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云最新人事变动:徐直军被任命为董事长,余承东为CEO

 守花枝     

华为再次发文对华为云业务进行了新的人事任命。


华为云最新人事变动:徐直军被任命为董事长,余承东为CEO

图源:视觉中国


多个独立信源了解到,在此次任命中,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被任命华为云董事长,华为消费者BG CEO余承东被任命为华为云CEO。张平安任Cloud BU行政管理团队主任,同时Cloud BU新增两个副主任,彭中阳和陶景文分别负责企业业务和流程IT。


对于华为云,华为近期频繁调整组织架构。


一周前,华为任命张平安为Cloud BU总裁,直接顶掉了已有将近4年任期的前Cloud BU总裁郑叶来。同时也撤销云与计算BG(Cloud&AI BG),原服务器、存储等划归到“网络产品与解决方案”,该部门名称改为ICT产品解决方案。


两个月前,余承东被任命为Cloud&AI BG总裁、Cloud&AI BG行政管理团队主任。原云与计算BG总裁侯金龙,任命数字能源董事长。


整个过程,可以从两个角度观察:


一方面,郑叶来去向只字未提,却在华为云与数字能源两个方向分别增设了“董事长”一职。


知情人士向ITValue表示,在今年1月底“数字能源董事长”一职出现之前,华为产品线中“总裁”最大,现在在产品线中却增设了“董事长”。他的判断是,该职位的增设也许是过渡,“可以说是权宜之计”、“萝卜和坑的匹配得一步步来”。那么我们可以猜测,郑叶来的“坑”还没到公布的时候。


就在3天前,侯金龙曾以“华为数字能源技术有限公司(据天眼查、“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数据,该公司似乎尚未注册)董事长”的身份去往通威考察,临行的还有华为智能光伏总裁陈国光、华为数字能源中国区总经理周建军。如果揣测华为云太难,可以参考数字能源的架构看看。比如,以后华为云内出现智能制造总裁、智能零售总裁也说不准。


另一方面,据ITValue了解,华为此次撤销云与计算BG,再次将云BU(Cloud BU)独立出来,跟华为的业务模式以及组织方式有很大关系。在华为整体架构中,BG功能在于销服,即制定对应产品的销售策略。在云与计算BG(Cloud&AI BG)被撤销之后,当前华为只有三个BG,分别是运营商BG、企业BG以及消费者BG。


而在BU方面,此次调整后,华为有两个BU,分别是云BU以及车BU。华为2017年将云业务从产品与解决方案(P&C)独立成云BU是华为组织架构中第一次出现“BU”,而2019年车BU的出现实际是仿制了云BU的模式。那么BU究竟是干什么的呢?一位接近华为的人士透露,BU实际上相当于当前ICT产品解决方案下面的产品线。


独立BU与P&C下面的产品线的功能都是研发。但最大的不同是汇报对象不同,原来BU向P&C汇报,独立之后BU就可以跳过P&C直接向更高层汇报。简单理解,就是独立BU后,确实能够看出华为对某业务的重视程度。


撤销云与计算BG,云BU再次独立,华为云业务以后谁来销售呢?“运营商BG把云卖给运营商,企业BG把云卖给企业,下一步BG也会把整个销服策略同步给各个区域(比如中国区),然后就是各个代表处(分公司)等。”这中间又将涉及各种跨部门的协同,所以BU的领航人角色至关重要。


太复杂。


不过,既然徐直军这个轮值董事长都来挂帅华为云了,华为CIO陶景文、企业BG总裁彭中阳也一个不落地聚集在了这里。接下来华为想让云业务跟谁融合、怎么融合,解构还是建构,甚至是大刀阔斧地改革,都有了从上往下的推动力。也是决心。


让子弹飞一会儿吧。


手机业务受阻只能另谋出路,华为最新三大动向,已在默默转型!


凭借着强大的技术研发实力,曾经“中华酷联”时代的手机界四巨头,华为手机一直在不断进步,曾在2020年第二季度超过三星,成为该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第一。但随着打压和制裁的不断升级,华为手机陷入了无芯可用的局面,市场份额急速下滑。


华为云最新人事变动:徐直军被任命为董事长,余承东为CEO


在今年2月份,华为手机的全球市场占有率跌到了仅为4%,还不到小米的三分之一,新一代旗舰P50系列也迟迟未官宣,有消息称可能会延期到5月甚至6月。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华为急需转型,不能再依仗2C的消费者业务。


目前华为的三个最新动态,也证实了华为已经在默默转型。


重新使用4G芯片


步入5G最早的华为,在今年却推出了一款4G手机:4G版P40。有消息称,华为在接下来可能还会推出其他型号的4G手机。在华为5G机型纷纷限购的情况下,想买一款华为手机,4G手机是最容易入手的了...


