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元饮品成长力拆解,一季度业绩强势回归,引领植物蛋白饮品行业

 菡璐     

养元饮品成长力拆解,一季度业绩强势回归,引领植物蛋白饮品行业


喜忧交织,往往最让人意难平。


4月25日晚,养元饮品披露2020年报和2021一季报。


2021年一季度,养元饮品营收22.37亿元,同比增长75.04%;归母净利7.39亿元,同比上涨40.42%。


大增之姿,值得肯定。但部分也“归功”于上年同期基数相对较小:2020年第一季度,其营收12.8亿元,同比下降48.78%;净利5.26亿元,同比下降38.16%。


而2019年第一季度,其营收24.95亿元,同比减少12.53%;净利8.5亿元,同比减少8.56%。换言之,目前业绩仍没恢复到2019年水平。


从此看,上述高增是否也没那么香?


01、成长困局疫情不能全背锅


聚焦2020全年,沉重感立增。


营收44.27亿元,同比下滑40.6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15.78亿元,同比下滑41.4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11.02亿元,同比下滑50.78%。


养元饮品成长力拆解,一季度业绩强势回归,引领植物蛋白饮品行业


对于营收下滑,养元饮品表示,产品销售旺季集中在中秋和春节,一方面2020年春节提前导致产品销售期减短,另一方面,受新冠影响,消费者减少甚至取消了聚餐和走亲访友,导致公司产品市场需求下降,致使报告期内销售收入同比下降。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2020年春节期间,和年末在河北的几波疫情,对主打过节礼品市场的养元饮品会有巨大冲击。


对比上半年的营收17.85亿、净利润7.07亿,其下半年业绩回暖不少,下滑态度有所收窄。


不过,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数据也显示,2020年1-12月,全国规模以上饮料制造企业营业收入3007.3亿元,同比下降8.6%;利润总额428.8亿元,同比增长0.5%。


一般而言,龙头企业抗风险力更强。为何同样的环境,养元饮品业绩下滑幅度大大高于行业水平?疫情能全背锅吗?


实际上,近年来,养元饮品业绩均算不上靓丽。


2017年,营收77.41亿,同比下滑13.03%,净利23.10亿,下滑-15.72%;2018年,营收81.44亿,增长5.21%,净利28.37亿,增长22.82%;2019年,再度营收、净利双降。前者74.59亿,同比下降-8.41%,净利26.95亿,下降-4.99%。


加之2020年再次营利双降,可以说,除了2018年登A年报首秀外,其余三年业绩均呈跌态。甚至外界舆论发出,六个核桃卖不动了的感叹。


其实,养元饮品也有高光时刻。


早在2010年,其凭借“经常用脑,多喝六个核桃”广告,火遍大疆南北,以6000万营销费,拿下15亿元的销售额。


2015年,养元饮品营收到达91.17亿元的历史最高,与此同时,销售费9.21亿元,其中广告费2.8亿元,也再创新高。


但也是最后荣光,此后营收开始震荡下行,净利在2016年达到27.41亿后,一路走低。截止2020,营收已较2015年腰斩,净利缩水约4成。


显然,王者养元饮品早已陷入成长困境。


02、单一化桎梏天花板效应几何?


归根结底,“伤”在自身“顽疾”,比如产品种类单一化。


细分业务,2020年主营的核桃乳,收入约43.66亿元,同比下滑41.41%,毛利率减少4.78%;功能性饮料业务的营收5765.63万元;其他植物饮料营收115.51万元,同比下滑幅度为72.16%,毛利率减少19.99%。


核桃乳营收占比高达98.67%,依赖性可见一斑。


拉长维度,更扎眼:2014年,核桃乳销售收入占主营收入比重为94.90%,2016年变为97.01%,2018年升至98.48%,2019年高达98.9%。大单品效应浓郁。


养元饮品成长力拆解,一季度业绩强势回归,引领植物蛋白饮品行业


另一厢,近年植物蛋白行业并不算景气。


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显示,2014年以来植物蛋白饮料行业持续负增,2016年增速降至-5.63%,2017年降幅收窄至-3.63%,特别是非豆奶类拖累植物蛋白行业整体下滑。


