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三甲医院医生晋升后自曝:收受回扣50万以上,几乎全员参与回扣的行为

 听风暖     

没有人知道,一个正直盛年的三甲医院医生,为何要选择一个近乎同归于尽的方式,冒着葬送整个职业生涯,甚至是被定罪的风险,持续不懈地在社交媒体上“自曝”收受巨额回扣,直至在当地医疗圈,乃至整个社交媒体引起一场地震。

一位三甲医院医生晋升后自曝:收受回扣50万以上,几乎全员参与回扣的行为

来自:视觉中国


一、“塌方式的”和“全员参与的”


丰华医生最早一次“自曝”,可以追溯到3年前。


早在2018年,丰华就多次通过在百度贴吧发帖、在所在医院门前发放传单的方式,自曝自己和医院同事收受回扣。


现年41岁的丰华,于2008年取得执业医师资格证,今年已经是从医的第14个年头。


他的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都在国药同煤集团总医院——一家位于山西大同的三甲医院中度过。


根据丰华的自曝,“在此期间,我参与收受医疗回扣,保守估计在50万以上。”

一位三甲医院医生晋升后自曝:收受回扣50万以上,几乎全员参与回扣的行为

从丰华的自述中,大致可以勾勒出他最近两年多的自曝史:


2018年5月,丰华向同煤集团总医院医院纪委书记递交了实名举报信。后来持续约谈了十多次,递交相关证据材料。2018年8月25日早上,在医院西院5楼会议室里,丰华和几位同事一起接受了一次纪委的关于回扣问题的正式的调查询问,询问持续了1小时15分钟。


但这次调查“查了两年,没有任何结果”,失望之余,他转向了社交平台。


从2020年11月23日开始,丰华陆续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社交媒体上发布30多条相关视频。而且据他讲述,除了已发出的视频,还有多个视频因为平台审核原因未能发出。


在这些发出去的视频里,他大多时候面色憔悴沉重,重复讲述自己的经历和诉求。


讲述的主题大多都是他和他的同事、药师、主任、副院、正院参与收取回扣,因为参与的人数之多,他形容收取回扣的行为“可谓是塌方式的,全员参与的”。


他的诉求,则是希望彻查此事。


在丰华晒出的证据中,主要是一些记录回扣药品和金额的手写纸条。


但是这些发在抖音平台上的“自曝”同样未掀起太大波澜。


直到4月8日,发布在抖音的一条自述视频里,丰华第一次爆出了自己收受回扣的金额,保守估计在50万以上,一下将此事推到了风口浪尖。


截至目前,这条视频获得了5万的点赞,和5000多条评论。


在引爆了舆论后,山西大同市卫健委表示,已于4月10日派工作组介入调查,以“零容忍”的态度对待医疗回扣问题,一经查实,将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二、医生为何持续自曝?


丰华工作的国药同煤总医院,同时也是大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它的前身是大同煤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医院,原是一家厂矿医院。


2020年6月归属国药医疗公司后更名。医院开放床位超过2000张,是山西大同市规模最大的一家三甲医院。


据山西大同一位医疗圈从业人士透露,丰华此前是呼吸内科的主治医生,按时上下班,正常工作。丰华持续“自曝”的行为,始于和同煤总医院发生的一次冲突。


2018年前后,因在工作中和丰华产生不愉快,他被本科室一名护士投诉。这位护士的丈夫到医院和他发生肢体冲突,后来警方介入,最终的处理结果对丰华不利。


丰华觉得院方处理不公,将愤怒的矛头指向院方。


这场纠纷过后,丰华开始了持续近三年的自曝。


丰华的妻子也没能让他停下脚步,他的妻子也是一名医务工作者,在大同大学另一家附属医院工作。


据上述业内人士透露,同煤总医院的管理者曾经找过其妻所在医院的管理者,试图通过妻子劝丰华停止持续投诉。丰华的妻子表示无奈,承认此事对自己的家庭生活也影响很大,但认为这件事情的导火索确实是因为院方处理事情不当导致,自己无法劝说丈夫改变其行为。


同煤总医院的管理者为平息事态,曾提出调整岗位、提高待遇的行为。


八点健闻还从这位知情人士处了解到,丰华今年刚被评上副高职称——这对于医生而言,是一次极为重要的升迁。


但丰华依旧不为所动。


同煤总医院宣传科在后来接受媒体的采访中,认为丰华“性格偏激”。


去年疫情期间,丰华作为呼吸内科的医生投入了抗疫工作,期间一度停止了对医院的投诉。


很多相关人士因此松了一口气,以为这场持续了两年多的自曝终于“消停”了。但没有想到2020年11月,丰华又在抖音平台上发布“自爆收受回扣”的视频,最终成为热点事件。


