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假招聘花式被“坑”如何维权?应聘者遭遇欺骗后网络招聘平台能不能“独善其身”

 打扰不起     

虚假招聘花式被“坑”如何维权?应聘者遭遇欺骗后网络招聘平台能不能“独善其身”


又到“金三银四”求职旺季,一些求职者却一不小心入了虚假招聘的“坑”。有的在入职后发现岗位、工作内容以及待遇和招聘信息相比“货不对板”,被公司告知“其他岗位已满人”后被调岗;有的则遭遇虚假招聘诈骗,代理费、培训费、打点费、体检费、服装费等交钱名目繁多。如今,网络正成为越来越多人的求职主渠道,当应聘者遭遇欺骗后网络招聘平台责任几何引发关注。


“高薪高福利高起点”“工作体面,差旅报销”……进入“金三银四”求职旺季,招聘信息随处可见。这背后几分真几分假,令一些求职者分不清。一不小心,求职者还有可能因虚假招聘而落入诈骗、传销的陷阱之中。


近日,微博上“遇到假招聘如何维权”话题引起热议。有网友“吐槽”称,其在求职时,公司的职位表上涉及多个岗位的招聘信息,可入职后才发现,所有人都被调整至销售岗。对此,公司解释道“其他岗位已经满人”“新入职员工需要基层锻炼”。


遇上虚假招聘花式被“坑”如何维权?求职者通过网络招聘平台入“坑”,平台能不能“独善其身”?


先引入门再骗进“坑”


有业内人士表示,一些企业实际上只是需要销售等跑业务人员,可为了吸引求职者前来应聘,便虚设岗位,采用“先引入门再骗进‘坑’”的手段,发布像“运营岗”或“销售总监”等看起来很“美”的岗位名称。可当求职者与用人单位签署劳动合同后才发现,“总监”调岗后变“小弟”。


2019年,招聘网站英才网联推出“招聘季求职安全大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在多种求职陷阱中,“虚假职位信息”是求职者遇到的概率较高的一种,占比达65%。表现形式有:招聘信息描述职位与实际职位工作内容不符,或者是职位等级有较大差别等。


除了“岗位不符”外,岗位承诺不兑现也成为众多求职者的“心头大患”。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调查显示,55.1%的受访者认为求职骗局中承诺“五险一金”不兑现的情况较为常见。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指出,劳动合同法第8条规定,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时,应当如实告知劳动者工作内容、工作条件、工作地点、职业危害、安全生产状况、劳动报酬,以及劳动者要求了解的其他情况。


“用人单位应当对自己的招聘信息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保障求职者的知情权、选择权。求职者面试前也可在网上查询求职单位的工商登记、营业执照等相关要件,如果发现自己入‘坑’,可要求解除劳动合同并要求企业赔偿相应损失。”刘俊海说。


求职者、企业两头受害


还有一些求职者遭遇虚假招聘诈骗陷阱,损失钱财。有求职者称自己被告知,只要交一笔400元的工号费就可以入职,但转账后对方立刻“消失”;有的求职者被通知已被高薪岗位录用,但要胜任此职位还需缴纳一笔高额培训费进行培训以“补短板”……


2020年,江苏省淮安市公安局侦破一起新型网络招工诈骗案。涉案诈骗团伙发布“手工活外包”信息,告知求职者,缴纳600~800元代理费后,便可一边在家干串珠子、十字绣等简单的手工活,一边挣钱。


该团伙最初给求职者布置的任务相对简单,渐渐地,求职者接到的工作任务越来越多,难以完成。而当求职者要求辞职并退还代理费时,诈骗团伙便以各种理由拒绝。


同时,诈骗团伙还发展“下线”,即从中发展合适的人选成为“三级代理人”,让这些人以同样的方式骗取新的求职者。全国共有3000余名受害人被骗近500万元。


除了代理费,培训费、打点费、体检费、服装费……招聘“黑中介”或是不法分子会以各种名目让求职者落入陷阱。求职者不仅有财产损失,更有甚者生命安全都受到威胁。


对于企业来说,许多企业都有过“被发布”招聘信息的经历,其形象因此受损。


此前,在北京、上海等地出现打着“美团招募骑手”名义的虚假招聘。不法分子冒充招聘者,以高薪为诱饵诱骗求职者,并要求入职前,求职者必须先购买电动车、配送箱等装备或要求签订分期贷款合同。这些装备比市场价格高出很多,有些求职者到指定门店购买电动车后发现车辆为残次品,当他们发现受骗后,不法分子早已人去楼空。


招聘平台能否独善其身


当前,网络正成为越来越多人的求职主渠道。


根据咨询公司艾瑞发布的《2020年中国网络招聘行业市场发展半年报告》显示,疫情背景下,2020年招聘网站半年来日均覆盖人数高达587万人。“云招聘”流行,视频面试、直播面试、AI面试等形式涌现。


与此同时,网络招聘的安全防火墙是否筑牢引发顾虑。在今年的“3·15”晚会中,在线招聘网站简历泄露被曝光。几元钱便可购买走求职者姓名、性别、年龄、照片、联系方式、工作经历、教育经历等相关信息。有不法分子拿到求职者信息后,通过虚假招聘等方式,有针对性地进行诈骗。还有一些不法分子以虚假招聘为幌子,盗取个人简历信息。


求职者通过网络招聘平台入虚假招聘的“坑”,平台能否“独善其身”?


