对外路演中表示,“2021年预计光伏玻璃还会有15%左右的缺口。尽管福莱特已经扩增5600吨的产能,信义扩增4000吨,但是这些产线是分布在不同季度建造投产,光伏玻璃窑炉本身更是有爬坡期,建造完毕后大概需要3个月左右才能达到预计产能,所以实际供给市场的量没有那么多,而光伏玻璃市场需求仍在增加,所以需求量还是超过装机量的。预测政策完全放开的情况下,光伏玻璃至少2022年才能缓解、达到供需平衡。”

光伏玻璃正在成为制约我国光伏产业的重要因素


在此背景下,需求旺盛、供应短缺、价格疯涨,光伏玻璃仍然一片难求。玻璃企业的毛利水平也达到了历史新高。根据最新财报显示,玻璃龙头企业如福莱特,2020年三季度毛利率均已超过50%,与此相对应的是玻璃龙头企业股价在一个月内翻了一倍。按照近期玻璃价格再度上涨30%的趋势,玻璃毛利还将上涨10个百分点。与此同时,面对全线上涨的玻璃等辅材,光伏组件厂商全部在盈亏线上下苦苦挣扎,还随时面临无法采购到玻璃,停产无法供货的境况。


中国绿色供应链联盟光伏专委会秘书长吕芳表示:“要以发展的眼光看待光伏产能结构问题,2025年全年新增装机有可能突破300GW,2025年底全球组件产能有可能超过400GW,供应链安全尤其重要,原辅材料和设备供应链均要协同起来,不能有短板。光伏用的超白玻璃应该与普通建材玻璃区分出来,作为光伏产业的辅材鼓励发展。”


根据测算,到2021年,我国光伏玻璃产能预计能满足50GW以上光伏组件需求;到2022年,满足60GW的光伏组件需求。这与各方预测的未来装机相差甚远,由此下去,未来一段时间玻璃短缺在光伏产业长期存在,这将严重影响光伏产业发展进程。


记者采访了解到,供需失衡主要缘于光伏企业发展速度快,而光伏玻璃投产周期较长且受到玻璃产能限制,造成了玻璃与组件产能错配。事实上,光伏玻璃产能瓶颈不仅是组件企业对当前四季度困境的“近忧”,更是对整个光伏产业能否快速发展的“远虑”。

光伏玻璃正在成为制约我国光伏产业的重要因素


2017年12月,工业和信息化部(以下简称“工信部”)曾发布《关于印发钢铁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的通知》,对产能过剩的平板玻璃新增产能进行限制。严禁备案和新建扩大产能的平板玻璃项目,确有必要新建的,必须实施减量或等量置换,并建立了产能置换方案。2020年1月,工信部再次发布《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操作问答》,明确光伏玻璃列入产能过剩的平板玻璃范围。


对此,李锐告诉记者,“几家企业联合发声就是希望引起国家重视。目前光伏玻璃在政策上仍被定义为产能过剩产业,但是明显不涉及过剩,希望在政策上给予细化,避免‘一刀切’。否则,在当前产能置换政策下,从长期来看光伏玻璃会成为光伏快速健康发展的‘卡脖子’环节。”

光伏玻璃正在成为制约我国光伏产业的重要因素


在李锐看来,今年全球光伏装机预计120GW,明年将达到约160GW,随着双玻组件渗透率逐渐提升,如果只是替代旧产能指标,还是会影响供需平衡,存在产能错配问题。


不仅如此,《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操作问答》还指出,2021年1月1日起,已停产两年或三年内累计生产不超过一年的平板玻璃生产线不能用于产能置换。这意味着,停产两年以上的僵尸产能指标就会作废,可进行产能置换的指标也会变少,新建的光伏玻璃产能随之减少。


因此,放开对光伏玻璃产能扩张的限制成为上述6家光伏企业的共同期望。

光伏玻璃正在成为制约我国光伏产业的重要因素


公开信息显示,10月26日,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提交的第6572号建议作出公开答复,表示将统筹考虑光伏玻璃市场需求、产能现状和发展趋势,对相关政策进行认真研究,在修订《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时统筹考虑;将继续支持光伏玻璃行业加强技术创新、提高产品质量、降低生产成本,更好发挥产业配套功能,满足光伏产业高质量发展需求。随后,工信部原材料司还针对《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修订稿)》进行了研讨,并于10月28日召开研讨会。


究竟光伏玻璃产能置换政策能否松绑?在业内人士看来,目前仍不明朗,需要等待政策落地。另外,该人士还指出,过去两年,光伏组件企业争相扩产,产能规模远超光伏玻璃,在产能匹配上欠缺统筹规划,且产品尺寸规格混乱的问题同样值得反思。

光伏玻璃正在成为制约我国光伏产业的重要因素


来源:光伏产业网,腾讯 网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