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经营哲学:坚持把一件事做好就是成功

 一切都是多余     

华为经营哲学:坚持把一件事做好就是成功


坚持长期主义也不排除企业面对外部环境变化的调整和权变,“方向大致正确”,企业要结合新时代的新机会,进行公司愿景、企业文化的梳理。怎么看待长期主义、长期价值主义与长期战略?我观察一些企业如华为的实践,得出几点体会。


1


-THE FIRST-


从宏观上讲,


长期主义是一种产业政策或产业选择


华为任正非(以下简称任总)近期有一个内部讲话《向上捅破天,向下扎到根》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的讨论。文中他举了一个“小小一滴胶,就能制约一个国家”的例子,说明我们在一些基础技术或产业关键技术方面还有很多短板。

华为经营哲学:坚持把一件事做好就是成功

这“小小一滴胶”说的是芯片制造当中必不可少的“光刻胶”,这是分子工程,是高科技中的高科技,技术要求高而整体市场规模又比较小,所以很多中国企业不愿意在这方面投入。


在前不久的“华夏基石十月管理高峰论坛”上,我跟一个化工行业的企业家交流,他也谈到了一个关于高精材料的问题。他说,中国有一种胶水出口到韩国,纯度是92%,这个纯度已经很高了。


但是韩国人在这92%纯度的基础上通过高科技将其提纯到99.99%。这种高纯度胶水用于手机屏幕上面的涂层。如果没有这种高纯度胶水涂层,手机屏幕就会产生瑕疵。这种胶水中国现在还不能生产,因此还需要从韩国进口。


“小小一滴胶,就能制约一个国家”的说法可能很扎心,但也真实反映出我国产业发展在基础技术或关键技术方面的“短板”,也反映出过去我们在产业政策上的短视,或者说缺少长期价值主义主张。


在“拧开水龙头就出水”的短平快经济发展模式下,众多的中国公司处于产业链低端——宁可做组装厂赚取微薄的利润,做大规模后通过类似“产业+地产”的方式进入房地产、金融等行业,也不愿向产业上游进军,并通过加大研发投入、做强做大主业进而全球化。


现如今在美国技术封锁的情况下,这种模式的弊端暴露了出来,大家真切地看到,我们这样一个人口众多、经济体量巨大的国家,就像是一棵大树,根不深不壮是不行的。没有核心技术、核心材料,产业就没有支撑,一阵风刮来,整个产业都会受影响,甚至摇摇欲坠。


从产业角度、产业政策上来看,就需要我们对这种短平快的经济发展模式进行调整,更加聚焦在具有长期价值的核心科技领域、实体制造领域,做核心科技的攻关和投入。这是从宏观层面看长期主义的问题。


华为经营哲学:坚持把一件事做好就是成功


2


-THE SECOND-


从微观层面看,


长期主义是一种管理哲学,也是一种经营哲学


秉持长期价值主义,首先要求企业在战略投入上要有长期的眼光和战略耐性。华为1998年引进了IBM的投资咨询,花了几十亿美元,从1998年开始一直到2003年,整个以IPD(集成产品开发)变革为主要内容的管理咨询才完成。


而在这段时间内,华为过得并不轻松,2003年年底还差点儿要卖给摩托罗拉,也就是说即使在整个经营状况不是很理想的状况下,华为始终保持了战略投入。请注意,华为把管理咨询这部分的预算划归到战略投入上。


在1999—2003年这5年时间里,华为即便遇到各种困难也始终保持这种投入。到了2004年,华为管理变革、管理咨询的投入开花结果,让华为的研发效率大大提高,建立了系统的具有大企业竞争优势的研发流程。


与此同时,2004年华为打开了欧洲的“大粮仓”,获得了国际一流通信企业的订单。相形之下,很多企业可能做咨询第一年没见成效,第二年就打起了退堂鼓,第三年就开始不投入了。


华为是认准了一个目标,只向一个老师学习进行长期、持续地战略投入,始终致力于提升企业的整体运营效率、降低企业运行成本,这一点是长期主义在华为管理哲学上的一个体现。


同样重要的是,长期主义作为一种管理哲学也体现在华为的价值分配上。《华为基本法》里有一句话:“我们不会牺牲公司的长期利益去满足员工短期利益分配的最大化。”这是1996年华为明确提出的一个观点。


