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玻璃“拒绝”开放扩产

 双面妲己     

光伏玻璃“拒绝”开放扩产


如果说光伏产业链目前哪个环节供应最为紧张,答案一定是玻璃——硅料、EVA、背板的短缺和涨价,都可以通过扩产快速解决,且周期相对较短,但玻璃短缺是近乎无解的。一方面,受《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等政策限制,相关企业无法大规模扩产,只能进行有限的产能置换;另一方面,即便主管部门放宽限制,玻璃的扩产周期也要一年半左右,正所谓“远水难解近渴”。


从今年三季度起,不断有相关企业、媒体呼吁放宽玻璃扩产限制,但从索比光伏网与相关企业沟通的成果看,他们最希望看到的不是简单的一纸公告,允许玻璃产品自由扩产,而是对技术型、创新型产品管控的有序放开,同时,组件产品要尽快实现标准化,减少玻璃尺寸要求。“有条件允许少数技术先进企业的优势产品扩产,统一组件尺寸,也要避免下游需求时间太集中。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光伏玻璃紧缺的问题。”一位玻璃企业负责人说。


光伏玻璃“拒绝”开放扩产


光伏玻璃的价格趋势


根据PV InfoLink统计,3.2mm玻璃上周均价42元/㎡,最高报价48元/㎡,2.0mm玻璃均价也达到34元/㎡。从索比光伏网了解的情况看,部分玻璃企业向二、三线组件企业提供的报价超过50元/㎡,42元/㎡的成交价格仅存在于大型玻璃企业与长期稳定合作的一线组件企业之间,未来很有可能继续上涨。


为何光伏玻璃可以“任性”涨价?生产成本是否可控?笔者与相关企业沟通后了解到,玻璃生产成本主要包括原料、燃料两部分。其中,原料中最核心的是石英砂和纯碱,燃料则多为天然气。“许多玻璃企业将原片生产放在安徽,主要是因为当地有较大规模的石英砂矿,可以满足生产需求。”玻璃企业技术人员说。


据介绍,原片只是光伏玻璃生产的第一步,想得到组件可以使用的光伏玻璃,还需要经历上片、磨边、打孔、清洗、烘干、镀膜、镀釉、钢化、下片、打包等十几道工序,以及中间若干检验步骤。“之前玻璃价格上涨,一方面是市场供求不平衡所致,另一方面也跟纯碱、天然气价格有关。”上述玻璃企业负责人指出,三季度一波上涨后,近期纯碱价格已经稳定,但冬季天然气价格有所上浮,加上部分地区为完成环保要求,对玻璃企业进行限产,都会加剧市场上供不应求的情形,推高玻璃价格。


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玻璃价格继续上涨已不符合价值规律。与硅料不同,光伏玻璃即使涨价,也无法增加市场供应,反而会迫使组件企业减产,影响行业整体发展。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勃华表示,预计2020年新增装机规模35-45GW,且大概率落在35-40GW区间,比之前有所下调,原因之一便是近期供应链价格上涨。


从媒体公开报道看,多家电站投资企业负责人频繁“走访”光伏企业,主要是为了保障组件供应,个别企业已被迫暂缓部分竞价项目并网。笔者认为,由玻璃涨价带来的组件价格上涨已超过0.1元/W,组件企业“赔本赚吆喝”的行为不可能长期持续,必定会寻找其他途径解决问题。因此,玻璃价格继续上涨的空间十分有限,但明年全年的供应依然处于紧张状态,大概率维持在较高价位。


光伏玻璃的巨大缺口


根据工信部提供的数据,至2020年9月底,全国共计超白压延玻璃114座熔窑,245条生产线,产能32580吨/日,其中在产熔窑48座,164条生产线,产能28320吨/日,产能利用率87%。我国光伏玻璃产能约占全球产能的90%,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光伏玻璃生产国和出口国。目前国内光伏玻璃在建和拟建产能24750吨/日,其中10600吨/日的产能已具备点火投产条件,主要分布在安徽和广西。


