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器械:创新成为新趋势,好政策下高端医疗器械成为下一个新赛道

 优璇     
医疗器械行业市场规模庞大且细分领域众多,叠加后疫情时期基层医疗机构设备升级,市场对各类医疗器械的需求正在稳定增长。


医疗器械讲求主流创新、前沿技术及颠覆行业,属于高端制造,而制造业是中国人最擅长的领域之一。从基础研究廷伸至应用层面,透过循序累积的改进,产品更接地气并兼具性价比。


故此,我们认为中国的医疗器械行业一定会崛起,从过去的仿制走向自主创新,进一步迈向全球。

医疗器械:创新成为新趋势,好政策下高端医疗器械成为下一个新赛道

本文共分四个部分:


1、行业洗牌后的四大投资思路


2、医疗器械VS药企


3、政策利好,平台型选手有可能永远是王


4、手术机器人是下一个高端医疗器械领域


行业洗牌后的四大投资思路


去年冠脉支架集采的落地虽对整个医疗器械领域造成极大冲击,对此我们曾在“支架集采后,下一个是骨科还是人工晶体?”一文表示集采背后意义是挤出国外厂商,长期加速中国医疗器械行业的稳健发展。


医疗器械行业主要有以下四个增量逻辑:


01国产替代


目前除了技术壁垒较低的冠脉支架、骨科创伤等领域外,其他高值耗材领域中的进口与国产的比例大约是七比三。


02渗透率提升


部分医疗器械具备消费属性,随着国内支付能力、个体意识的提升,改善生活体验的产品需求会日渐放量,比方说慢性病的易发性提升了家用医疗器械的需求。


03集中度提升


高值耗材领域的国产化率虽低但国内龙头集中很高;而低值耗材领域的国产化率虽高但国内集中度极为分散。


以骨科创伤类为例,据威高骨科招股说明书,目前国产化率已超过70%,但国内龙头大博医疗占比仅有7.8%,而威高骨科占比为4.7%,代表国内其他杂牌拥有60%份额。


04业务拓展至海外


在新冠疫情期间,国内不少医疗器械企业出现出口订单迅速增长的情况,当中以迈瑞医疗的呼吸机作为代表。数据显示,迈瑞医疗上半年在国际市场累计实现了近400家高端客户群,业务拓展至海外成为突破行业天花板的另一个着力点。


医疗器械VS药企


更有可能岀现十倍医疗股


美股过去十年共诞生14支大市值的十倍医疗股,其中8支为医疗器械,3支为创新药、3支为医疗服务。这代表了器械公司的成长性都是有很高的想象空间,而这8支医疗器械股也代表了各个创新器械领域的龙头。


医疗器械比药品有更多的消费属性


市场愿意给予消费属性更高的溢价。医疗器械的术式升级、产品迭代同时创造出更多的新需求,比方说近年来骨科、眼科、牙科、康复、医美等最具有消费属性细分赛道的兴起,意味着随着消费升级,人们越来越愿意为舒适的生活质量和体验而买单。


医疗器械的创新演进更有连续性

医疗器械:创新成为新趋势,好政策下高端医疗器械成为下一个新赛道

从上图,我们可明显看到医疗器械的研发支岀普遍比药企低得多。对于行业产品的迭代和竞争,医疗器械是微创新且注重经验积累,技术演进更有连续性。器械的产品属性有点类似精密制造的范畴,对于已经成型的产品和使用场景,研发人员更多的工作是不断打磨质量和产品的迭代升级。


政策利好,


平台型选手有可能永远是王


2020年,中国医疗器械领域重磅政策持续出台


包括公布第六批优秀国产医疗设备产品品录,鼓励公立医院采购国产医疗设备,国产设备“进口替代”持续推进;同时,全链条监管体系持续强化。医疗器械唯一标识UDI于2020年10月1日起正式实施,标志医疗器械监管将进入可追溯的信息化管理新时代,对保障患者安全及降低运营成本等将起到巨大作用。


加强优胜劣汰,耗材带量采购重构市场


去年11月5日,国家组织首次高值医用耗材冠脉支架集中带量采购工作,微创医疗、乐普医疗等8家企业的10个产品中选,冠脉支架价格将从原来的1.3万元均价下降至700元左右。


带量采购倒逼生产企业加大研发投入,提升自主创新能力,同时加速行业流通市场变革,供应链环节不断压缩,龙头企业通过收购兼并重组等方式不断优化及重构,市场集中度将逐步提高。


最终很容易形成强者恒强的局面


通过并购跨界,横向打开市场空间,除了迈瑞医疗、威高股份、微创医疗外,大博医疗及南微医学也有平台化趋势,先从细分领域廷伸,最后跨越到国产缺乏的蓝海市场外。


对比创新药颠覆式的创新,国内企业更擅长微改进式的创新方式,再考虑医生的操作习惯粘性及学习成本等,医疗器械最终很容易形成强者恒强的局面。


尤其是在集采血腥杀价之后,医疗器械行业的进入壁垒会更高,同时也意味着单赛道头部企业虽不会有短期落后风险,但未来横向拓展也会变得更困难。从去年集采一事证明了,凡是同质化竞争激烈的大单品都可以砍,最终都是在引导企业去做更难的、创新的东西。在集采常态化下,一致性评价势在必行,而企业高质量创新将成发展主线。


