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鸟被取消上市地位将退市 一代“鞋王”缘何“折翼”?

来源: 中国基金报、财联社

被称为“中国真皮鞋王”的港股上市老牌鞋企——富贵鸟迎来“至暗时刻”。8月12日,公司披露的最新消息显示,公司股份的最后上市日期将为2019年8月23日,而股份上市地位将于2019年8月26日上午九时起取消。


富贵鸟被取消上市地位将退市 一代“鞋王”缘何“折翼”?


富贵鸟在港股上市不超7年时间。记者了解到,“富贵鸟”创立于1991年,在1995年开始生产男装皮鞋、1997年将生产线扩张至女鞋;公司员工人数曾接近1万人,超3000家门店遍布全国,还聘请中国国家女排主教练陈忠和、陆毅作为品牌代言人。2013年,富贵鸟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


此前,富贵年停牌近3年。期间,富贵鸟营业额和利润跌跌不休:从近30亿的营业额跌至2017年中的不足5个亿,净利润也由盈转亏,并随后无更新。公司表示,主要由于股份暂停买卖,并且有尚未偿还债务,影响业务经营。而资料显示,富贵鸟负债至少42.29亿元。


富贵鸟被取消上市地位将退市 一代“鞋王”缘何“折翼”?


富贵鸟被取消上市地位


停牌近3年,昔日“鞋王”富贵鸟复牌计划失败后,将计划取消上市地位。


8月12日,富贵鸟发布公告称,2019年8月9日,联交所向公司发出函件,告知公司股份的最后上市日期将为2019年8月23日,而股份上市地位将于2019年8月26日上午九时起取消。公司现正寻求法律意见并可能根据上市规则第2B章就取消上市地位决定提交上市覆核委员会作进一步及最终覆核。


此前,富贵鸟已发布公告表示,由于股份暂停买卖,并且有尚未偿还债务,影响业务经营,公司正在破产重整,根据破产重整的进度安排复牌计划。


曾从4万元做到“中国真皮鞋王”


富贵鸟的故事要从创始人林和平说起。


林和平出生于1957年,从小家庭经济条件就很差,10岁时,林和平就辍学帮助父母干农活。1976年,村里村民一起兴办了瓦窑农业社,林和平就在就农业社里担任出纳,并在1982年被选为厂长。


1984年,富贵鸟创始人林和平拿着仅有的4万块钱,跟19个堂兄弟一起创立了石狮市旅游纪念品厂,也就是富贵鸟集团的前身。磕磕碰碰中坚持了5年,最终持股的只剩下以林和平为首的4个堂兄弟。


痛定思痛后,4个兄弟伙开始改变战略,致力于生产鞋类产品,并注册了“富贵鸟”商标。


1990年,富贵鸟就接到第一笔一万多双鞋子的出口订单。当时工厂的车间是由一个破瓦窑改成的,一天最多生产一百双鞋。没想到在这样的生产条件下,林和平做到如期交货、保证质量,调整后的企业第一年就实现“开门红”,当年卖出了10万双休闲皮鞋,相当于年计划产销量的10倍。


1991年,“富贵鸟”正式创立,且在1995年开始生产男装皮鞋、1997年将生产线扩张至女鞋。1998年至2012年期间,公司的皮鞋产品多次荣获“中国真皮鞋王”、“中国驰名商标”以及“最具市场竞争力品牌”等多项称号及奖项。


这个时期,富贵鸟还请了中国国家队女排主教练陈忠和、明星陆毅作为品牌代言人,更加扩大了知名度。根据行业报告,以2012年的零售收入计算,公司是全中国第三大品牌商务休闲鞋产品制造商及第六大品牌鞋产品制造商。


2013年12月,富贵鸟在香港主板挂牌上市。上述弟兄4人占股持股比例为68.9%。


停牌前,富贵鸟股价报3.88港元/股,总市值51.89亿港元。


2016年停牌,营收和业绩遭遇滑铁卢


富贵鸟自2016年9月1日起公司股票停牌,富贵鸟称由于需要额外时间完成编制供载入中期业绩等,董事会延期及2016年中期业绩也延迟刊发,从此投资者陷入了漫漫复牌等待。


实际上,按照香港交易所上市新规,富贵鸟从去年就因长期停牌收到“警告”,并预计如果到2019年7月31日公司还未达成经修订复牌条件、恢复股份买卖,香港交易所将建议上市委员会开展取消公司的上市地位。


此前,富贵年停牌近3年。期间,富贵鸟营业额和利润跌跌不休:从近30亿的营业额跌至2017年中的不足5个亿;净利润在2016年净利减少超50%至1.95亿,2017年上半年,由盈转亏,并随后无更新。


富贵鸟被取消上市地位将退市 一代“鞋王”缘何“折翼”?


与同业相比,目前处于垫底状况。


富贵鸟被取消上市地位将退市 一代“鞋王”缘何“折翼”?


公司表示,主要由于股份暂停买卖,并且有尚未偿还债务,影响业务经营。


员工从1万迅速减半,传一半车间停工


而从公司员工人数来看,公司顶峰期员工接近1万。自2013年上市后发布的完整年报发现,富贵鸟的员工数量一直呈下降趋势,2014年6月30日,公司拥有全职员工数量为5729人,到当年年底,这一数字减少至5170人,再到2015年12月31日,公司共聘用4401名全职员工,而目前2017年数据尚未公布。


而去年,有媒体实地考察富贵鸟的厂房,发现一半厂房停工。


负债超40亿元


业绩连年下滑,甚至出现净亏损,富贵鸟不得已开始向外借债。但富贵鸟的信用等级已一路由AA下调到CC。CC级表示“在破产或重组时可获得保护较小,基本不能保证偿还债务”。


富贵鸟被取消上市地位将退市 一代“鞋王”缘何“折翼”?


