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爆发性出游复活了旅游业,乡村高端民宿一房难求

 夏日樱花     

五一小长假似乎“复活”了旅游业。携程发布的五一黄金周预测报告显示:五一小长假有望迎来“爆发式出游”,今年旅游人次有望突破2019年五一水平,达到2亿人次。


作为旅游行业的重要一环,民宿业也重新回到高速车道。小猪民宿平台的官方数据显示,五一期间,平台预定订单量较清明节增长1.6倍,相较于2019年同期增幅近180%。


在后疫情时代,为了适应更多元的消费需求,民宿行业也在悄悄升级,植入网红元素,开辟衍生业务,比如泡温泉、挖螺捉鱼、萌宠喂养、玻璃教堂拍照等……以往,这些可能在不同景点才能体验到的项目,可能在你入住民宿时,就能轻松获得。


随着民宿行业全面复苏,从生死线上走过一遭的民宿从业者们,又将进入怎样的新战场?


1、民宿高端化


沉寂了一年的民宿行业,终于摆脱了疫情的阴影,迎来了“阳春”。

五一爆发性出游复活了旅游业,乡村高端民宿一房难求


今年在瑞丽疫情发生之前,云南民宿已经出现复苏的苗头。“3月是旅游淡季,但是西双版纳、丽江等城市已经出现一房难求的现象,这很难得。”町隐民宿学院创始人刘汉捷表示。


“与去年相比,清明节期间,我们平台上民宿的订单量增幅在510%左右,预定情况也已超过2019年同期。”小猪民宿公关负责人黄伟也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五一期间,民宿的预定情况更为火爆。小猪民宿平台的官方数据显示,五一期间,平台预定订单量较清明节增长1.6倍,相较于2019年增幅近180%。


其中,乡村民宿的预订情况较为乐观,“3月的环比增长在300%左右。”黄伟称。


疫情期间,跨省旅游一度被暂停,并且考虑到旅游安全问题,近郊旅游正成为大多数人的出行选择。今年,这一习惯也被延续下来。“很多用户发现,城市周边也有很多值得探索的地方。”民宿从业者高凡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乡村振兴政策的出台,也加速了乡村民宿的发展。


“小猪民宿是做城市民宿起家,2018年,平台上20%的订单量来自乡村民宿,80%来自城市民宿。2019年,乡村民宿开始呈现爆发式增长。”黄伟表示,目前,小猪民宿的乡村民宿业务占比已经在35%左右。


“因为短途旅行变多,不需要提前规划,用户出游也变得更加偶然。”高凡看到,很多用户都是在出游前一两天才预订民宿,而不是像之前那样提早准备。


在出境游还未开放的背景下,有相关需求的消费者只能在国内寻找替代的目的地。在这些中高端用户的推动下,高端民宿也趁势崛起。


今年4月,小猪民宿联合飞猪“超级品牌日”活动,推广云南腾冲的高端民宿套餐。“6000多元2晚的民宿,上线当天即售罄,共卖出750份。”黄伟表示,“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交易量。”

五一爆发性出游复活了旅游业,乡村高端民宿一房难求


图/小猪民宿推广的云南腾冲高端民宿


用户在旅游消费上不断升级,对民宿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这时的民宿也不再只具备住宿功能。


斯维登相关负责人也看到,过去很多消费者外出就是在景区游玩,但是疫情之后,出游不再只是为了娱乐,而是已经变成一种生活习惯。“在浙江安吉,不少本地居民会在周末租间民宿,只是为了找个有青山绿水的地方打打牌。”


另外,年轻人对网红民宿也情有独钟。在抖音上,账号“民宿大叔”介绍了浙江安吉的一家网红民宿。这间民宿只有一间房,面积近200平米,落地玻璃窗外就是山林,风景宜人。凭借这些特点,这间民宿全年入住率达到100%。

五一爆发性出游复活了旅游业,乡村高端民宿一房难求


图/“民宿大叔”介绍的安吉网红房


“很多人出游本身就带有炫耀的目的,加上在家憋了一年,难得有闲暇时间外出,他们对体验更为看重,因此会倾向于寻找有品质、有度假属性的民宿产品。”刘汉捷说道。


2、打造爆款民宿


民宿从业者也敏锐地捕捉到了用户需求的变化,并迅速做出改变。


原因在于,一些传统的民宿客栈在疫情之后经营乏力,面临着生存难题。“云南有一万多家客栈民宿,都深陷经营困局,在新媒体时代,他们需要找到适合传播的点,从而解决经营难题,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刘汉捷称。


若非如此,他们面临的将是被淘汰的命运。民宿业的调整和升级,可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幸而,很多民宿品牌体量小,调整起来灵活度高,新建民宿的周期也较短。看到行业的新趋势之后,从业者开始根据客户需求以及新媒体传播属性,专门定向化生产或改造民宿产品。


“有从业者从民宿设计之初,就已经考虑到后期的运营与营销。所以他们在设计民宿时就植入了网红元素。”刘汉捷表示。


他在广西启动的民宿集群“在野宿集”项目便是如此。“客房装修得有一种野奢范,极具辨识度,公共区域打造下沉式书吧,屋顶有泳池,房间也带独立泳池并一直延伸到河面上,河边还在修建玻璃教堂,很适合打卡拍照。”

