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t自动驾驶悲情落幕,六年前过于乐观了

 终身不愈     

2016年对于Lyft来说,是发展快速的一年。对自动驾驶领域也是,人们对技术和不久后的应用都充满着期冀。


Lyft自动驾驶悲情落幕,六年前过于乐观了


那一年9月,当Uber开始在匹兹堡用无人驾驶汽车实验接送乘客时,Lyft的联合创始人John Zimmer在Medium上写了一篇长文进行回应。在那篇文章中,Zimmer表示:2021年,Lyft的大多数出行服务将由自动驾驶汽车来接客。到2025年,甚至私家车都会成为过去。在他看来,共享汽车有望正式取代私家车,而自动驾驶是全世界科技圈百年一遇的机遇。


在当时,站在2016年的我们,觉得这些理想看起来相当饱满。但回头却发现,Lyft和我们都过于乐观了。连同对手Uber的自动驾驶梦也一样被骨感的现实击打得粉碎。


一场“兴奋”的出售


打开Lyft自动驾驶Level 5的页面,上面赫然用“令人激动的新闻”开篇,和大家公告了其业务被收购的消息。

Lyft自动驾驶悲情落幕,六年前过于乐观了

本周,Lyft和Toyota对外公布表示,Lyft即将出售其投入巨资研发多年的自动驾驶业务给丰田。


实际上,接手Lyft的是丰田旗下的子公司Woven Planet Holdings。被收购部门全名Lyft自动驾驶部门Level 5。


收购价格为5.5亿美金。这笔收购金并不是一次性付清。今年内,丰田会向Lyft支付2亿美金,剩余3.5亿美金将在未来5年内付清。


这次收购涉及的自动驾驶部门300多位员工也将随着收购案的落幕,成为Woven Planet的员工。收购前,Woven Planet团队规模大约在900人左右。


“这是我们把自动驾驶人才团队组建起来的第一步。显然,研发技术和开发产品都离不开人才,这就是这次收购最大的意义。”Woven Planet的CEO James Kuffner对收购发表个人看法时说。


在一份对外公告中,Lyft表示这一收购结束,Lyft每年至少节省1亿美元日常开支,将有望摆脱疫情带来的亏损。整个交易将在今年第三季度完成。


简单来说,Lyft终于抛掉了这个只烧钱,但却多年来看不到回报的“包袱”,至此,Lyft的“自动驾驶”梦终于结束。


梦碎的绝对不止Lyft自己。更早对自动驾驶投入热情和资金的Uber也一样在同一块石头绊了脚。2020年结束前,Uber将其自动驾驶部门出售给了另一家自动驾驶公司Aurora。Aurora的创始人曾经是谷歌无人驾驶项目前负责人。


至此,两家共享汽车公司在经历坚持不懈的多年奋斗后,终于退出了自动驾驶研发的舞台。


Lyft自动驾驶这些年


如果因为Lyft放弃了自动驾驶业务就认为它曾经彻底失败,对它付出的努力,以及在这个领域获得的成就是不公正的。


在John Zimmer在Medium发表了文章开头那篇自动驾驶畅想后一年,Lyft于2017年夏天正式成立了自己的自动驾驶Level 5部门,并重申2021年将是大部分共享汽车采用自动驾驶的一年。


同一年,他们在美国硅谷寸土寸金的Palo Alto购置了5000平米的工厂,并开始招聘自动驾驶相关富有经验的工程师加入团队。


2018年初,Lyft在当年的CES上,联合Aptiv做了一场让普通参会者体验自动驾驶的线下大规模活动。


Lyft自动驾驶悲情落幕,六年前过于乐观了


当时包括《纽约时报》、《The Verge》等媒体的记者悉数体验并报道。


在当时的体验视频中,体验者乘坐的是宝马汽车。和很多自动驾驶公司公众体验尽量避开人流密集地区不同的是,早期的Lyft体验让乘客在人流攒动的拉斯维加斯Strip大街上行驶。整条街汇集了美国最知名的赌场。


视频中,司机在Strip大街上大部分时间手都不在方向盘上,任由汽车自己识别周围的路况行驶。


Lyft自动驾驶悲情落幕,六年前过于乐观了


回看当时的报道,大多数体验者都给出了相当高的评价。


同样是这一年,Lyft又在自动驾驶领域迈出了一大步———以7200万美金高价收购了一家增加现实创业公司———Blue Vision Labs,从而加快它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发展速度。


到2018年,Lyft已经获得Lyft加州公共道路测试许可。值得注意的是,Lyft的Level 5自动驾驶意味着汽车可以处理所有条件下的自动驾驶,和特斯拉的辅助驾驶完全是两个层面的事情。


这一年,它的对手发生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故。2018年3月19日,Uber自动驾驶汽车在美国亚利桑那州Tempe市撞死了一位过马路的妇女。


这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例自动驾驶汽车撞人致死的案件。仅一个月前,Uber刚刚输掉了和Waymo为期一年的自动驾驶纠纷案。之后Uber暂停了超过半年的自动驾驶上路测试,进入了自动驾驶研发低谷。


但哪怕是低谷过后,它的研发、测试数据积累仍然碾压Lyft。


到2019年末,Lyft每季度自动驾驶里程是半年前的四倍。根据Lyft向DMV提供的行驶数据看,其2019年一共有19辆自动驾驶汽车行驶在街道上。从2018年底到2019年底,Lyft自动驾驶行驶里程4.3万英里。


同一年,Waymo行驶600多万英里。Uber的自动驾驶团队已经有超过1000名员工以及250辆上路行驶的自动驾驶车辆。


可以说,Lyft一直算不得自动驾驶领域的佼佼者。当时Lyft对外表示,他们正在用大量的模拟测试来弥补道路测试数据的不足。


2020年疫情爆发,它的对手Uber挣扎过后将自动驾驶业务出售给Aurora。作为交易的一部分,Uber向Aurora投资4亿美金。自此,Uber宣告自动驾驶研发成为历史。


这一年,Lyft的自动驾驶团队员工人数大约为400人,分布在美国硅谷、德国慕尼黑、英国伦敦等等。


但最终由于疫情带来的业务亏损,让Lyft也无法烧钱继续“自动驾驶”的梦想,最终也在本周正式宣布出售其自动驾驶业务。


可以说,Lyft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大量推进都在数据、研发、测试以及各种线下活动,但这种规模距离曾经2016年,其创始人口中的“大规模应用”和取代普通汽车还有极其漫长的距离。


无论对于Uber还是Lyft,他们将大量的未来一度押宝在自动驾驶,但同时在一直无法盈利的情况下,他们又不得不在这个多年来无法带来营收的未来上大把烧钱。


除了Uber和Lyft业务分拆出售的命运外,其他大多数自动驾驶研发公司至今都拒绝给出明确的商业化时间表。


对于如此烧钱的自动驾驶行业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的信号。而更多在硅谷的科技圈人士,也并不像2015年到2019年那样,对101高速上短期内能跑满自动驾驶汽车抱有极大的期望。


人类那个再也不用自己开车的梦,还得需要更漫长的努力才可能实现。

来源:硅星人/Lianzi、Vicky Xiao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