在这些自述视频中,除了关键词“回扣”,丰华还多次晒出自己儿子的照片。他讲述了小学四年级的儿子在放学回家的路上遭遇的一次事故。当时,他被一辆人行道上逆行的摩托撞断了锁骨,事故发生40天左右,被定性为肇事逃逸,但之后的第二次判定却推翻了此前肇事逃逸的判定,丰华对此感到很不解,也感到很对不起儿子。


和同科室护士的冲突事件,以及儿子的交通事故究竟给这名41岁医生多大的打击,目前不得而知。今天八点健闻多次试图联系丰华本人,对方未有回应。


在丰华的最后一条视频自述里,他恳请官方的彻查,“在将来的日子里,如果我有机会继续行医,希望能够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行医,远离回扣,拒绝红包。”


三、公开的秘密


在社交媒体上,三甲医生自曝收受回扣的的总阅读量突破了3亿。


医疗问题是中国社会最复杂、涉及面最广的问题,在全民医保没有建立前的十几年中,看病贵和看病难是人们的心头大患。


哪怕在全民医保建立之后,中国病人自付医疗费用的比例仍处在较高水平。


因此,长久以来,与之相关的医疗回扣、红包等问题最易牵动公众的神经。


众所周知,中国医生的基本工资并不高,丰华从医14年,今年刚评上副高职称,之前一直是主治医生。主治医生的基本工资大约在4000~5000元左右,副高职称医生的基本工资在5000到6000元。


虽然不同地区不同科室的医生收入有一定差距,但是公立医院医生的阳光收入结构基本相同,都由基本工资和科室奖金两部分组成,两者的比例由于各地经济发展水平不一致差别较大。


以在上海的三甲医院为例,据八点健闻了解,内科主治医生的工资差别不大,基本工资几千元,科室奖金在一万元以上。以病房工作的奖金为例,主要根据收治的病人数、检查数、手术数量(内科也有小手术)来计算。


而丰华所在的山西大同,经济较为落后,同级别医生的奖金收入大概在三五千不等。


阳光收入以外,还有灰色收入。灰色收入的多少,和科室有较大关系。集采前,在骨科、心内科、肿瘤科等科室,耗材和药品回扣是一部分医生收入的重要部分。集采后,这部分收入已经开始大幅下降。


在丰华所在的呼吸内科,医生收入在所有科室中属于中等偏上水平。


丰华自述从医十多年,保守估计收取了50万元以上的回扣,但是一位医生向八点健闻直言,如果按10年50万元计算,每月4000元左右的回扣收入,在业内并不算很多。


据一位熟悉大同医疗系统的人士透露,在丰华所在的大同市,一位主治医生的所有收入(基本工资+科室奖金+灰色收入)是普通事业单位职工收入的两到三倍——大同普通事业单位人均工资收入在四五千元左右。


以科室或者医疗小组为单位收取药品、耗材回扣的模式,在医疗系统内部是公开的秘密。在“自曝”中,丰华指出他和他的同事、药师,主任、副院、正院都有参与收取回扣。


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原成都大学附属医院呼吸内科主任杨某收取回扣的案中,杨某就以呼吸内科为单位与医药代表商谈按呼吸内科药品用量收取药品回扣款。例如呼吸内科常用的注射用头孢西丁钠每支回扣14元、注射用血栓通每瓶回扣10元、盐酸溴已新葡萄糖注射液每瓶回扣1.5元。


2012年1月至2014年6月两年多时间,科室仅仅从这两位医药代表处,就收取了60万多万的药品回扣。但是回扣并不直接给到科室的其他医生,而是经主任等科室领导经商议后,每个月按照年资分给科室医生。至于如何分配,分配多少,则是主要看科室主任等科室的领导是否“慷慨”。


回扣问题由来已久,但症结却并不仅仅是医疗腐败问题那么简单。2020年发布在《卫生改革》上的一篇文献资料通过测算中国公立医院医生的工资水平,并将其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三类国家进行比较,发现中国公立医院医生的工资水平低于处于最低水平的社会保险国家。


“这反映出现行的公立医院的薪酬制度低估了医生的真实价值,医生的收入与付出不相符,导致医生必然通过一些“非正常途径”获取相应的收入,医疗服务市场出现以药养医、收取红包和诱导需求等不良现象。”文章总结。

来源:八点健闻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