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poldina Fortunati教授在研讨会上分析对社会机器人的研究路径

 沧古烟     

2020年10月21日,由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叶韦明副教授发起的研讨会在ZOOM平台顺利举行,会议邀请了意大利社会学家Leopoldina Fortunati进行了研究工作的分享。Leopoldina Fortunati是新媒体领域的知名社会学家,她在性别研究,文化过程以及通讯和信息技术领域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她撰写/编辑了21本书,她的作品以九种语言出版:中文,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日文,韩文,俄文和西班牙文。她是《信息社会》杂志的副主编,是“移动通信社会研究学会”(SSSMC)国际协会的联合主席。


Leopoldina Fortunati教授在研讨会上分享了对社会机器领域的一系列学术研究。她从文化研究、技术研究到科技传播与时尚的视角回顾和分享了我们对机器人的兴趣从何而来?


Leopoldina Fortunati教授在研讨会上分析对社会机器人的研究路径


研讨会的主题聚焦于Leopoldina Fortunati教授对社会机器人的研究路径,她从以下四大研究领域跟我们进行了分享:教育机器人(3项研究),家庭领域的机器人(4项研究),文化、传播与媒体(5项研究),以及对社交机器人的态度及其使用的各个方面(5项研究)。


首先,Leopoldina Fortunati教授分享了一项试验性研究,旨在调查儿童直接体验制造机器人是否能使他们获得更有效和复杂的机器人是什么的学习。该研究提出了三个研究问题:1,实验结束后,孩子们对机器人的印象是否有所改变?如果有,是在哪个方向?2、通过制作一个简单的机器人,孩子们学到了什么?3、谁(在性别方面)从建议的实验中受益更多:男孩、女孩,还是两者在相同程度上都受益?研究对18名同龄学生进行了实验,他们就读于意大利乌迪内的一所中学。实验的目的是让孩子们建立一个简单的机器人,在这次体验中,孩子们得到了两位研究人员和一位老师的支持。


Leopoldina Fortunati教授在研讨会上分析对社会机器人的研究路径


结果表明,这种具体的体验激活了孩子们的情感、情绪、身体和社会维度,使他们对机器人有了更复杂的概念化发展。这种边做边学的方法对加强儿童的社会行为、提高他们的机械知识和动手能力也相当有效。


对于教育机器人的研究,Leopoldina Fortunati教授认为,教育机器人的一个重要难题是,在认知层面上,是在课堂上使用已经制作好的商用机器人好,还是和学生一起制作机器人好。对此,Leopoldina Fortunati教授研究了在教育机器人教学中,使用手工和回收材料还是结构化材料制作机器人对学生的认知更有效。本研究由一组社会科学家对两个班级的学生进行研究,所调查的小组实际上是已经形成的两个班级的学生。第一个活动是在一所中学(瓦卢西)的一个班级进行的,有18名学生参加,而第二个活动是在另一所中学(洛泽)的一个班级进行的,有21名学生参加。调查从零开始用劣质材料和回收材料搭建机器人和用乐高等结构化材料搭建机器人哪个更有效,让学生更好地理解什么是机器人。


Leopoldina Fortunati教授在研讨会上分析对社会机器人的研究路径


结果表明,从零开始制作机器人可以提高学生的知识水平和动手能力,而用结构化材料制作机器人则可以提高学生对机器的机器人化的认识。因此,目前学术界的做法只是得到了部分证实。总而言之,虽然学生的欣赏同样涉及到这两种机器人活动,但每一种活动都概括了一种特定的教育结果。


