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电站买方市场崛起:150GW存量电站拿不到补贴 也卖不出去

  安亿       

2019年的光伏政策拖到4、5月才发布,给予今年的装机时间较少,因竞价参与时间较长,多数项目都在等待下半年的爆发。今年不管是能源局,还是行业咨询机构和专家,都给出较为乐观的预测。可现实是:竞价项目停滞不前,平价项目动力不足,分布式项目较少,户用光伏指标告罄,导致2019年下半年出现了悲观的预期,行业也在这种情形下,出现了降价、转型、卖电站等现象。


降价


受2019年下半年供需影响,上游电池片经历了多次连跌。近期多晶电池片再次下跌,10月25日,通威官网公布了下个月电池片的最新报价,其中:多晶电池下调0.07元/W单晶电池价格,与上个月价格相同,维持不变。


之前由于单晶PERC电池片大量新产能在3季度陆续投产,叠加市场低迷等因素,从6月底开始,持续下跌。从1.2元/W跌至0.9元/W,甚至一度出现0.88元/W的成交价;一直到9月底,单晶PERC价格略微回暖,目前主流成交价格0.92元/W上下;而通威的单晶PERC电池价格自8月份一直维持在1元/W上。


持续的上游电池片下跌,我们也能洞悉近期以来市场需求的状况,确实比较萧条。虽有一定的市场回暖,可跟之前的预期还是有差距。上游扩产较快,终端需求不振,以致持续降价。当然一定的光伏设备价格下滑,是对终端市场利好的,整体产业链的赚钱状况还是不佳。


转型


531以来带来的负面效应,在2019年持续发酵,部分企业已经坚持不住,在低调进行转型。


日前,涉及光伏逆变器生产的茂硕电源(002660.SZ)在公布了2019年上半年报之后,收到证监会问询函。在回答问询函时,茂硕电源透露:公司光伏逆变器营收大幅下降了 88.95%,正谋求转型。


这不是孤例,在2018年531光伏新政后,超六成的光伏上市公司出现了盈利下滑现象。虽然没有出现大规模倒闭现象,但不知不觉间已经有大量的光伏企业被淘汰。在这一轮洗牌中,真正掌握自己命运的,是那些具有核心领先技术和大规模配套生产能力、具有产业前瞻性和快速反应能力,具有良好客户基础与优质服务能力的企业。


卖电站


在2019年的不乐观情形下,很多光伏民企选择卖电站改善现金流,断臂求生也是无奈之举。2019年成为存量光伏电站交易的大年,优质的电站和有上市公司背景的电站,往往能找到靠山,还有众多较差的电站,难于脱手找到买家。


2019年6月,国内最大新能源民企协鑫集团宣布,将出售旗下主营光伏电站开发的上市平台——协鑫新能源(00451.HK)的控股权,由中国五大发电集团之一的华能集团接手。协鑫新能源为全球第二大光伏电站运营商,在民企中持有最多的光伏电站资产。截至2018年底,该公司国内外总装机容量约7.3GW,在全球持有211座电站。


光伏电站买方市场崛起:150GW存量电站拿不到补贴 也卖不出去


2019年的光伏电站资产交易信息,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有超过4GW光伏电站进行出售,交易金额近140亿元。然而,从目前的交易情况来看,七批补贴目录之外的光伏电站项目很难出售。


某行业资深人士苏敏(化名)告诉笔者,如果买方要收购未进目录的光伏电站项目,那么买方会提出由于该项目还未进入补贴目录中,所以只能按未含补贴的脱硫煤标杆电价来核算定价,其余部分只能等该项目进入补贴目录再洽谈。“但目前买方基本不会收购未进目录的光伏项目,同样,由于出价太低,卖方也不会出售”。


事实上,截至目前,中国存量光伏电站规模已经近200GW,但仅有约50GW光伏电站进入补贴目录中,这意味着,剩下约150GW的光伏电站,既拿不到补贴,也很难通过出售来换取现金流。


