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第10万台量产车下线,为什么说蔚来没有辜负我们这个时代?

 文欢     

昨天(4月7日),蔚来第十万台量产车在合肥工厂下线。


仪式结束后,安进把正在招呼人群的李斌拉到车子旁边,“李斌啊,这值得拍一张。”


旁人大抵知道他们这一路的不容易,但无法感同身受那背后的心里苦。


2016年蔚来真的只有PPT的时候,李斌找到江淮,商量一道打造中国一流的智能电动汽车。对着天方夜谭的邀约,安进竟然也真是硬着头皮投了几十亿,建设起这个高端、全铝、智能化的工厂。


“这是最大的投票。”李斌说,“这个信任,我们蔚来所有的同事会记一辈子。”


一方敢想,一方敢当,是日后十万辆的开始,也是十万吨压力的开始。


从确认世界上将有“江淮蔚来”起,负面远大过一切对它的怀疑、期许、以及走着瞧的总和。这个“创新合作模式”,在外界看来,意味着缺钱,缺乏制造的诚意,缺乏高端的基因,也就缺乏成功的机会。


“那时候你问十个人,可能有九个人觉得不太靠谱。”


那九个人应该是万万没想到,双方合作五年,投产三年,出品三款新车,到现在做到十万台,可不是虚数,因为采用订单交付制,每一台都是名花有主的实际销售,而截至十万的平均售价超过42万元。


今天你再问十个人,“他们觉得什么”已经不太重要了。事实如果说服不能,钱也能扇醒他们。


有媒体朋友问到,经过年度最惨,值此高光时刻,心境上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李斌说,拥抱沧桑。


蔚来第10万台量产车下线,为什么说蔚来没有辜负我们这个时代?


凡事过往,皆为序章


李斌和秦力洪都试图别显得太激动或煽情,用很克制的心态来看待这十万辆,“就跟人过生日一样,是很自然的结果,活着肯定不是为了追求过生日的。”


毕竟和大盘相比,蔚来还在很早、很小的起点。暗暗骄傲之余,他们对自己有更加远大的期许,不那么自然的期许——年销百万。


李斌曾说,要和BBA三分天下。


昨天他把怎么分安排得明明白白。去年高端市场的量差不多350万台,并且还在增长,如果做一个乐观的预测,整个细分到400万台,那么蔚来如果能做到25%的市占率,也就是100万台,如果能做到30%的市占率,可就120多万台了。


这不是无端的数学习题。以上海来说,ES8、ES6、EC6在各自同类型价位区间已经是第一名,超过所有汽油车。而蔚来非常有信心,他们可以拥有更多像上海这样的市场。按照比例来看,随着汽油车还在持续转换成电动车,假如在35万以上高端电动车市场守住40%的份额,就能很美好了。


蔚来第10万台量产车下线,为什么说蔚来没有辜负我们这个时代?


从外围来看,“守住”的难度似乎越来越高。


尽管蔚来自身越发稳健,外部的虎狼之师似乎在构成新的威胁。很多传统车企已经下场,还有很多科技公司正在候场,场子突然变得混乱而拥挤。


不过在蔚来看来,这些与其说是挑战,不如说是对自己方向正确的验证。“世界上最怕的事,是做了很多事别人都不关注,连抄都不愿意抄。很高兴看到很多人认可我们的创新。”


老凡尔赛也不是场面话,而是认准汽车并不是赢家通吃的逻辑;且不论赢家,勉力准入都是很有门槛的。


首先,高端是一种体系能力,它抄不过来。“如果只是把价格定得高,觉得车进入了高端市场,有点太天真了。”


按照蔚来的理解,高端是区别于豪华的,后者十几万的车也可以说是豪华,是在某一个点上豪华的相对概念。


而高端则是在技术、质量、服务、产品等各个方面都要做到高端。比如在技术上必须具备领先性,也就要求在研发上进行超额投入。比如ET7,全新平台的各种技术提前行业半年到一年,对产业后面的量产节奏推动很大;和2018年率先采用EyeQ4一样,领先行业至少八个月到一年。


光在智能化、电动化上投入还不够,作为一辆车,也必须对得住这个价,衡量标准是必须和贵于自己的传统油车相比具备优势。


就是,全都要。


蔚来第10万台量产车下线,为什么说蔚来没有辜负我们这个时代?