记者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发现,近年来,虽有不少因发布虚假招聘信息进行诈骗的刑事案件,但在民事领域个人起诉平台的案例却很少。


今年3月1日,人社部出台的《网络招聘服务管理规定》正式实施,这是我国网络招聘服务领域第一部部门规章。该规定要求,从事网络招聘服务的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应当建立完备的网络招聘信息管理制度,依法对用人单位所提供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进行审查,同时还要求健全网络招聘服务用户信息保护制度。


刘俊海认为,因平台疏于审核导致求职者因虚假招聘信息遭受财产损失、人身伤害的,平台主体必须依法承担责任。


“网络招聘平台应当为广大求职者站好岗、放好哨、把好关。”刘俊海说,“招聘平台是它们搭建的,求职招聘规则是它们写的,用人单位是它们遴选的。平台不仅掌握着大数据,还借此营利,所以平台企业要依法承担社会责任。”


同时,刘俊海提醒求职者,应聘时要注意留存诸如转账记录、聊天记录、票据等证据。一旦发现应聘过程中存在欺诈,在保证人身安全的情况下,要第一时间维权。


春招新趋势:短视频火热视频剪辑等行业受求职者青睐


没事刷一刷,随手发一发,短视频作为一种流行的休闲方式,已融入人们的生活,填补着碎片化的时间空白。


短视频的蓬勃发展,带动了相关链条企业的发展,社会影响力也与日俱增。权威机构“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在2020年10月发布了一份报告,显示短视频的人均使用时长已经超过了即时通讯,成为用户“杀时间”的第一利器。另外,短视频的用户使用率最高达87.0%,用户规模也达到了8.18亿,不论从哪个数据维度上看,短视频都是如今互联网行业的第一大用户时长、流量和内容的来源。


各大互联网、计算机软件公司也在持续加码对于短视频的投入,包括大力引入人才等,昭示着这个行业的火热。


短视频催热视频剪辑行业发展


短视频行业到底有多火热呢?作为短视频营销产业中的重要一环,艾媒数据中心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短视频MCN机构数量已经超过3000家,预计到2020年将超5000家。


虚假招聘花式被“坑”如何维权?应聘者遭遇欺骗后网络招聘平台能不能“独善其身”


火爆的短视频行业内,台前的投资机构、大小网红、内容公司、MCN机构等如同雨后春笋,挤满了短视频行业的赛道,也诞生了无数的商业模式,分化出了新的黄金赛道。比如视频剪辑业。


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中国短视频平台月活排名中,抖音、快手分别以47732.3万人及37083.93万人排名前二。如此高的月活量背后是海量的原创视频,理论上来说,每个视频都需要经过剪辑,甚至需要剪辑多次。

虚假招聘花式被“坑”如何维权?应聘者遭遇欺骗后网络招聘平台能不能“独善其身”

这就催生了视频剪辑软件这一强烈的刚性需求。除了抖音快手自带的剪辑工具外,市面上还诞生了各种各样的第三方剪辑工具,据估计市面上的第三方的PC和手机剪辑软件超过了100款,包括剪辑、特效等功能类似,其中部分公司已颇具规模。


以A股数字创意软件龙头企业万兴科技(300624.SZ)旗下的视频创意软件万兴喵影为例,该软件以准入门槛低、特效素材多、便捷易用的优势,深受饭圈、ACG用户、Vlogger、B站UP主等新生代年轻群体青睐,其海外版Wondershare Filmora系列产品风靡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积累超过1亿用户,成功跻身全球知名视频编辑软件行列。去年万兴喵影还牵手荣耀全球首发面向5G时代并融合华为HMS前沿技术的平板端万兴喵影APP。


虚假招聘花式被“坑”如何维权?应聘者遭遇欺骗后网络招聘平台能不能“独善其身”


视频剪辑类工作备受追捧


视频剪辑行业借力短视频风口蓬勃发展同时,招人需求相比以往也更为旺盛。在相关招聘渠道,随便搜索“短视频”,便可以看到海量的岗位,诸如短视频编导、短视频商务助理、短视频策划运营、红人运营、视频剪辑师,相关企业不乏腾讯、百度、万兴科技等大厂,而且起薪都不算低。


虚假招聘花式被“坑”如何维权?应聘者遭遇欺骗后网络招聘平台能不能“独善其身”


知名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旗下有抖音、今日头条等多个爆款产品,所招聘的岗位短视频产品经理岗,薪资为25k-50k,视频内容运营20k-30k,音视频研发30k-60k,15薪制……待遇十分可观。


全球领先的新生代数字创意赋能者万兴科技,也在大力招募相关人才,岗位薪资十分丰厚,如高级产品经理/产品总监40-50K;高级移动音频开发工程师30-50K,16薪制;高级AI算法工程师30-15K,16薪制;偏创意视频向的海外SNS运营,开出的薪资是15k-30K,14薪制。


工作内容都有哪些呢?Boss直聘上,万兴科技资深音视频开发工程师描述的岗位职责主要有负责音视频底层技术架构,音频、视频技术开发、前瞻性技术研究等;根据多媒体产品架构设计,对所负责的模块进行详细设计;根据多媒体产品需求,完成关键技术点的研究与实现;编写代码,实现模块功能,并完成各模块集成等。


虚假招聘花式被“坑”如何维权?应聘者遭遇欺骗后网络招聘平台能不能“独善其身”


纵观刚过去的2020年,抖音、快手活跃在短视频前线,B站、西瓜视频、百度、知乎等平台也纷纷投身视频内容创作,发力视频的趋势仍将继续。以视频剪辑为代表的上下游企业也正加大产品、人才投入力度。对于职场发展来说,2021年,入局视频行业,依然为时不晚。

来源:工人日报,太平洋电脑网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