据Wind数据,养元饮品在植物蛋白饮品市场份额位居国内第一位,约占总份额18.6%;第二名的是椰树,市场份额约14.7%;第三名露露约10.8%。


自然,行业颓势对王者养元饮品不是好消息。


养元饮品成长力拆解,一季度业绩强势回归,引领植物蛋白饮品行业


在业绩报告中,可能面对的风险时,养元饮品也提及了市场竞争加剧、产品种类单一的情况。


从产能看,养元饮品有三个自建工厂,总部70万吨、安徽滁州50万吨、江西鹰潭24万吨,另有两个委托工厂,河南40万吨、四川简阳30万吨,总共214万吨的产能。


而核桃乳产品产量从2017年的82.28万吨降至2020年的43.76万吨;销量从82.92万吨降至48.72万吨,销售收入从76.19亿元降至43.66亿元。以2020年为例,产能利用率约22%,天花板效应几何?六个核桃是否有些卖不动呢?


然在销售费用上,养元饮品从未吝啬过。2014年销售费8.57亿元,2017年10.73亿元,2018为10.32亿元,2019年为10.74亿元,整体销售费用率14.4%。


据不完全统计,在2015—2019年期间,养元饮品冠名了《挑战不可能》、《好好学吧》、《最强大脑》等知名综艺。2020年,养元饮品入选“CCTV品牌强国工程”。同时重磅发力各大地方卫视,冠名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时间的朋友》等。


高企广告费,算是养元饮品的标签化话题。2019年,养元饮品10.74亿元销售费中,广告费高达约3.77亿元,市场推广费2.03亿元。


不过,2020年,养元饮品销售费用6.04亿,同比减少43.76%,广告费约1.75亿元。


养元饮品表示:“公司预判疫情会抑制部分消费需求,故暂停了部分广告投放,所以2020年年度较上年同期广告费用大幅减少。”


那么,2021年的后疫情时代,其销售费用又会怎么走?


与豪横销售费用相比,研发费用较为寒酸。


2014年至2016年,其研发费用占比不到0.09%。2017-2019年分别为0.14%、0.26%、0.76%。2020年,养元饮品研发费用为5919.99万元,同比增长4.59%,持续增长,值得肯定。但仍仅占营收的1.34%。


乳业高级分析师宋亮指出,在一个向高品质发展的时代,企业应以研发为核心,以高品质原料为基础,真正满足市场需求,提供更好营养价值,以及口感更好的产品。从而摆脱同质化,这样企业才有出路。


面对困境,养元饮品也进行了诸多努力。比如加速开拓全国市场,经营模式是将产品通过卖断方式直接销售给经销商,再由经销商分销。


然而,过分依靠线下经销商,让其在疫情期间受到不小损失,存货积压严重。财经网2020年6月曾报道,北京某大型超市销售的养元饮品旗下六个核桃的3款单罐装单品、一款组合装及4款箱式礼盒装产品生产日期较老:日期多为去年11月-12月生产,个别高端礼盒甚至为去年9月生产。


养元饮品也表示,公司产品的具体种类较多,有核桃乳、核桃咖啡乳和大豆核桃乳等,但公司产品主要属于以核桃仁原料为主的植物蛋白饮料,并且核桃乳是其中的主要产品。因此,从产品种类来看,公司产品种类较为单一。从长期看,随着公司对市场拓展力度的不断加大,公司销售市场的广度、深度都得到挖潜,市场占有率不断提高,公司可拓展的市场空间将相对缩小,会对公司销售收入的持续快速增长形成一定制约。此外,目前,承德露露、伊利、蒙牛等知名品牌均已进入核桃乳行业,公司面临市场竞争加剧的风险。


显然,养元饮品对隐患也心知肚明。只是,知易行难,该如何破局呢?


03、什么更香?


