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鹤医疗:自主品牌也可以造好产品,深耕医疗器械20年

 空口言     

瑞鹤医疗:自主品牌也可以造好产品,深耕医疗器械20年

占地80余亩,建筑面积5万余平方米,总投资3.68亿元的生产研发基地建成并投入使用。翟羽佳摄


中新网石家庄3月8日电(郝烨)2015年,对河北侨商、河北瑞鹤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简称“瑞鹤医疗”)董事长巨重鹤是至关重要的一年,他打下了一场硬仗,而且赢得很漂亮。


这一年,瑞鹤医疗从贸易型企业正式转型成为具有自主研发能力的生产型企业。无论此前外界目光是质疑还是赞赏,巨重鹤用事实证明,他做到了。


正因当时年轻,总想多拼一把


1970年出生的巨重鹤骨子里有着北方人的果敢和执拗,在他的成长经历中,“安于现状”似乎与他的联系并不紧密。小时候,巨重鹤在河北省辛集市长大,父母都是教师,是那个年代典型的“书香门第”。安分读书,然后进入体制内工作,是父母对巨重鹤的规划。但偏偏巨重鹤打小是个反骨性子,年轻时,巨重鹤被送去部队历练,三年部队生涯结束后,不甘于体制内的平淡生活,1998年,巨重鹤毅然决然当起了“北漂”。


“当时误打误撞进入了医疗行业,做起了销售,内心想法是暂时在这里打工,并未想终生从事这一行。”巨重鹤说,“正因当时年轻,总想多拼一把。”


然而,巨重鹤在医疗行业的生涯远远超出了他原本的计划。


2000年,巨重鹤所在公司的老板经营受挫,鼓励员工承接业务,自主创业。以此为契机,巨重鹤凭借之前积攒的人脉和关系,靠着一股子闯劲儿,接下部分业务,回乡从事手术缝合线的代理经销工作,这一年他刚好30岁。


这对巨重鹤是个很好的起点,对他而言,创业并拥有一家自己的公司正当时。2006年,巨重鹤正式创立瑞鹤医疗,涉足骨科领域,业务范围涉及创伤、脊柱、人工关节、运动医学等多系列植入性高值医疗器械产品的代理与销售。


瑞鹤医疗:自主品牌也可以造好产品,深耕医疗器械20年


公司主营产品涵盖了创伤、脊柱、人工关节、运动医学等多系列植入性高值医疗器械产品。翟羽佳摄


医疗器械对病人而言是刚需,更是雪中送炭


长时间以来,医疗器械销售渠道多被集中于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企业创办前期,公司积攒的医疗资源难以匹配到足量客户,这倒逼着巨重鹤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相比很多人选择从一二线城市的大型医院入手,巨重鹤找准发力点和节奏,选择逆向而行,他带领团队采取“农村包围城市”的战术,将目光聚焦于下沉市场,重点发掘三四线城市的医疗器械销售市场。


儿时的农村经历,让巨重鹤体会到了中国农村的真实生活。多年从业经历,也让他对中国国情以及行业现状有更深了解,更让他意识到,“医疗器械对病人而言是刚需,更是雪中送炭。”


此后几年,巨重鹤一直非常清醒,走“逆袭”之路,不断进军三四线城市。短短几年,在他经营开发的这片“荒地”上,逐渐长出嫩芽:2008年,公司成功进入北京市场,增加了强生脊柱、强生创伤、施乐辉关节产品的代理业务;2010年,打入天津市场,随后增加了辛迪斯创伤产品、康美林弗泰克运动医学产品等的代理业务。


短短几年,瑞鹤医疗从最初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小厂,逐步发展到业务范围覆盖京、津、冀、豫、蒙等地,销售额十余亿元的医疗集团。


“不容忽视的是,在企业创办初期,正值中国改革开放浪潮。”巨重鹤回忆称,当时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医疗器械市场发展时间较长,市场规模庞大,产品更新换代较快。面对外部冲击,中国本土医疗器械代理经销企业都在跃跃欲试。