笔者了解到,正如苏敏提到的,那些未进入补贴目录的光伏电站在出售时,被要求以脱硫煤标杆电价的价值核算价格,这基本只相当于整个光伏电站投资的三分之一,甚至更低。买方市场下,这些亟待救命钱的民营投资企业很难有话语。


光伏电站买方市场崛起:150GW存量电站拿不到补贴 也卖不出去


“光伏电站投资包括资本金与负债两个部分,但买方一般是承债式收购的,有的项目还可能会涉及往来款,例如母公司与光伏电站之间的资金往来等”,苏敏解释道,一般来说,买方主要会通过三个方面的因素来制定一个初步价格,一是光伏电站的投资总额;二是当下光伏电站的标杆上网电价,即能够收到的电费以及之后电费的实现途径;三是地税、运维费用、卖方的借款本金利息等未来需要交纳的钱。


综合考虑上述因素之后,买方会测算目标项目的未来收益率,制定出初步的收购价格,然后双方在此基础上进行一系列谈判,决定最后成交价。


新能源电力投融资联盟秘书长彭澎补充道,在目前资产交易中,大多以买方意愿为主,买方通过公司内部财务核算模型来为出售的资产报价,而交易价格与电站质量、当地光照资源、消纳有关。在电价相同的情况下,不限电地区光伏电站估值会更高一些。


合规性问题已成最大“隐忧”,消纳风险尤甚


虽然目前光伏资产交易变得十分频繁,但具体交易仍存在不少的不可控风险。买方需要对出售资产进行尽职调查,确定光伏电站是否存在技术问题、是否能够保证未来的发电收益,关键手续文件是否齐全、合规,是否存在施工建设质量等问题,此外,还存在财务、税务、商业、估值等一系列风险问题。


但在这些问题中,关键手续文件的合规性已经成为光伏电站出售的最大隐忧,“毕竟技术方面的缺陷是可以弥补的,但在手续合规性上,很多文件基本上是电站的‘死穴’,某行业资深人士说道。


彭澎介绍道,买方在收购某个光伏资产时,除了当地光照资源、电价、电力市场交易情况、限电情况、土地价格等必要因素外,规模大小也是买家着重考虑的因素之一,目前规模较大的电站资产更受买方青睐。


“目前买方基本要求单体光伏电站规模在50MW以上,而2016、2017年国内有大量的小规模电站建设,很多光伏电站规模在20MW至30MW,甚至还有10MW的小电站,目前这些小型电站交易会比较困难”,彭澎强调,目前主要困难是相关手续的办理方面等问题,合规性问题有可能会影响电站的整个交易结果。


另外,限电也是光伏电站资产交易最大的风险之一。近日山西省能源局发布的《2020年度省调发电企业发电量调控目标预案》征求意见稿中提出光伏机组安排基准利用小时900小时,剩余全部参与市场化交易,“这无疑会对山西省的电站交易带来很大的影响。”彭澎说道。


笔者了解到,该征求意见发出后,一些前期已经谈妥的光伏、风电等资产交易都被按下了暂停键。但好消息是,据悉山西相关主管部门正计划将光伏保障小时数调回原有数值。


一方面,存量电站中未被确权的合规光伏项目正在无止尽的消耗投资企业的现金流,另一方面,多变的政策环境也给光伏电站的交易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此前财政部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徐云波代表提出的关于妥善解决光伏发电补贴拖欠问题的建议发函答复》中透露,拟放开目录管理,由电网企业确认符合补贴条件的项目,简化拨付流程。但这份拟放开补贴目录的文件在征求意见之后,也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希望相关部门可以尽快给企业一个明确的消息,同时稳定政策环境,起码让这些为了我国可再生能源发展贡献力量的企业可以撑到这数千亿元补贴问题解决的时候。


相关标签点击标签,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最新评论(0)条评论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