索比光伏网计算得出,在合格率85%的条件下,上述产能对应3.2mm光伏玻璃283万㎡/天,或2.0mm光伏玻璃472万㎡/天,理论上全年可满足约211GW单玻组件或176GW双玻组件的需求。


但光伏玻璃的缺口之大有目共睹,今年四季度供应尤其紧张。与相关企业沟通后获悉,除了《玻璃紧缺,四季度组件缺口超10GW!》一文中提及的原因外,国内市场需求过于集中、组件企业扩产太快这两方面原因也要引起重视。根据国家能源局发布的数据,2019年四季度全国新增装机占全年的46.9%,预计2020年四季度全国新增装机占比更高,远超玻璃企业供应能力,出现缺口不可避免。


此外,据索比光伏网不完全统计,目前光伏企业提出的电池环节扩产计划超过272.7GW,组件环节超过279GW,令人咋舌。过去9年,我国光伏玻璃产能年均增长19%以上,与全球新增装机规模增幅(21%)基本持平,但组件企业按照这样的节奏大规模扩产,玻璃环节无论如何都是跟不上的。


光伏行业的应对之策


与玻璃企业交流后,笔者总结了他们的三点诉求:


一是产品尺寸标准化,这已经是所有玻璃企业、甚至整个光伏行业的共同心声。


由于硅片尺寸、电池片数量、排列方式、电池片间距的差异,光伏组件尺寸千差万别,给玻璃等辅材企业、设计院、EPC企业和运维公司带来了诸多挑战。从今年上海SNEC展会看,各家组件企业推出的产品尺寸超过100种,让玻璃企业无所适从。“光伏玻璃生产出来后,要么用掉,要么报废掉。损耗会被计入生产成本,同时浪费产能,使供应更加紧张。”


2017年,在国家能源局、工信部、国家认监委联合发布的《关于提高主要光伏产品技术指标并加强监管工作的通知》中,对60片、72片版型光伏组件的外形尺寸进行了明确。但随着不同尺寸硅片进入市场,原有尺寸不再适用,且每家企业都认为自己的产品方案可以带来最优度电成本,互不相让。在此,我们呼吁主管部门、行业协会尽快推出光伏组件外形尺寸参考值,提高光伏供应链利用率,减少损耗,推动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二是下游需求合理分散。


除竞价项目外,能源主管部门对平价项目并网时间也作出了规定,许多地方更是明确提出了不能按时并网的惩罚措施。笔者相信,这样做主要是为了督促投资企业及时推动项目进展,确保消纳空间得到充分利用。但另一方面,为了避免下游需求集中带来的问题,在光伏实现平价上网后,可以考虑每年多批次申报,执行不同的并网截止期。这样的好处是,企业可以拥有更多自主权,在系统成本最低的时候进行建设,系统质量和效率更有保障,电网企业也不必在630、1231来临之际加班加点,一举多得。


三是有序放开对技术型、创新型产品的管控。


某玻璃企业负责人明确表示,按照目前形势,如果玻璃产能管控完全放开,会导致大量资本涌入这一领域,迅速造成产能过剩,给行业发展带来冲击,明显违背了产能置换政策的初衷。他强调,即便主管部门放松对光伏玻璃生产的管控,也要有序进行,有条件地允许少数技术先进企业的优势产品扩产,避免一窝蜂扎堆而上,扰乱市场。


光伏玻璃“拒绝”开放扩产


此外,笔者认为,玻璃企业也要积极拥抱市场竞争。既有玻璃企业内部的竞争,也有来自透明背板等相似产品的竞争。根据相关专家统计,2019年,双面组件市场占有率约为14%,而双玻组件市场占有率约为12%,也就是说,透明背板产品占据了2%的市场份额。预计2020年,透明背板的市场份额将达到7%,到2025年可能达到22%。如果玻璃企业满足于目前的高额利润,很可能迫使下游选择其他技术路线。只有充分的市场竞争,才能让企业充满活力,不断创新,为实现2030年碳排放达峰、2060年碳中和的宏伟目标持续奋斗。


来源:全国能源信息平台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