其次,Leopoldina Fortunati教授探讨了社会机器人进入公共和家庭领域的一系列研究。她认为,工业和家用机器人技术为当代社会当前和可能的发展轨迹提供了引人入胜的相关视角。虽然工业机器人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但人类与社会机器人互动的家用机器人仍然是一个未定的领域。当机器人成为社会化机器人时,它的位置在哪里,如何定位?社交机器人是工业机器人的进一步发展,还是工业机器人与社交机器人之间的断层?它们会不会像手机、平板电脑、电脑等一样,作为一种正常的科技产品进入大众市场?目前唯一的答案是,它们是科技产物,是科技发展使然。Leopoldina Fortunati教授提出的观点是,社会机器人虽然代表着工业机器人的进一步发展,但却是自动机和工业机器人的综合体。事实上,它们的目的是恢复自动机的某些方面,例如它们的惊奇和娱乐能力,以及在Android和Gynoid的情况下,它们改进对人类或动物的模仿能力。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是,它们与社会中的自动机一样,存在于公共领域。


Leopoldina Fortunati教授进一步提出,随着社会各类技术的大量涌现,我们是需要继续拘泥于传统的形式,还是可以利用社会中如此普及的信息通信技术网络,想象出不同的形式?她认为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考虑到机器人技术一直受制于的以下四个独特的趋势:


1、机器人的发展是经典机器人形式的延续:制造、清洁、应急和空间探索机器人。


2、机器人在许多新形式下的解构:智能代理、自动化个人助理、环境辅助生活技术、计算智能游戏/讲故事设备、具身对话化身,以及自动医疗和教育服务(Esposito、Fortunati和Lugano,2014)。


3、在社会中,不同的机器人化进程的兴起: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已经使用的技术,如汽车或洗衣机。


4、社会行为中自动化进程的发展,Fortunati(2013)称之为"无处不在的社会抢劫":机器人和机器人化的机器、家用电器和信息通信技术的网络不断扩大,无处不在。


此外,Fortunati教授探讨了欧盟公民对机器人的态度和看法,研究问题有:欧洲人对使用机器人的态度是什么?欧洲人最愿意在哪些生活领域看到未来会出现更多的机器人?在欧洲的社会再生产领域,谁最有可能接受机器人?分析的依据是2012年在27个成员国15岁及以上的欧盟公民中进行的欧洲晴雨表382"公众对机器人的态度"数据(N=26751)。研究结果显示,平均而言,欧洲人对机器人的看法是积极和宽容的。机器人已被长期使用的生活领域(如太空探索、制造业、军事和安全业务、搜索和救援工作)成为机器人进一步渗透的最热门领域。最不喜欢的生活领域是那些,解决社会再生产的核心功能(如照顾儿童、老人和残疾人、教育、休闲)。通过一系列的序数逻辑回归分析,我们勾勒出与社会生产各领域更多机器人意愿相关的社会人口因素。我们强调了养老金领取者对在保健和教育活动中使用机器人的支持态度。


Fortunati教授还分享了她对科学和流行的社会机器人的定义的研究成果,通过对2009年至2015年发表在《国际社会机器人杂志》上的相关文章进行系统回顾;使用谷歌学术对从科学文献中检索到的定义进行分析发现,对社交机器人的科学定义有两种,一种是借鉴和合并以前的定义,另一种是提出新的、有远见的、前瞻性的定义。网上流行的社交机器人定义将新的情感、语言和社交能力归结于机器人的身体。


Leopoldina Fortunati教授在研讨会上分析对社会机器人的研究路径


在人与机器人互动的一系列研究中,Fortunati教授探讨了对机器人在公共空间中可以扮演的多种传播角色。该研究分析了三个场景中与机器人的互动,一是基于一对一或循环传播模式的人与机器人互动;二是基于在场的一对多传播模式的机器人与人的互动;三是基于经典的一对多传播模式的机器人与人的互动。结果表明,公众对机器人的行为模式倾向于复制一对一模式中人类之间相遇的仪式化,以及一对多模式中观众在公共事件中对人类角色的仪式化。其次,与机器人的距离越近、越熟悉,受访者对互动各方面的积极评价就越高。


Fortunati教授在回顾了社交机器人的普及和使用数据后,分析了社交机器人在日常生活中的渗透情况,并强调了跨学科研究的重要性。

来源:北大新媒体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