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交易的意义及碳交易和电力交易的主要区别

 泽云     

最近,碳达峰、碳中和作为热词频频刷屏。无论是刚刚闭幕的两会,还是3月15日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都将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目标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碳达峰、碳中和已是大势所趋。


作为80后,90后,对发展趋势往往都有着一种奇妙的体验。一个趋势,当它刚冒头的时候,特别不起眼。但是,当它真的长大之后,很多人又后悔没有把握住,比如买房这件事。哎,说多了都是泪……


去年年底,一则特斯拉靠出售碳排放额度收入近16亿美元的新闻冲上热搜,让碳排放成为行业焦点。无独有偶,作为中国车企新秀蔚来汽车在2020年出售碳排放额度收入也达到了1亿人民币,成为所有收入业务里最大的亮点。


于是,想迫切抓住趋势的小编脑洞大开,想咱们普通老百姓,能不能也囤点碳,交易一下?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个碳交易。


一、碳在哪里交易?


目前,在全国有备案的碳交易平台分别是北京环境交易所、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重庆碳排放权交易中心、天津排放权交易所、广州碳排放权交易所、深圳排放权交易所、湖北碳排放权交易中心、福建海峡股权交易中心、四川联合环境交易所。


碳交易的意义及碳交易和电力交易的主要区别


随着全国统一碳市场的建立,碳交易将由区域试点向全国市场过渡。中国碳市场第一个履约周期已于2021年1月1日正式启动,首个履约周期涉及全国2225家发电行业重点排放单位。目前,湖北省、上海市分别作为全国碳市场的注册登记机构和交易机构建设牵头单位,正在开展相关工作。


二、碳价在什么时候最高?


既然要交易,那自然离不开价格。那么问题来了,碳这个虚拟的东西什么时候最贵?我们普通人能不能像特斯拉那样,靠卖碳排放,卖出16亿美元的收入?


为此,小编专门查阅了相关历史数据,果然,各地的碳价不一样。比如北京历史最高价格升到过70~80元/吨,而上海最低的时候跌到过2~3元/吨。看来,碳交易的价格形成相对还是比较粗放的。不过,它还在发展初期,到206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碳有整整40年的看涨期!这么一想,搞得小编都想囤点碳了?


三、碳交易是不是新生事物?


事实上,早在24年前,碳交易就已经产生了。


我们将时光倒回到1997年12月。当时诞生了一份举世闻名的国际协议——《京都议定书》。协议的作者是联合国的组织,全称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英文缩写IPCC。


碳交易的意义及碳交易和电力交易的主要区别


该组织拟了一个国际协议,全称《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英文缩写UNFCCC。而《京都议定书》正是UNFCCC的补充条款,它需要满足两个条件才生效——55个参与国签署该条约、签署国的温室气体总排放量达1990年的55%。


这个《京都议定书》就是第一个把气候变化和全球经济关联在一起的国际协议,至此,国际碳交易诞生。


碳交易概念的诞生,距离我国今年年初发布《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已经过了24个年头,这其中,当然也经历了巨大的动态发展和变化,其中重要的里程碑,当属欧盟的碳排放体系建立,以及2015年底的《巴黎协定》。


四、如何理解碳交易?


《京都议定书》设计出两种类型的碳交易——强制交易和自愿交易。


配额型交易就是总量管制下所产生的减排单位的交易。这种交易,通常是现货交易、强制交易。比如,最新的《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就是典型的配额型交易。纳入的2225家发电行业企业需要强制清缴配额。


碳交易的意义及碳交易和电力交易的主要区别


另一种是项目型交易,指因进行减排项目所产生的减排单位的交易,如清洁发展机制(CDM)下的“排放减量权证”、联合履行机制下的“排放减量单位”,主要是通过国与国合作的减排计划产生的减排量交易。这种交易,通常是期货交易、自愿交易,非常适合发展中国家参与。


五、碳交易和电力交易的主要区别?


为了方便大家理解碳交易,我们以相对熟悉的电力交易作为比较对象,说说他们的不同点。


1、碳是“虚”的,电是“实”的


电力交易以物理交割为主。笼统地说,卖电的几乎都是发电的,而买电的也几乎都是用电的。所以,从供需平衡的角度来看,在电力供应充足的前提下,那么实际用电量就可以决定电力市场的规模。


而碳交易的“虚”,是指交易标的虚拟性质和市场规模形成机制。首先,交易标的不是实物,而是“碳排放的权利”。其次,市场规模是基于“分配”的,先定总量,确定纳入限排名单的企业根据一定标准免费获得排放额度,而实际排放低于所得配额的企业可以在碳交易市场出售,超过则必须购买,否则有着严格的惩罚。


2、碳交易的总量设计难度高于电力交易


电力市场的总量设计,基于物理属性,还要分为计划电和市场电两部分。电力市场交易总量设计有上限依据,不会超过全社会用电量,但碳交易最大的难点是建立在核定和分配的基础上的总量设计,


其核定的准确性决定了配额数量,而分配的公平性又决定了企业履约的公平性。简单点说,就跟《巴黎协定》需要签字缔约一样,大家得同意参与,得同意你的核定方法,毕竟是个虚拟产品。


