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丢失现象在校园频发,该如何维护学生群体的消费权益

 润琪     

近日,华南师范大学发布文章称,约4成师生丢过外卖,现有的防范措施效果一般。问卷数据显示,在华南师大的三个校区,丢过外卖的人约为36.9%。某外卖站点负责人告诉记者,日均丢失20份外卖。尽管外卖金额不高,但多名受访学生表示难以接受丢餐的问题,接受调查的学生超过九成希望问题得以解决。

外卖丢失现象在校园频发,该如何维护学生群体的消费权益

按照华南师大大学城校区保卫处的说法,外卖丢失不排除学生拿错的可能,有的外卖隔夜了也没人拿;学校附近的外卖站点负责人提醒,外卖丢失有可能是送错了。这些分析有一定道理,只要学生取外卖时,细心辨别订单信息,或外卖骑手减少工作疏忽,由这些原因导致的外卖丢失,能够得到基本的控制。


然而,有些学生由于多次丢失外卖,蹲点观察后,真就把偷外卖的学生给抓了个现行。相比客观原因造成的外卖丢失,学生偷盗外卖的行为,性质则恶劣得多,因为偷盗除了损害点外卖学生的利益,还会诱发外卖系统内部的纠纷,外卖平台、商家以及骑手,都会被因此卷入,承担外卖丢失责任。


大多数人点外卖,骑手都会当面送达,基本不会出现外卖无故丢失或被盗的情形。然而,在校园中,骑手属于社会外来人群,学校出于安全考虑,会限制骑手进校园或宿舍楼,加之疫情防控所需,大多数外卖只能送到固定的取餐点,由学生自取。


由于外卖配送和学生签收存在时间间隔,取餐点又常常缺乏管理,取外卖全靠学生一个挨一个找,匆忙取错的概率会增加,秩序的混乱又给偷外卖的人以可乘之机,使其更容易浑水摸鱼。即便有监控,想要获得别人偷盗的证据也有很大困难,有些偷盗者面对监控,甚至还会巧言狡辩,声称自己是无意中拿错的。


以华南师大的调查为例,该校南海校区虽同处学校区域,丢外卖的概率却远低于全校的整体水平,因为宿舍到校门取餐点的距离较短,骑手和学生面交外卖的频率更高。因此,解决外卖丢失问题的关键,在于做好外卖配送与学生签收间的衔接。

外卖丢失现象在校园频发,该如何维护学生群体的消费权益

在学校既有的管理秩序下,取餐点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骑手和学生的时间衔接问题,既提升了骑手配送效率,也使学生收取外卖的时间相对灵活了些。只是,当下还要加强对取餐点的严格管理,减少无序取餐现象。对此,有人提议设置像快递柜一样的外卖柜,安全而且卫生;有的主张建立第三方保管维护组织,通过提供勤工俭学补助等方式,吸纳学校学生参与管理。这些建议已经在南方部分高校得到实施,其他地区的高校不妨基于自身情况,借鉴有益经验,因地制宜地解决问题。


针对外卖丢失现象,有的骑手认为如果学生不投诉,自己也没必要深究,只要多送几单,便可以弥补相关损失了。但如果丢失现象得不到根本解决,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那么将来的赔偿成本,骑手将难以承受。外卖丢失纠纷增多后,平台和商家的利益也将受损。学生偷盗外卖的行为一旦被发现坐实,轻则会受到行政处罚,重则受刑法制裁。对这样的行为,学校不能无视纵容。有些丢外卖的学生为讨回公道,还可能私下取证,寻求解决方案,由此引发学生间的冲突,影响教学秩序和校园稳定。


省却出校门跑腿的麻烦,还能换个口味享用美食,是学生青睐外卖的主要原因。在外卖交易活动中,客观存在的校园管理办法,使外卖配送存在诸多限制情形,但保证订单及时、准确、安全送达,是商家、平台以及骑手等服务提供者不能推卸的责任。动辄出现外卖丢失现象,势必给学生带来苦恼,使学生的消费体验大打折扣。作为协调商家以及骑手的外卖平台,有责任正视其中存在的问题和不足,维护学生群体的消费权益。


