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创历史新高的背后:仍依赖中国市场,有待转型中

 泪染倾城     

去年,我们报道过华为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后,面对巨大的困难。

华为创历史新高的背后:仍依赖中国市场,有待转型中

尽管当时他们仍然取得亮眼的业绩,但当时美国蕴酿着要进一步制裁,华为即将面对更大的困境。因此,当时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发布会接受传媒采访时曾表示:


我们在2020要力争活下来,力争明年还能发表年报。


结果到了2021年的今天,在疫情和地缘因素两大不利因素夹击之下,华为活下来了。


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在今天发表了2020的华为财报,他们更在收入与净利润上再创历史新高。


真心不容易。


历史新高的背后


为什么说真心不容易?虽然华为去年的业绩真的创出了新高,但是,也是华为近十年来增长率最低的一年。

华为创历史新高的背后:仍依赖中国市场,有待转型中

据了解,华为在2020年基本实现了经营预期,但业绩增长速度显著放缓。其中销售收入8,914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3.8%,净利润646亿元,同比增长3.2%。


表面上,华为的情况仍然良好,销售收入尚有增长,但实际上华为本季的营业利润仅为725亿元,同比下跌10.3%。换言之,如果仅计算营业利润的话,华为今年的业绩实际上是倒退的。


可是,华为最终能实现净利润同比上升,估计原因是营业利润下跌,导致税阶基数下降,以及可能因疫情关系,国家为企业提供了一定的税务优惠。结果,华为今年需要缴交的所得税,由去年的153.67亿元,下降至76.55亿元,因而带来了较高的净利率,并实现了净利润同比增长。


但值得一提的是,在目前华为如此困难的时候,他们仍然增加了研发投入,2020年华为研发费用共达达1,418.93亿元,占总收入的15.9%,增长7.78%,并超过阿里、腾讯、百度、京东等公司在2020年研发投入的总和。


仍然依赖中国市场


华为之难,更体现于华为业绩的区域性。


尽管华为在受到进一步制裁之前,已经向台积电大量屯积了芯片存货;但在手机业务上因无法使用Google Mobile Services而受到不少的影响(详情请看笔者先前的分析),在运营商业务上也累次受压,多个欧洲国家因而拒绝采用华为的5G基站。


结果除了中国之外,华为在各地的业务均出现同比下跌:美洲区降幅显著,下跌24.5%、亚太区也略下跌8.7%,而欧洲、中东和非洲(EMEA)的跌幅,其实已比想像中要好一点,仅下跌12.2%。


可是,华为在中国区的业务增加了15.4%,弥补了全球范围内的跌幅,撑住了业绩;但这也使中国区业绩,占了华为总业绩的65.6%。因此,华为要通过开拓中国市场,继续取得高速增长,必须开拓新的营收手段。


而这个新的营收手段,也在这次财报里,表现突出。


转型中的华为


华为在2020年财报里真正的焦点,在于其企业业务。

华为创历史新高的背后:仍依赖中国市场,有待转型中

华为在去年的实体清单压力下,消费者业务仍然勉力实现了2%的增长,而运营商业务也在地缘政治因素下,仍然实现了3.3%的增长,但这两个业务,均不足以让华为在今年录得销售收入上升。


真正的关键,还是华为业务的新星:是在逆境中录得11.8%增长的企业业务(上图蓝色),也是他们目前最大、最具增长潜力的业绩引擎。


去年虎嗅已曾提到,华为的企业业务板块,包含了他们在近年几个重点发展的项目,例如华为云、AI等相关项目。此外,华为在去年也提过会在原来的运营商BG、企业BG和消费者BG等三大业务板块之外,开设第第四块业务板块:云与计算BG。


但出乎意料的是,在今年的华为财报里,云与计算BG仍未被独立核数。

华为创历史新高的背后:仍依赖中国市场,有待转型中

在今年二月的上海移动大会里,华为原消费者BG的CEO余承东,对外透露将会兼任这个新的云与计算BG,而且在新一季财报里,已经把余承东列作云与计算BG总裁。考虑到余承东在二月才确认余承东兼任的任命,以及目前云与计算BG尚未独立计算,估计华为这个全新的增长引擎,其实尚未正式全速运作。


2021年,5G将会开始进入商用化阶段,而各大企业也即将开始推展5G应用。先前笔者曾经提过,微软、英伟达等科技巨头,已经在5G与云计算的业务上尝到不少甜头;华为在这几年深耕5G业务,为的也是这个板块背后,拥有巨大的未来潜力,目前正好是华为的收成期了。


余承东与这个被受重视的云与计算BG,能否在华为最困难的时刻力挽狂栏?


周转能力会受影响吗?


华为另一个值得忧虑的问题,是运营能力受损。


2020年,华为的现金流,由去年的913.8亿元,急跌61.5%至352.2亿元(作为对比,昨天小米刚宣布有1,080亿元现金流)。此外,华为在去年也的总货款额也增加了26.4%至141.8亿元,现金与短期投资项目,也同样减少了3.7%。而资产负债率虽然仍在相当健康的范围,但也由去年的65.6%下降至62.3%。


为什么华为的经营情况会有一定的弱化?胡厚崑并没有仔细说明。


但从财报看,华为周转能力减少了的主要原因,很可能仍是库存问题。毕竟华为在2019~2020年期间,为了应对实体清单而大量屯货,而今年存货金已达167.7亿,并再微升0.17%,不过库存周转天数由去年暴增的111天,略降至107天。


另一个可能影响华为周转能力的因素,可能是“应付账款周转天数”,由去年的91天,急跌至43天。笔者估计,有可能是供应商因为实体清单的关系,不愿意为华为提供更长的账期;也有可能是因为华为需要更大规模的屯货,所以必须提早付清供应商的货款,使华为的现金流增添压力。


未来的最大武器


但华为未来的运营情况会因而变差吗?相信不会。


首先,由于华为被列入实际清单,因而屯积了大量的库存,在下年度华为于芯片方面的生产成本,估计会大幅下滑,这将会大幅改善华为的周转能力。


此外,华为在去年以天价出售荣耀,但这笔费用仍未到帐,据财报资料显示,华为目前只收到约100亿元的定金(列于其它资产,不作销售收入),荣耀相关资产的交付不迟于2021年6月30日完成。


在未来一年,华为将会进入最困难的时期,而华为的周转能力,可能会成为他们的最大武器。


尽管华为并不愿意这样做,但他们的未来已经不在手机业务或基站业务之上,他们的未来已经是全新的板块:云与计算。


如果小米拿着1,080亿现金,准备要投身最烧钱的汽车产业的话;那华为到时应该如何运用手上的资金,华丽转身?


接着,我们将会为大家分析深入华为的转型。

来源:OdinAsgard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