但富贵鸟经营每况愈下,让其债券价格一度雪崩,去年3月1日,14富贵鸟深度下跌83.14%,次日再度下跌14.29%,3月5日和6日又分别下探12.53%和34.76%。仅仅四个交易日,该只100元票面价值的产品从每单位103.8元急挫至8.56元,而91.75%的累计跌幅,一举创造出中国资本市场史上最低价公司债产品纪录。


一大批公募基金,券商等机构投资者因债券暴跌而踩雷!


截至目前,上述三只债券,其中16富贵01以及14富贵鸟两只债券都已实质违约。


作为债权受托管理人的国泰君安在去年2月份发布公告称,富贵鸟及其子公司存在大额违规对外担保事项及资金拆解事项,截至2018年2月28日,富贵鸟资金拆借金额合计至少42.29亿元;发行人至少存在49.09亿元资产金额可能无法收回。截至2017年12月31日,发行人可动用的活期存款及流动资金不足1亿元,若发行人回售日前无法对相关资产收回并变现,则回售资金兑付将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一代"鞋王"缘何“折翼”?


在业内人士看来,富贵鸟“折翼”与其将触角伸向金融业不无关系。


2015年5月初,富贵鸟以1000万美元战略投资深圳中融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旗下的线上P2P平台共赢社。据了解,共赢社自2017年4月24日发布最后一次还款公告后便再无更新,该平台已停止运营。


同年10月,富贵鸟入股叮咚钱包,成为后者大股东。公开资料显示,叮咚钱包运营主体是深圳中融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8月20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富贵鸟通过其旗下子公司间接持有中融资本80%股权。除此之外,富贵鸟还有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石狮市富银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由于支持公司业务转型等需要,富贵鸟于2015年4月发行公司债“14富贵鸟”(代码122356),发行总额8亿元,期限5年。随后,其还发行了公司债16富贵鸟SCP001(代码011698173)4亿元,16富贵01(代码118797)13亿元。


“目前很多鞋服企业都面临跨界过多、无暇顾及主业的情况。富贵鸟把精力放在自身并不擅长的金融上,本就具有风险。另外,民营企业融资成本较高,很难获得大额资金支持,仅靠其自身很难维持较为激进的跨界。”鞋服行业独立分析师、上海良栖品牌总经理程伟雄告诉财联社记者。


事实表明,跨界金融业务确实为富贵鸟埋下了祸根,该公司此后便陷入合同纠纷、欠债危机中。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11月,福建晋江福兴拉链有限公司向法院起诉富贵鸟,请求判令富贵鸟支付福兴公司货款5.67万元;同年12月,佛山市南海匠新鞋业有限公司起诉富贵鸟,请求判决富贵鸟清偿货款56.81万元及利息。上述两起案件开庭时富贵鸟都没有答辩,受理法院均判富贵鸟向原告支付货款。


从具体数据上来看,“14富贵鸟”的价格自2018年3月以来便不断走低。当年3月1日,富贵鸟债券大跌,由103.8元跌至17.5元,跌幅达83.14%;3月7日,其债券价格跌至8.56元,虽然“14富贵鸟”随后价格有所回升,但始终在22元左右徘徊,直至3月22日再度暴跌。


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于2018年2月披露了《东方金诚关于下调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主体及“14富贵鸟”信用等级的公告》,将富贵鸟主体信用等级下调至CC级,维持评级展望为负面,同时将“14富贵鸟”债券的信用等级下调至CC级。CC级意味着“在破产或重组时可获得保护较小,基本不能保证偿还债务”。


而据2018年3月初国泰君安的报告,富贵鸟至少存在49.09亿元的资产金额很可能无法收回,包括货币资金1.65亿元、应收账款2亿元、存货2亿元、其他应收款42.29亿元、固定资产1.15亿元。目前,富贵鸟债务总额约30亿元,包括“14富贵鸟”本金8亿元及相应利息、“16富贵01”本金13亿元及相应利息、银行贷款约5亿元,其他经营性负债约3亿元。


在债务压力下,富贵鸟曾两次提出重组方案,但最终都未通过。如今,重组失败的富贵鸟只能落得退市的结局。


拥挤的“金融路”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传统服装企业对于金融业务似乎青睐有加。除了富贵鸟之外,雅戈尔、杉杉股份、步森股份等在金融行业均有涉足。


服装、地产以及投资业务是雅戈尔拉动业绩增长的三驾马车,过去一段时间里,雅戈尔也确实靠投资业务获利颇丰。但是,近年雅戈尔也频繁出售金融资产,欲回归服装主业。2018年11月15日晚间,雅戈尔发布公告称,其已于2018年9月7日-11月15日处置金融资产,交易金额合计为14.22亿元,占2017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5.83%,产生投资收益6593.93万元,净利润4945.45万元(未经审计),占2017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16.67%。


此外,2018年4月13日-9月6日期间,雅戈尔还出售了中信股份、宁波银行可转债等金融资产,交易金额约为2.28亿元。


“其实此前美邦也因为金融业务受到了较大影响。”一位接近美邦的人士向财联社记者透露。


与雅戈尔不同,靠服装起家的杉杉股份如今对金融业务依然看重,仍在优化金融业务的布局,更是将其金融业务分拆独立上市。


程伟雄认为,雅戈尔、杉杉股份布局金融领域较早,都曾从中获利,杉杉股份甚至将金融业务单独剥离做子公司,但富贵鸟入局较晚,并且缺乏经验。“此类企业的没落对于行业的发展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会形成一种警示效应。”他说。


最新评论(0)条评论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