在价值分配上,华为整个价值分配倾向有利于员工的长期利益,有利于公司长期发展的利益。这就是任总在《我的父亲母亲》里面说的,他的不自私地坚持这样一种长期主义的价值分配理念,使华为能够“用一桶糨糊”凝聚十几万人。我认为这是推动华为能够持续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管理哲学。


华为经营哲学:坚持把一件事做好就是成功


3


-THE THIRD-


长期主义并不是故步自封,


也不是作茧自缚


华为从1996年起草《华为基本法》的时候就提出“为了使华为成为世界一流的设备供应商,我们将永不进入信息服务业。通过无依赖的市场压力传递,使内部机制永远处于激活状态。”这是《华为基本法》的第一条。


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华为的战略愿景是没有变化的。直至2005年,华为公司的愿景有了新的提法:“丰富人们的沟通和生活”。1996—2005年,10年时间华为愿景才做了一次调整。


当然,2017年,面向5G时代,华为重新梳理了自己的愿景和使命,提出,“把数字世界带入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


从华为愿景的变化我们可以看到华为的长期主义经营管理哲学和坚定的战略耐性;同时我们能看到,华为没有故步自封,随着全球市场和技术的变化以及大时代的来临,提出了新的鼓舞人心的目标和愿景!


坚持长期主义也不排除企业面对外部环境变化的调整和权变,“方向大致正确”,企业要结合新时代的新机会,进行公司愿景、企业文化的梳理。


从较长的历史时期来看,世界的变化和创新是永恒的,价值坚守和聚焦才是企业的取胜之道。就像华为数十年来只对准一个城墙口冲击,用长期主义的眼光来构建企业的组织能力。这样才取得了持续发展,让企业从几百亿元发展到几千亿元,从国内走向国外,进军全球。


有句话叫“大时代千万不要机会主义,要有战略耐性。”我们坚信中国越来越多的企业会像华为一样坚持长期主义的经营管理哲学,不断地做大做强。


华为经营哲学:坚持把一件事做好就是成功


说到华为的经营哲学,任正非曾多次提到“一个人一辈子能做成一件事已经很不简单了”。中国企业最缺乏的就是这种专注度,在日本很多企业都将其称为工匠精神。在全球寿命超过200年企业中,日本有3146家,德国有837家,荷兰有222家,法国有196家,他们都在传承着一种精神——工匠精神!工匠精神的内涵:精益求精,注重细节,追求完美和极致,反复改进产品,把99%提高到99.99%。这种一生只做一件事,一生只专注一个产品的精神是很多日本企业得以生存并获得成功的基础。


任正非非常欣赏一个名叫Hard Lock的日本公司,他虽然只是一家生产螺母的小公司,但这家公司的工匠精神和耐性却非常值得敬佩。在过去的20年时间里,这家公司一直在做一件事,那就是生产螺母。尽管看起来不起眼,但由于非常专注,该公司生产的螺母是世界上同类产品中最好的,几乎全世界的高铁、飞机和轮船都在用它生产的螺母。

华为经营哲学:坚持把一件事做好就是成功

Hard Lock产品


在Hard Lock公司的网页上,写的一段非常自负的说明:本公司常年积累的独特技术和诀窍,对不同尺寸和材质有不同的对应偏芯量。这是哈德克螺母无法被模仿的关键所在。这就明确告诉模仿者,虽然小小的螺母很不起眼,而且物理结构很容易解剖,但即使把图纸给到你,它的加工技术和各种参数配合也并不是一般工人能实现的,只有真正的专家级的工匠才能做到。


Hard Lock并没有像其他大型的跨国公司一样,拥有很大的生产规模以及惊人的利润和财富,但是他却依靠专注度替自己打造了无可比拟的核心竞争力。而在中国,由于市场不那么成熟,企业家也缺乏战略耐性,过度追求短期利益的企业家惯用的套路就是搞多元化战略,盲目扩张自己的业务,涉及一些自己不擅长的领域。多元化的战略的结果就是表面上看起来能够挣到更多的钱,能够深入其他市场,但实际上可能分散业务重心,导致自己缺乏核心竞争力,缺乏一个坚实的品牌基础。在搞多元化战略的企业中,如今都已经慢慢的失去当初的锐气,在市场中的地位变得可有可无。