年报中,养元饮品表示,2021年,公司将不断强化科研创新能力,引领植物蛋白饮品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同时,在个性化、健康化的消费大潮下,全面布局新产品、新品类、新品牌。


字斟句酌,养元饮品的突破信心、成长决心跃然纸上。三新战略,值得肯定。


正如所言,往前看,其推新动作也不断。


2019年,推出针对学生的无糖易智状元、针对儿童的智汇乐源、针对老人的无糖六个核桃等;2020年8月,养元饮品公告:与泰国天丝授权的广州曜能量饮料有限公司达成合作,养元饮品负责红牛安奈吉长江以北的独家运营。


不难看出,养元饮品正努力摆脱对六个核桃的依赖,触及各个不同年龄段的消费人群。


只是,这个藩篱好破吗?


从2020年财报数据看,效果并不显著。以六个核桃为主的核桃乳收入仍然占比高达98%以上。


宋亮表示:“对于养元这样一个做惯了大单品的企业来说,当你大单品正旺的时候如果你推出细分品牌的话,应该会很好,应该会很好的承接,但是养元错过了两年到三年的时间。加上其他饮料企业都在推细分产品,这种情况下,养元饮品没有任何竞争优势。”


“市场上同质化产品越来越多,六个核桃这种大单品的门槛较低,易被其他品牌仿制和超越。此外,六个核桃没有做进一步的升级和改善,推出一个能引领市场的新品类。在这种停滞不前的情况下,当竞争对手或其他产品不断追上时,养元的业绩肯定是下滑的。”宋亮说。


可谓字字点题、一语中的。


值得一提的是,养元饮品当前也在拓展高端市场。


养元饮品成长力拆解,一季度业绩强势回归,引领植物蛋白饮品行业


3月28日,养元饮品就发布了高端新品六个核桃“2430”。公司还在拓展植物奶品类,目前已推出“每日养元植物奶”,切入新赛道。


不过,赛道竞品也不少,承德露露、伊利集团、蒙牛等已有多种产品入市,且随着外资品牌Oatly入局,养元的高端破局前景如何,还不好说。


更玩味的是,2018-2020年末,公司在职员工数量分别为2307人、2188人和1956人,减员明显的是生产人员和销售人员。


养元饮品成长力拆解,一季度业绩强势回归,引领植物蛋白饮品行业


一边开拓新品,一边减销售和生产人员,是否有些矛盾?决心魄力几何呢?


另一厢,股东回报率上一直不手软。2018年,养元饮品现金分红22.6亿元,2019年分红约21.09亿元,分别占当期净利润的79.66%、78.25%。


据投中网数据,2019年,实控人姚奎章及高管范召林、李红兵三人直接及间接合计持有养元饮品53%股份。这意味着,11.2亿分红流入其腰包。


2020年,现金分红力度再次加大,拟派发现金红利151,859.23万元,比例达96.24%,基本上分光了当年利润。


不过,基于2020年报,养元饮品基本每股收益1.25元/股,对照披露日收盘价27.05元/股(前复权价),市盈率约21.64倍,依然低于全球饮料行业中位数28倍左右。


截至2020年底,公司货币资金1.49亿元、银行理财产品102.38亿元,合计103.87亿元。同期,公司无有息负债。


但其经营现金流已连降7年。2013年为26.45亿元,2014年至2020年分别为25.35亿元、25.28亿元、24.03亿元、21.33亿元、20.64亿元、16.71亿元、10.81亿元。


大笔分红、大笔理财,日子足够豪横。只是面对上述业绩、产品、市场、研发等表现,这些做法是否太过乐观、甚至安逸了?危机性几何、急迫性几何?是否有损其成长性?查漏补缺是否更香?


大意失荆州,骄傲失街亭。放眼饮品快消业,高迭代、强竞争已是刀刀见血。现调、现榨、现磨饮品成为消费新宠,冷链乳酸菌饮料、功能型饮料也在大行其道。


即使王者,也无躺赢可能,也无多少试错空间。个中取舍,考验姚奎章亦或养元饮品的大智慧。

来源:首条财经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