巨重鹤称,医疗器械行业是一个多学科交叉的高新技术产业,涉及到医药、机械、电子等多个行业。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是世界最具潜力的医疗器械市场,产品普及需求与更新换代需求并存。以此为契机,中国从事医疗器械研发的人才队伍不断壮大,创新研发能力不断提高。“可以说,中国医疗器械行业今天的成绩,是内外部多方共同努力的成果”。


瑞鹤医疗:自主品牌也可以造好产品,深耕医疗器械20年


公司主营产品涵盖了创伤、脊柱、人工关节、运动医学等多系列植入性高值医疗器械产品。翟羽佳摄


自主品牌也可以造好产品


对于多数人而言,年近五十意味着逐步退居二线,事业让步于生活。巨重鹤则不然,长风破浪会有时,似乎是对他最得当的诠释。


事实上,即使中国医疗器械产业发展迅速,但其无论在技术水平还是生产规模,与国际存在巨大鸿沟,一些高精尖生产技术被垄断在国外企业,很长一段时间内,高端医疗器械生产技术大部分由海外企业占据。


创业20多年,巨重鹤常常思考如何终结海外品牌在中国的暴利垄断,实现中国品牌向上突围。


2011年,巨重鹤决定转型,将企业从单纯的代理模式转向集产品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高科技医疗器械公司。并在2012年确定医疗器械生产研发项目规划,完成立项。


关键一局发生在2015年。这一年,巨重鹤正式担任生产研发项目负责人,开始组建标准GMP车间、研发办公楼,并着手购进一批世界一流的加工设备和检验检测设备,聘请相关专业的高素质研发团队。瑞鹤医疗开始在多种医疗器械和高值耗材的研发、生产上发力。


但从贸易转为研发生产,等同于重新创业,从头开始。巨重鹤对这些质疑想得很清楚:“深耕骨科植入物市场20余年,我们已经累积了丰富的市场经验,对骨科植入物市场有了全面系统性的认识。”


巨重鹤的底气来源于对自身实力的清醒认知:通过市场推广过程中广泛听取临床专家及患者的意见,加之进行产品满意度调查等途径,瑞鹤医疗总结建立了全球各大厂商骨科植入物产品的一线信息库,同时也建立了国内众多一流医院的稳定合作关系。如若在创伤、脊柱、关节三大领域一齐发力,以专业的研发能力为基础,以海量的一线产品数据为依托,公司有能力真正做到以市场为导向,推出极具竞争力的产品。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为选用先进、技术成熟、质量可靠的工艺设备,巨重鹤两次前往德国,亲自敲定购买了多台世界顶尖水平的一线设备。与此同时,他积极组建研发中心,并在研发中心下设研发部、技术工艺部、注册部等,先后设立了3D打印实验室、检验检测实验室、微生物实验室等。瑞鹤医疗也成为同时拥有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河北省技术创新示范企业、河北省工业企业A级研发机构、河北省骨科植入性医疗器械技术创新中心等研发平台的高新技术企业。


巧合的是,这一次转型再一次赶上了好时机。


2015年,十八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明确指出促进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等产业发展壮大;国家发展改革委在修订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中也提出,鼓励新型支架、假体等高端植入介入设备与材料及增材制造技术开发与应用。


在经历这场大考的5年后,2020年,瑞鹤医疗自主研发、生产的产品进入量产,并正式投入市场。仅这一年,瑞鹤医疗自主研发生产的产品产能就超3万套,2020年公司销售总额超10亿元。


在中国医疗行业经历寒冬、海外品牌一轮轮压力下,巨重鹤都挺了过来。他说,他始终坚信,“自主品牌也可以造好产品”。


如今,一座占地80余亩,建筑面积5万余平方米,总投资3.68亿元的生产研发基地建成并投入使用。公司主营产品涵盖创伤、脊柱、人工关节、运动医学等多系列植入性高值医疗器械产品,并成为河北省首家三类骨科医疗器械研发生产企业。