推出4G手机,是无奈之举,也是为了“清库存”。去年华为包机从台湾运回了数量不菲的芯片,据称可以维持2年左右的消耗,但其中高端芯片数量不多,业界预测麒麟9000系列仅有800-1000万枚,其余的都是7nm或以下工艺的芯片,或者4G芯片。


由于受制裁的原因,华为无法采购高通或联发科的5G芯片,好在现在松了一点,华为可以委托生产成熟工艺的芯片,以及4G芯片。华为要用有限的库存尽量延续手机业务的生命,就只能是有什么用什么,使用4G芯片不足为奇。


同时也有消息称,高通将发布一款特别版骁龙888芯片,这款芯片的性能和标准版一样,就是不支持5G,也是高通给华为特别定制的。骁龙888的性能比麒麟9000还略强一些,华为也早就表态愿意使用高通的芯片,如果消息属实,对于华为来说,不支持5G也无所谓,让手机业务活下去才是最关键的。


手机的硬件发展速度特别快,尤其是芯片,基本上是两年换一个更新的工艺。而对于其他行业来说,10nm以下的芯片就可以满足使用要求,汽车就是其中之一。和小米一样,华为此前也多次表示不造车,只帮车企打造物联网,帮助造好车。


不造车,但可以卖车


华为云最新人事变动:徐直军被任命为董事长,余承东为CEO


4月6日,华为官方预热了联合北汽开发的首款电动车—ARCFOX极狐阿尔法S,这款车的定位是新一代智能豪华纯电轿车,将于4月17日在上海发布。


据悉,阿尔法S的HBT版将会搭载华为的激光雷达,HBT的全称是HUAWEI BLUEPARK TOGETHER,这款车将采用华为最为先进的三颗激光雷达搭载方案。HBT还将同步搭载6个毫米波雷达,12个摄像头,13个超声波雷达,同时搭载算力可达352Tops的华为芯片,形成L3级以上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华为早在2017年就和北汽蓝谷展开合作,阿尔法S的HBT版是两家公司深度合作的成果。而且两家企业之间的合作关系并非“代工制造”,而是推出联名款,后续华为的鸿蒙系统也可能会用在阿尔法S上。


据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总裁王军透露,华为计划未来将激光雷达的成本降至200美元甚至100美元,如果阿尔法S大获成功,预计后续会有更多车企采用华为的新能源汽车解决方案。


华为不像小米那样要自己造车,但不造车,不代表华为不可以卖车。根据媒体爆料,华为和车企合作的电动车会,会在今年第二季度末前后,出现在华为的线下门店,以后华为的体验店没个千把平米还真不行,否则放两辆车就满了。


4G手机是“半过时”产品,汽车是大件,比手机更难卖,除了卖实物,华为还有躺着赚钱的模式,那就是收取专利费。


收取5G专利费


华为云最新人事变动:徐直军被任命为董事长,余承东为CEO


虽然现在还是有很多人认为华为只是卖手机的,实际上华为是靠通信起家,在5G时代,华为更是当之无愧的王者。尽管5G手机短期内华为没办法生产太多,但在5G技术领域,华为还手握3000多个5G专利,是全世界最多的。


高通一直在对手机厂商收取专利费,每年赚的钱比卖芯片还多,为什么华为不这样做?因为以前华为太忙没空收,现在闲了下来,收入大幅降低,收专利费就要提上日程了。


在3月16日,华为知识产权部部长丁建新在《创新和知识产权白皮书2020》发布会上表示,华为将从今年开始,对5G专利收取使用费。高通的专利费是按比例收取的,多模5G手机大概是3.25%,一台4000元的手机,要向高通支付近130元的专利费。华为可比高通良心多了,对每部5G手机专利费的上限是2.5美元,折合人民币16元左右。


收专利费有多赚钱?根据华为官方的预测,预计2019-2021年知识产权收入达12-13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78-85亿元。华为2020年全年的净利润,也就646亿元。如果按照高通这个比例收专利费,一年收个几百亿元完全没问题。


尾语:期待华为手机王者归来


华为云最新人事变动:徐直军被任命为董事长,余承东为CEO


华为的转型是迫于无奈,手机业务只能是尽力保全,直到彻底无法再维持下去,去年卖掉荣耀,也是希望荣耀能保存实力,取代华为在手机界的地位。


在如此困难的环境下,华为依然表示P50系列和Mate50系列还是会继续发布,可惜的是,随着麒麟芯片越来越少,华为旗舰机一机难求的现象,只会是越来越严重。


在这里也期待华为能早日摆脱制裁的限制,能像三星那样,完成从设计芯片走向设计+制造的全产业链。若真能实现这个目标,华为手机肯定可以上演王者归来的一幕,哪怕这一刻要等到5年甚至10年后,相信届时还是会有不少用户愿意支持华为手机。

来源:钛媒体App/ITValue,机达人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