正是因为如此,任正非也希望华为能够Hard Lock公司一样,坚持去做一件事,坚持做好一件事。他将这种坚持写入《华为基本法》中,在华为的核心价值观里有这样一段话,为了使华为成为世界一流的设备供应商,我们将永不进入信息服务业,通过无依赖的市场压力传递,使内部机制永远处于激活状态。正是任正非把这种专注和坚持作为企业经营宗旨,才确立了面向高端市场的通讯设备供应商地位。


而事实上这些年来,任正非都在坚持着自己的初衷,从来没有逾越半步。他曾经无比自豪地对外界宣布,华为坚定不移的在28年时间里只对准通讯领域这个“阵地”冲锋,才使华为有了今天的成绩。华为在成长的过程中,坚持只做一件事,在一个方面做大做强,这一初衷从未改变过。在华为只有几十人的时候坚持着这样的宗旨;几百人、几万人的时候,也是在坚持着这样的宗旨;现在十几万人同样还是在坚持着这个宗旨。每年1000多亿的投入在炮轰这个“阵地”,研发近600亿元,市场服务500-600亿元,最终在大数据传送上华为领先了世界。

华为经营哲学:坚持把一件事做好就是成功

华为研发


正是由于坚定地保持着对通讯领域的投入,并不断地进行该技术的积累,而这些技术积累最终也有量变而产生质变。这是华为实现突围并彻底摆脱困境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华为能够在日益残酷的竞争环境中变得更加强大的原因。如果将时间调到20世纪80、90年代,就会发现和华为同类型的民营企业有很多。在那些企业中,华为并不是最起眼的一个,但如今20多年过去了,只有华为公司仍然屹立不倒,并且成了行业内的世界第一。而其他的企业,如今要么早早的被市场淘汰,要么就改旗易帜,做起了其他方面的生意,总体的发展显然不尽人意。


任正非曾经用字来形容华为多年来的专注和坚持,那就是“痴”。在华为成长的过程中,无论股市有多么的火爆,也不管国内房地产行业利润有多高,无论互联网经济多么流行。华为从未动摇过企业的发展方向,也从未将注意力从通讯领域转移到其他领域,这28年来,任正非始终坚持待在华为,始终在通讯领域内奋斗。正是因为这一份“痴”,让华为用28年的坚守,换来了如今的辉煌,正是因为这份“痴”让华为在通信领域内几乎畅通无阻。


很多人曾对华为研究手机嗤之以鼻,认为华为公司只不过是一时头脑冲动,用不了多久就会放弃这一业务。但实际上,多年来华为一直都专注于手机研发领域,而且就手机技术开发的投入而言,华为在过去的10年累计投入1880亿元人民币,在很多领域内的投资逐渐超越了苹果、三星这样世界顶尖的手机厂商,相比国内那些只注重销售渠道投入,将企业发展寄希望于营销方式创新的同类企业,华为的投入已经让人感到惊叹。所以华为公司在国内外手机市场能够快速成长起来,也就不足为奇了。在2016年的第一季度,华为正式超越苹果。成了国内出货量最大的智能手机品牌。即便是在海外市场上,华为也在一定程度上对苹果造成了威胁。


任正非给华为注入的是一种耐力和专注的特质,如果一个产品研发五年时间做不出来,那就花10年、20年的时间去做;如果一项技术不太完美,那就用一倍或者多倍的力量去完善。投入、投入、专注地投入,这就是华为的能力和魅力所在,也正是任正非个人的魅力所在,任正非曾经说过,通信领域的生存环境是最糟糕的,但华为偏偏选中了这一领域,并且成就斐然,而这也许就是对专注最好的回报。


目前,中国的发展进程已进入全面深化阶段,改革刻不容缓,要清晰认识到复杂多变的外部环境和退无可退的奋进局面。只有形成了共识,集中精力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到极致,更容易在某一领域超越竞争对手,取得成功。正如华为的经营哲学:要坚持做好一件事,培育工匠精神,厚植工匠文化,崇尚精益求精,才能培育众多世界级企业,打造更多享誉世界的中国品牌,推动中国经济发展进入质量时代。


来源:《华夏基石管理评论》总第56期

来源:摩登职场人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