瑞鹤医疗:自主品牌也可以造好产品,深耕医疗器械20年


瑞鹤医疗成为河北省首家三类骨科医疗器械研发生产企业。翟羽佳摄


一切源于内心的热爱


销售出身、非专业、技术至上,很多人觉得,这些符号组合下的巨重鹤是个不折不扣的理性主义者。但在他看来,瑞鹤医疗经历的许多关键抉择,都是“硬着头皮上”。


据瑞鹤医疗生产制造中心生产副经理王学新介绍,近年来,巨重鹤积极推动研发中心与多家知名院校、科研院所开展产学研合作,搭建研发创新平台,开展新材料、新技术、新产品的研究攻关,许多成果突破了医疗器械行业发展面临的关键共性技术瓶颈,加快了科研成果的转化,提升了医疗器械领域技术水平。


瑞鹤医疗的研发中心先后承担了多项省、市研发计划和课题,引进了一大批临床医学、材料学、机械设计等相关专业的高端人才,致力于以高值医用耗材为研究核心,向人工智能、3D打印、生物材料等全方位系统性研究为拓展。产品覆盖脊柱、创伤、关节、运动医学等骨科医疗器械全领域产品。


瑞鹤医疗在一次次变革中不断突破自己的天花板。回头去看,巨重鹤从6年前决定自主研发产品开始,进行的便是一场颇具理想主义的冒险,“我们不断精雕细琢,精益求精,因为我们的目标是打造本行业最优质的产品。”巨重鹤说,在竞争中守住初心,将产品打磨完善,不图名利,一切源于内心的热爱,工匠精神才显得尤为可贵。


越坚持,就越接近目标


51年的人生中,巨重鹤经历了瑞鹤医疗的每一次关键抉择。既关乎他个人的人生轨迹,也关乎企业的存亡。巨重鹤却总能选择那个看似最艰难,却能带来突破的选项。


熟悉巨重鹤的人都说,他是一个严谨、注重细节的人。但在公司员工眼里,巨重鹤还被贴上了“人文主义”的标签。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瑞鹤医疗共计向河北省红十字会捐赠50万元。其中,20万元定向用于湖北武汉当地奋战在一线医护人员的补助发放;30万元用于河北省支援湖北医务人员的补助发放。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瑞鹤医疗积极自发响应抗疫前线需求,向各地累计捐赠医用检查手套16万副;巨重鹤积极组织后勤部门采买生活必需品,保障隔离在厂的员工的基本生活,不惜成本保证员工薪资福利满额发放,他深知“400名员工背后是400个家庭。”


从1998年从事医疗行业,巨重鹤挺过许多个医疗行业的“至暗时刻”。20多年过去,他依然忙碌,依然严谨律己、严肃待人,依然潜心技术,重视人才。


巨重鹤坦言,在五十知天命的年纪,自己仍想执着于做好实业,“在中国这样一个潜力巨大且复杂多样的市场,越坚持,就越接近目标,我们的目标不是对标国外,而是超越国外”。(完)


国产医疗设备自主创新难题待解政策扶持尚需精准施策


2020年医疗行业最具轰动效应的新闻恐怕要数集采冠脉支架了。作为首批实施全国集采的耗材品种,冠脉支架已从原价上万元降至几百元。


在轰动性新闻事件背后凸显的正是我国医疗器械设备行业发展的现状——冠脉支架集采价格暴跌的根本原因还在于部分国产医疗器械和设备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自主创新能力。


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医疗器械分会会长柏煜分析说,在普通医疗产品生产领域,中国企业的成本控制是做得最好的,效率也是最高的,在全球是有竞争力的。但是在尖端医疗设备生产方面,在关键技术和关键零配件领域还需要继续提升自给自足的能力。因为在科技研发方面我们起步较晚,但是我们具有先进的制造能力和巨大的国内市场。


事实上,为了提升国产医疗设备的自主创新能力,有关部门也制定了很多扶持政策。但是,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为了尽快提升国产医疗设备的自主创新能力,国家还需要制定更多的、更有针对性的精准政策。


提高自主创新能力才能使老百姓真正得到实惠


据统计,如今国产冠脉支架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过75%,其中乐普医疗、微创医疗、吉威医疗和赛诺医疗四家头部企业就占据了大部分市场。


但与之相对的是,例如像神经介入器械、手术机器人、人工关节等高精尖领域的专科耗材,进口产品仍然占据了大部分市场份额;除了耗材之外,高端医疗设备领域也由外企垄断,其中80%的CT市场、90%的超声波仪器市场、90%的磁共振设备均被国外品牌所占据。


如果国产医疗设备自主创新能力在高端领域也能有所突破,将会给患者带来多少实惠呢?