所以,目前的医疗器械平台三巨头迈瑞医疗、微创医疗、威高股份可能永远为王。


手术机器人:下一个高端医疗器械领域


下一个爆发的新赛道


其实这并非一个新概念,美国直觉外科公司早在1996年已推出第一代达芬奇机器人,至今已更新五代,股价也在这20年间上涨超过100倍。


目前国内第三代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总体购置费用在2000万人民币以上,专用的操作器械每用10次就需强制性更换,花费约10万人民币,这才是真正的高值耗材。


对比达芬奇,国内的手术机器人尚在起步阶段。去年上市的天智航骨科手术定位机器人,每台520万人民币,去年仅卖出41台,其中31台还是来源于政策支持,市场接受度非常低。但随着微创医疗机器人宣布上市,我们预料威高的妙手机器人也会紧接而来,国产手术机器人将来必然会成为下一个爆发的新赛道。


总得來说,2021年医疗器械行业在国产化、智能化、高端化的发展方向并无变化,同时随着高值耗材带量采购、医疗器械注册人制度试点推进等工作的不断深化和落实,未来产业结构将更加成熟,产品国际化的竞争力也必将进一步提升


迈入千亿市值的微创医疗,未来路在何方?

              

2020年至今,微创医疗股价从10港元上涨到56港元,涨幅高达5倍;年初以来,其股价涨超35%,并于26日创下历史新高69港元,总市值破千亿港元。受到外围市场环境的影响,微创医疗股价经历了连续3日调整之后,上周五一度冲涨7%。


除了股价表现亮眼外,高瓴资本连续增持微创医疗也备受瞩目。高瓴资本自2020年3月起分别于13.5元及23.5元两次加仓微创医疗。


不仅如此,高瓴资本还多次出手投资微创医疗旗下子公司:去年4月,微创心通公司完成新一轮融资,引入包括高瓴资本在内的7家知名战略投资者,融资金额达1.3亿美元;同年7月,微创心律进行1.05亿美元定增,其中高瓴资本认购一半,所占股权比例为12.46%。随后9月,高瓴资本斥资7.74亿元认购了其旗下手术机器人公司3.35%股权。


高瓴资本如此高频投资一家公司,在A股和港股市场上较为罕见。无论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都看好的微创医疗,究竟有何魅力?


01


微创医疗成立于1998年,是国内领先的创新型高端医疗器械公司。从2000年开始销售裸金属支架,到现在产品组合包括心血管介入、骨科植入与修复、大动脉及外周血管介入、神经介入及脑科学、糖尿病及内分泌管理、泌尿及妇科疾病、外科手术、医疗机器人与人工智能等多领域。


近年来,公司不断通过外延并购实现营收规模扩张的同时,新业务亏损加大也导致其业绩停滞不前。2016年-2019年,微创医疗营收几近翻倍,年复合增速达26.58%。不过,新整合的骨科和CRM业务持续亏损拖累业绩增长,其净利润不足5000万美元,销售净利率2019年只有3.66%,远低于2011年的38.20%。


除此之外,高额的销售费用及研发费用也是拉低了其利润的主要原因。微创医疗研发开支从0.52亿美元增加至1.51亿美元,年复合增速高达42.47%,远超于营收增长的速率,更是超过其同期获取的净利润总额。同时,其销售费用占营收比例在35%左右。


2020年上半年,微创医疗实现3.07亿美元收入,但期间亏损6556.20万美元,这是自2016年以来,其中期业绩首次由盈转亏。主要原因是受新冠疫情的影响,门诊及择期手术延期,导致微创集团海内外各大业务板块均带来不同程度冲击。

医疗器械:创新成为新趋势,好政策下高端医疗器械成为下一个新赛道

(来源:Wind)


不过,从毛利率来看,微创医疗毛利率一直维持在70%左右,说明公司的产品非常赚钱。只是其中间销售占据了很大一部分成本,因此会呈现出毛利率高而净利率低的局面。但现在,微创的一些主打产品纳入了集采,这部分的销售费用可以大幅降低,如果未来能放量,就能把集采降价对利润影响大幅降低,公司的前景还是有看头的。

医疗器械:创新成为新趋势,好政策下高端医疗器械成为下一个新赛道

(来源:Wind)


02


从2020年上半年来看,微创医疗心血管介入(占比28.8%)和骨科(占比28.2%)、心律管理(26.9%)基本形成三足鼎立之势,其余新业务占比仍然较小。

医疗器械:创新成为新趋势,好政策下高端医疗器械成为下一个新赛道

(来源:2020年公司中报)


在心血管介入领域,公司目前拥有四款支架和四款球囊的多层次产品组合。截至2020年6月底,公司药物洗脱支架覆盖了全国超2200家医院。2020年上半年,该业务实现收入88.4百万美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9.1%。