其次,不是为了高端而高端,而要取决于自己的终局思维。


蔚来立志做高端,是基于当时节点的理性思考。他们在2015年讨论定位时,发现十几万的大众产品吃不下智能化、电池以及等等的成本,不够优秀到PK过同样价位的汽油车。这就是为什么十几万价位区间的新品牌电动车,至今没有一个爆款的原因。


而在产品之前,他们花了更长的时间讨论要成立一家怎样的公司。愿景、初心、DNA这些看上去虚构的故事,最后成就了“用户企业”这门制胜玄学。


以终为始,其实是很朴素的企业道理,唯有如此,今天做的投入和积累才有意义和价值。


李斌说,如果去看15年和投资人说的,17年开始接受采访时说的,可以发现蔚来在方向上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我们强调的是做长期的艰难的决定,而不是短期的这种一时的决定,这个是我们自己内部的定调。”


蔚来第10万台量产车下线,为什么说蔚来没有辜负我们这个时代?


想清楚为什么这家公司要存在,想清楚底层思考的东西,一些暂时的困难就只是生活自带的波澜。


比如,前段时间由于芯片短缺停产了5个工作日,除了可能让下线仪式推迟了一点,也没什么影响。借此机会,蔚来改造了一下生产线。这个工厂的产能已经可以达到日产400台,月产25天可达有一万台。到今年年底,可以实现双班年产30万辆的产能。


尽管供应链上或许还会有一阵压力,但产能是给时间就能上的短期问题,长期问题是有没有那么多用户买车。


与此相关的,就是如何保持产品的先进性。李斌判断,汽车最终的产品形态会在将来3-5年内形成。


“我们定义的产品是不是对,是不是将来的主流技术路线,三年甚至五年后才能体会到,这个压力还是非常大的。就像换电,2015年做,加上前面(2012年开始思考)有8年的时间,现在才觉得走通。”


汽车是泥泞道路上的马拉松。


这趴事体还是李斌负责的,据说在蔚来有10个研发部门向他直接汇报。除了技术路线,以及如果从用户出发定义产品,目前他的第一要务就是找人,蔚来需要更多的高级技术人才——这是一则认真的猎头帖。


蔚来第10万台量产车下线,为什么说蔚来没有辜负我们这个时代?


而更长期的挑战,则是在精细化的服务,随着用户越来越多,场景越来越多,团队越来越大,如何在复杂的环境里提供高满意度的服务。


秦力洪说,经常有业内朋友问他用户企业的方法论,如何使用数字工具,有没有量化的标准。他则一直回复,那些都是术的东西,唯一的重点就是你是不是真想做,如果真想做的话,没有任何技术难度。他认为外界有些神化蔚来的服务了,他们自己认为做得远远没有达到应该有的样子。


揍一拳,留一手。


一个同行衬托的例子,是在下线仪式上,在这个正常工作日,不止第十万名车主请假来参加交付,还有一群车主都搁下了自己要日理的万机,来到现场当氛围组,还给新车主送礼物……想必这还是抽签来的小确幸,更多朋友只能在惊喜商城竞拍限量纪念车模聊表敬意。


蔚来第10万台量产车下线,为什么说蔚来没有辜负我们这个时代?


(手慢无......)


不要辜负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


不可遮掩的骄傲,当然溢于言表。


但李斌和秦力洪并不觉得这是蔚来一家的成绩。他们始终在感谢这,感谢那,也不是客气。


“我们非常幸运,生活在一个最好的时代。”李斌说,“智能电动汽车三个词,代表的是产业基础,是供应链基础、人才基础、市场基础。我们非常幸运。”


蔚来第10万台量产车下线,为什么说蔚来没有辜负我们这个时代?


而在这样一个时代里,蔚来在想,可以定高一点的目标。


海外任务也是从2015年开始就定下的,他们立志要做全球品牌,而同步建立了国际团队,即便在2019年最惨的时候,也没有彻底关掉。


第一站是欧洲,他们不期望像在中国这么顺风顺水。


特别在今天的国际政治形势下,中国背景的公司做全球市场会有更大的压力,更需要取得别人信任,需要付出格外的努力把事情做对。相比中国这个开放而容忍的市场,外面没有第二次机会。


李斌说,这总得有人做,除了蔚来谁去做呢?“我们肯定要去承担更大的风险,如果能开一条路,后面智能电动汽车的品牌就会更容易一些,这个是我们要做的事儿。”


这个行业没人干过,但需要有人干的事情,蔚来愿意尝试、愿意投入、愿意付出。这已经远超过不辜负时代的赋予,而是主动去承担时代的道义。


付于武说,我们不要给一个企业太多的行业的、产业的、民族的、国家的压力。但是也要看到,在这么一个新势力,一个六年的少年英雄的企业面前,他们折射出中国汽车人创新的意志、创新的力量、创新的品质。


这个时代,非常幸运。


来源:autocarweekly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