说了这么多,其实,低碳生活已悄悄融入我们每个人的日常生活。比如咖啡杯上,吸管的位置被可翻盖直饮代替;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驾驶环保的新能源汽车;秸秆焚烧成为尘封的历史;马路两旁熠熠生辉的光伏板路灯……类似的变化还有很多很多。


至于,普通老百姓能不能囤碳,小赚一笔,看来,目前还没法操作。但随着碳达峰、碳中和理念的深入人心,碳交易机制的不断完善,说不准囤碳真能成为现实。


新电力!革命性变革和历史性机遇


从呼唤到回应,从模糊到清晰,一个越来越新、越来越具体生动的“新型电力系统”正向我们加快走来!


“深化电力体制改革,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3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一锤定音,对建设什么样的新型电力系统,以什么为主体能源建设新型电力系统,


如何建设新型电力系统,作出了重大决策。这一重大决策是“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的最新实践和发展,是对我国电力系统的一场战略性、全局性、革命性变革,是我国电力改革发展的方向指引和根本行动指南。


新时代,新电力——新时代催生新电力。这是由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能源电力深层关系中的理论逻辑、历史逻辑、现实逻辑决定的。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中国能源电力发展也进入新时代。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能源电力发展作出了一系列重大决策部署。


从党的十八大提出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到2014年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提出“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从十八届三中全会部署全面深化改革,到2015年中发9号文掀开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的大幕。


碳交易的意义及碳交易和电力交易的主要区别


这些重大战略决策引领我国能源电力迈入全新的高质量发展阶段,开辟出中国特色能源电力发展新道路。到2020年,全国电力装机超过22亿千瓦,年发电量达7.6万亿千瓦时,清洁能源发电装机占比历史性达到50%,


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装机规模均位居世界首位,核电在运在建规模位居世界前列。全国220千伏及以上输电线路回路长度达到79万千米,220千伏及以上变电容量近45亿千伏安。终端用能电气化率已达27%,碳排放强度比2005年降低50%左右。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我们已经拥有开启新征程、实现更高目标的雄厚能源电力基础。面向未来,是我们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发展阶段。进入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再次呼唤一个全新的电力系统,呼唤电力行业新的更大作为。


新阶段,新电力——新发展阶段要求新型电力系统。正确认识党和人民事业所处的历史方位和发展阶段,是我们明确能源电力发展阶段性中心任务、制定路线方针政策的根本依据。


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是党中央对我国新发展阶段中能源电力的新形势新任务作出的战略部署,是对新发展阶段我国能源电力事业发展方向的重大判断。


新理念,新电力——新发展理念引领新型电力系统。在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指引下,我国能源电力事业解决了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实现发展的问题,引领能源电力发展取得了历史性成就、发生了历史性变革。


力争实现2030年前碳达峰、2060年前碳中和,是党中央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作出的最新重大战略抉择。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是新发展理念的必然指向,是能源电力发展理论和实践的重大创新和发展。


新格局,新电力——新发展格局催生新型电力系统。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一项关系我国发展全局的重大战略任务。这既是对我国发展新机遇新挑战的深刻认识,也是对我国客观发展规律和发展趋势的自觉把握。


能源电力事业只有融入并推动构建新发展格局,才能增强生存力、竞争力、发展力、持续力。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是立足自身,确保能源安全,实现电力供需高水平的动态平衡、高水平的自立自强的必然选择。


新电力,新革命——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是能源电力行业的一场全局性革命性变革。从主体电源的切换到源、网、荷、储一体化优化和运行机制改革,从用能方式的变革到市场体系的重塑,


这必然推动电力工业产业形态、结构形态、体制机制、科学技术发生深刻变革,必然对现有电力结构、发展模式、路径惯性、利益格局进行全面彻底重构。电力行业必须以更大改革自觉、决心和力度推进电力体制改革,推动电力体制改革由局部探索、破冰突围到系统集成、全面深化的历史性转变。


新电力,新机遇——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是能源电力行业的重大历史机遇。电力系统的颠覆性、全局性变革必将催生体制机制的系统性创新,必将催生基础性、颠覆性的技术变革,必将孕育出一系列能源电力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打开能源电力全新未来。


以风电、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将赢得巨大的发展空间。新型电力系统必将催生能源电力新技术的广泛运用,极大促进电网技术、储能技术的全方位进步和功能升级。


能源电力人必须也惟有把握大势、抢占先机,直面问题、迎难而上,瞄准世界能源电力发展前沿,引领能源产业和技术发展方向,才能把握住重大历史机遇,肩负起时代赋予的重任,不负伟大新时代。


大鹏之动,非一羽之轻也;骐骥之速,非一足之力也。让我们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能源发展新道路,准确把握全面落实党中央关于能源电力发展的各项决策部署,


将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这场革命性变革切实推向深入,实现我国能源电力事业的新跨越,确保如期实现碳达峰碳中和,为中华民族永续发展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能源电力新贡献。


来源:电网头条客户端,中国电力新闻网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