中国冠状动脉介入(PCI)手术市场来看,2009-2018年PCI例数年复合增速大概16.7%,2018年冠脉支架市场终端规模约158亿元。2018年国内开展冠脉介入手术例数约91.5万例,人均植入支架数1.46个,共植入支架约134万个。但相较于国外市场,国内PCI渗透率仍有提升空间。

医疗器械:创新成为新趋势,好政策下高端医疗器械成为下一个新赛道

(中国冠状动脉介入手术情况,来源:中国心血管病报告、广发证券)


而国内冠脉支架市场现在已基本完成进口替代,其中微创、乐普和吉威三家国内生产厂商合计植入量份额已超过70%。其中微创的冠脉支架Firebird、Firebird2、Firehawk、Firehawk Nova等多代际产品在国内植入占据大约20%的市场份额。


目前,公司临床试验的FiresorbTM是第二代生物全可吸收血管支架系统,与第一代生物可降解支架相比,具有较薄的支架壁厚度且降低血栓形成的风险。预计微创的可降解支架将在2023年获批上市。


不过,该业务目前受到医疗器械集采的影响,整体冠脉支架从均价1.3万元左右至700元左右,降价幅度超过90%。短期内对其营收及利润将产生一定冲击。


作为医疗器械第一大品种的冠脉支架,无疑被当作医改示范对象。去年11月5日,首批冠脉支架全国集采结果公布,包括微创医疗、Boston Scientific Corporation(波士顿科学)、乐普医疗在内的8个厂家的10款产品中标,直接获得标内数量为73万个。其中微创医疗两款产品合计中标26万个,占比为35.6%。


加上未中标的产品重新分配,广发证券预计此次标内市场微创医疗预计合计获得约33万个以上采购量。考虑两款产品中标价分别为590元和750元,预计合计贡献超过1.9亿人民币收入。


考虑到两款中标产品保证一定市场份额,而球囊和导管在内的其他手术耗材没有纳入集采,还可以有高毛利,这或是微创医疗股价在集采之后未出现大幅下跌的原因之一。可以看到,7月-11月中旬集采结果不明的时候,微创医疗股价持续萎靡,期间跌幅30%。在11月集采落地后,其股价一路上涨,涨超1倍有余,而同行业的乐普医疗却仍未走出下行空间。


03


第二大骨科医疗器械领域,微创医疗是2013年以2.9亿美元价格收购了Wright Medical旗下的OrthoRecon关节重建业务而建立,现在包括关节、脊柱和创伤产品在内主要骨科产品,


受到手术延期的影响,2020年上半年该业务整体实现收入86.6百万美元,同比下降22.8%。主要销往海外,国内收入占比只有10%左右。


不过,未来其骨科收入在国内市场的增长空间更大,原因有2点。第一点,公司多款产品在2019年起在国内获批上市。在国内市场上,两款国产膝关节在2019年获证上市后迅速放量,国产斑羚TMGoralTM全髋关节置换系统也在2020年上半年获证上市,预计微创骨科业务在国内市场营收占比将会提升。


第二点:国内骨科植入物赛道渗透率低,且国产化较低,微创在国内市场占有率不足1%。当前中国骨科植入物各细分行业的渗透率均不足10%,远低于美国的40-70%。随着手术量的提高,我国骨科植入类市场规模由2014年的139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225亿元,年复合增速17.41%。


但是,在国内骨科市场上进口企业占据绝大多数份额。据医械研究院统计,2018年,中国骨科植入市场前二十的生产企业合计57.3%的市场份额,其中6家进口品牌合计38.8%的市场份额,14家国产品牌仅占18.5%的市场份额。而微创医疗在国内占有率不足1%,仅有0.78%。

医疗器械:创新成为新趋势,好政策下高端医疗器械成为下一个新赛道

(中国骨科植入物市场份额(2018年),来源:中国医疗器械蓝皮书2019版,广发证券)


目前,骨科植入物作为高值耗材的第二大构成已被列入第二批国家医械集采名单之中,鉴于微创医疗在国内市场占有率非常低,如果采取低价战略就能获得国内大量的市场份额,可能会成为微创开括中国市场的切入点。


刚刚说到,中国是微创骨科目前的最大增量市场,所以,集采是微创医疗能否完成逆袭的关键一步。不过,目前骨科集采结果尚未揭晓,可持续关注。


在心律管理(CRM)方面,微创也是通过外延并购方式来扩展的。2020年上半年整体业务实现收入82.7百万美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0.2%。其中超过96%的业务收入来自于海外市场,国内心律管理业务仅实现2.8百万美元。


CRM包括普通起搏器、植入型体内自动除颤器和三腔起搏器等。在CRM领域,同样存在国内市场需求量大,但渗透率低、被外资垄断等问题。


04


只是目前微创医疗内部各项业务的整合尚需时日,待其新业务逐步释放、产品系列成型,成为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


从更远时间周期看,高值耗材领域也已迈入了创新时代。要下注中国未来的医疗器械龙头,处于领先地位并且产品线储备丰富的微创医疗,依然是最值得期待的标的。

来源:班超视界,港股那点事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