伽玛刀是立体定向放射外科(Stereotactic Radiosurgery)的主要治疗手段,头部伽玛刀则是当前所有肿瘤放疗设备中,国内产品与国际最先进水平差距最小的领域。


目前在国内同类企业中,盈康生命全资子公司玛西普医学科技发展(深圳)有限公司(下称“玛西普”)生产的头部伽玛刀的市场保有量达到了50台,居于头部位置。


2013年时,国内企业尚没有真正的二代头部伽玛刀产品,国外厂商医科达生产的二代产品Perfexion曾以3000万元的高价中标;2015年,玛西普二代头刀Infini获得国内CFDA批准上市,医科达的产品价格就下降到了2000至2400万元,但仍远高于玛西普同类产品1500万元的价格;而医科达最新型的Icon设备国内价格约为4100万元,更是与玛西普的同类产品2250万的价格相差巨大。


目前,我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医疗器械市场。根据医械研究院、中商产业研究院的统计数据,2019年我国医疗设备市场规模达到了3684亿元,随着对医疗设备需求的增加,2020年将突破4000亿元,2022年有望超6000亿元。


但是根据欧盟医疗器械委员会的统计数据,以美国、欧洲、日本等国家的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占据了全球医疗设备近80%的份额,其技术和质量水平遥遥领先。


审批周期过长制约创业创新企业发展


近年来,高端医疗设备的自主创新问题日益受到政府重视,有关部门也将高端医疗器械列为医药产业发展三大方向之一(另两个为创新药和重要仿制药、中药现代化)。同时,在医疗器械产业规划、管理政策和市场政策等多方面,国家也推出了一系列政策,以促进医疗设备的普及和高质量发展。


例如,2014年,国家原卫计委开展了第一批优秀国产医疗设备产品遴选工作,鼓励创新;2016年,国务院发布了《“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2017年,科技部发布了《“十三五”医疗器械科技创新专项规划》,强调要加强高端医疗器械创新能力建设,推进国产医疗器械的进口替代进程,整体提升我国医疗器械科技产业的国际竞争力。


但是,在记者采访过程中,很多从业人员也反映了在企业发展过程中遇到的困惑。


有业内人士反映,国家政策明确支持创新医疗设备发展,但是在产品审批注册上却十分缓慢,导致注册周期过长,加重了企业负担。


另一位有着20余年从业经验的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说,医疗器械和设备审批节奏过慢明显不利于创业创新公司,因为周期过长导致很多(创业创新)公司长时间没有现金流入,也很难募集资金。同时,很多投资基金投资期限也只有5年,因此也不适合投资这类项目。


他建议,对于在国外已经经过充分验证和应用的技术、产品,在审批过程中应该简化程序,快速审批,减少时间成本,提高竞争力。他以糖尿病检测领域举例说,用于持续血糖检测的产品在美国已经普遍应用了,但是在我国审批依然很慢,一些在国内领先的企业有的历时3年都还没有拿到许可证。


“虽然国家也开辟了一些审批快速通道,但是在具体落地上还是存在一些问题。很多企业在审批过程中都遇到项目被要求反复补充修改的问题,但往往是你补充了这一项,他下次又让你补充那一项,而不是一次把所有问题都指出来。”


有业内人士还建议相关扶持政策从具体的细分领域和病种出发,做更深度的研究,帮助那些聚焦单病种的创业者,让他们能更快地从科研走向市场。


另据记者了解,目前,我国人均医疗器械费用支出仍远低于发达国家。发达国家人均医疗器械费用超过100美元,德国约221美元,瑞士高达513美元,而我国人均医疗器械费用仅为6美元。此外,在我国医药卫生消费市场,器械市场规模仍不足药品的15%,而全球这一比例是40%左右。

来源:中新网,中国网财经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