大学生偷外卖的处理方式,要兼顾法律与社会


近日,南京一大学毕业生周某,在南京某小区持续偷窃外卖被警方抓获。据他自己称,他偷外卖的次数,自己都记不清楚了。据了解,周某家境贫寒,为了他的学业,家中3个兄妹都辍学了,供他一人读书,目前,他正在复习准备考研,结果为了小便宜,把自己送进了班房。


最初这条新闻出来之后,新闻中提到的家境贫寒,三个兄妹辍学供他上大学这些事实,刺激着人们的恻隐之心。舆论一边倒的同情,甚至有些煽情,立即把他与一个经典的形象:偷面包的冉阿让联系起来。我没有转那些煽情的文章,因为我觉得这事不该是这样。


我一直认为,大学生哪怕找不到一份正式的工作,辅导中小学功课,每小时几十元,可以说是一份时薪还不错的工作了。所以,大学生只要辛苦点,挣钱供自己读书,不会是问题,不至于穷到偷外卖。后续披露的细节显示,他还在南京租房居住,并不是赤贫的状态。所以,偷外卖,是贪图小便宜,缺乏法律知识,以为恶小就可以为之。


他的行为,有明确的受害者。首先是消费者受损,但消费者如果不自认倒霉,就会投诉外卖小哥,他偷外卖且多次,可能涉及的外卖小哥,还不止一个,他们被投诉,会赔偿消费者的损失,可能还会被平台处罚。多次丢外卖,还可能被辞退,对一个家庭来说,也是无妄之灾。正因为被偷了多次,受害者才会报警,警方才投入力量侦查,最终抓到他。


所以,就事实本身而言,他并不是什么冉阿让,只是一个贪图便宜、品行不端的糊涂的年轻人,害了别人,终究也害了自己,被刑事拘留。而正是刑事拘留,引发了争议。

外卖丢失现象在校园频发,该如何维护学生群体的消费权益

需要说明的是,刑事拘留本身,并不是一种处罚,而是进入刑事案件的开始。一般来说,刑事拘留期限到了之后,不会被释放,可能转为被逮捕,直到法院判决,然后服刑。根据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公私财物的行为。


从财物数量上看,根据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盗窃公私财物价值1000元至3000元以上,就可以认定为“数额较大”。


根据报道,他偷的次数,自己都记不清楚了,加起来超过千元的可能也是有的。更重要的是,他的行为符合盗窃罪里的“多次”,所以,警方的刑事拘留,从程序上看,是没有多大问题的。另一边,周某不管是从金额还是次数,其行为都落入盗窃罪的范围,也反应了他法律意识的淡漠,而这很可能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问题,而在大学生中有一定的普遍性。


不过,话又说回来,周某虽贪虽错,但也仅仅是为了口腹之欲。周某虽然温饱没有问题,但要吃顿好的,恐怕也得考虑再三。外卖不是山珍海味,不是茅台五粮液,所以,谈不上“饕餮的贪欲”。社会在发展,生产力在进步,当年的面包,如今可能就相当于一个鸡腿,一顿外卖。从这个角度,社会舆论的朴素直觉,由外卖联系到悲惨世界中的面包,也没有太大问题。谈不上是毫无原则的“你穷你有理”。考虑到中国社会的国情,这种同情,是事出有因的,是必然的,也是难能可贵的。


正因为如此,在执法的时候,就应该在法律范围内,最大程度讲温情、照顾到社会情绪。从已经披露的信息看,周某被定性为刑事案件是没有多大问题的,但与此通过时,法律也有空间,可以讲温情、照顾到社会情绪。按照《刑法》有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检察机关可以不提起公诉。这是一个法律与社会兼顾的解决方案。值得一提的是,如果周某能够得到宽大处理,一定要对社会有感恩之心,希望他到时候,能找到被自己侵害的街坊邻居、外卖小哥道个歉,把损失给人家补上,作为自己重新做人的第一步。

来源: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长城网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