五一爆发性出游复活了旅游业,乡村高端民宿一房难求


图/“在野宿集”项目里的下沉式书吧


对于已有民宿,民宿主也加入了适合打卡的装饰、设计等。“比如大理海边的民宿老板们,根据各自的预算能力,打造了网红秋千、湖边泳池、天空之镜等景点。”刘汉捷称。


如果说以前民宿主关心的是选址、运营,那么现在,如何开拓衍生业务,打造爆款产品,已经成为他们更为关注的重点。


除了内容营销之外,从业者们也在民宿产品的服务延伸和产品体验上下了功夫。


“比如,很多民宿产品还包含了挖螺捉鱼、萌宠喂养、手工课程制作等住宿外的项目,这也符合部分亲子家庭的出游需求。”黄伟称,“同时,民宿主也在售卖当地特色农副产品、手工艺品等周边产品。”


斯维登相关品牌负责人也看到,今年,消费者对民宿配套设施的需求更为强烈。“比如同样一个旅游目的地,带温泉的民宿比不带的出租率更好。”


其实,开辟衍生业务现象从2019年就已出现,疫情只不过是加速了它的进程。另外,民宿行业早已是红海市场,行业竞争的加剧也倒逼从业者必须提早打造产品和服务护城河。


“以前,民宿行业更像是靠天吃饭,依靠景区核心商圈就能有稳定的客流,但是现在,优质民宿商家越来越重视内容营销以及自身产品丰富度,并将品牌推广和媒体渠道营销作为新的运营内容。如果不做改变提质升级,民宿主在缺乏竞争优势的情况下就会面临淘汰的可能。”黄伟解释道。


看到趋势并顺应它,是每一个民宿从业者应该具备的本能。


3、标准化or个性化?


不过,民宿复苏,并不意味着从业者没有后顾之忧。事实上,行业内还存在诸多待解难题。


“2020年之前,民宿行业处于快速发展阶段。疫情发生以后,民宿主突然发现,自己目前面临的不再是赚钱多少,而是能不能挣钱、甚至是否会大量亏损的问题。”斯维登相关负责人表示。


民宿行业特殊的一点在于它具有成本边际效应,房源数量与成本的关系呈U形曲线。在某个临界点之前,房源越多,成本越低,但是一旦超过这个临界点,成本就会相应增加。


“比如,20套房源时,2、3个员工就能搞定,但是当房源增加到200套时,人手需要增加,成本大幅提升,收益率减少。”斯维登相关负责人称,“除非运用技术手段,标准化运营,才能将成本摊薄。”


疫情冲击、流量见顶、成本增加,种种问题都促使小玩家开始理性地思考未来的出路:是继续独立经营,还是加盟大品牌。


据斯维登相关负责人透露,很多小房东都会找他们谈品牌加盟。


民宿独立运营的成本更高,从民宿选址、装修,到获客和运营都需要亲力亲为,且规模有限抗风险能力差。而加盟大品牌则省去了打造品牌和积攒原始流量的功夫,成本相对较低,但品牌化则意味着打造爆款的难度更高。


这两条路径也成为摆在民宿主面前的两难选择。

五一爆发性出游复活了旅游业,乡村高端民宿一房难求


图/斯维登的民宿


不仅如此,民宿行业还有迄今无解的难题,即如何实现标准化?


民宿扩张的前提就在于标准化,这也是未来的趋势,不过目前标准化的实践之路并不算顺利。


文旅新媒体平台“劲旅网”内容负责人陈杰表示,酒店之所以能标准化,是因为房型、设计、物品摆放等相对统一。而民宿的房型、装修却不尽相同,很难标准化。这种不同会将酒店中的很多问题放大,比如对于清洁卫生问题,酒店连分为多少步骤、操作顺序都规定得清清楚楚。


民宿却无法做到这一点。“例如,某间民宿屋顶的吊灯上,装饰着100个小水晶,是否要擦拭它们呢?如果不清理,一两个月下来都是灰尘;如果规定清理,其他房间又没有这种吊灯,无法实现标准化操作。”


因此,目前的民宿只能从细节上实现部分标准化,比如洗漱用品、灯饰、装修等。但是,统一的物品、装修、设计等,势必会牺牲部分个性化。


天平的两端,难以平衡。“这也是情怀与工业化之间的冲突,要想扩大规模,只能标准化。”陈杰称。


平台方也会制定规则,对从业者进行约束和监督。“比如过去除了房费,房东还会收清洁费,各家收费不等,后来平台方就取消这个费用,用户看到的就是标准的房费。”高凡介绍,再比如,一间民宿能住几个人,是否能够洗澡、做饭,配备哪些设施,房东都要标清楚,跟酒店一样。


当然,这些行业顽疾并未一朝一夕就能改变,从业者也在持续探索破解之道。不过,问题的暴露与解决,也清晰地传达出一个信号:民宿行业的草莽气息已经褪去,精细化运营正在成为主旋律。


来源:创业最前线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