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沙尘暴宛如“世界末日” 沙漠如何改成绿洲?

  肆酒娼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20日报道,该国新南威尔士州西部的居民原本期待澳洲气象局预报的降雨成为现实,但迎来的却是一场快速移动的沙尘暴。

澳大利亚沙尘暴宛如“世界末日” 沙漠如何改成绿洲?

一场主要的沙尘暴袭击了新南威尔士州西部的城镇,包括布罗克希尔、杜博、尼根和帕克斯。当一堵沙尘墙横扫而过时,阵风最高达到每小时107公里。居民们被完全笼罩在黑暗中,一些城镇几个小时没有电力供应。


有居民表示:“(房子里)完全黑暗,几个小时里没有供电。”“这已经是本周第四次了。”当地人感到很沮丧,他们说关于降雨的预报被证明是错误的。居民赫伯格说:“下次他们预报会有暴雨,我就知道会发生沙尘暴了。”当地居民强调,新南威尔士州西部的大部分地区都没有降雨。杜波地区的居民克尔顿说:“不要认为干旱已经结束,因为一些地区没下一滴水。”


对于生活在澳大利亚中部的人们来说,当地经常发生沙尘暴,但是比平时更严重的干旱和冷气团意味着沙尘暴会更加频繁。


澳洲能源公司Essential Energy的发言人表示,大风和闪电导致中西部大面积断电。发言人说:“大多数用户在周日晚上恢复了供电,但工作人员继续工作到周一,为所有用户恢复了供电。”发言人表示,尽管昨天的沙尘暴是视觉上的独特奇观,但它并不是当地历史上唯一的类似事件。他说:“杜波地区的风速高达每小时107公里 …… 在过去,类似的事件也影响过海岸地带,降低了那里的空中能见度。”

澳大利亚沙尘暴宛如“世界末日” 沙漠如何改成绿洲?

雷声大作,冰雹来袭


据报道,当地时间19日晚上,大规模冰雹袭击了澳南部城市墨尔本,林火肆虐的维多利亚州部分地区也降下倾盆大雨,为新一波极端天气拉响了警报。


该国首都堪培拉也没能幸免,冰雹及风暴致许多树枝被折断。


当地紧急事务处理部门警告当地民众,“将车移至有遮蔽物的地方,并远离树木和电线”。


澳大利亚气象局也提醒新南威尔士州东南部居民做好防灾准备。气象局说,“强烈雷暴可能带来破坏性强风、巨大冰雹和豪雨,警戒地区接下来数小时恐发生巨大洪灾。”


沙尘暴遮天蔽日,宛如“世界末日”


同日,大规模沙尘暴还袭击了新南威尔士州西部的多个内陆城镇。沙尘遮天蔽日,当地民众说,夜晚还没降临,整座城镇便陷入黑暗之中。


杜波镇(Dubbo)居民赫尔(Ashleigh Hull)表示,“我们早已习惯在大规模沙尘暴来临前,赶紧收衣服、关空调、紧闭门窗。”但她说,这一次的沙尘暴比以往的“更壮观”。


她还表示,“这简直就像一部描述世界末日的电影,沙尘如巨大波浪向我们袭来,令人印象相当深刻,但我只希望它带来大雨,而非灰尘。”


自2019年9月以来,森林大火席卷澳维多利亚州、新南威尔士州和昆士兰州,迄今已造成30人死亡,2500多所房屋被毁,数百万英亩土地被烧焦。目前,这些地区又迎来暴雨,灾情堪忧。

澳大利亚沙尘暴宛如“世界末日” 沙漠如何改成绿洲?

澳大利亚沙漠


澳大利亚沙漠位于澳大利亚的中西部,是仅次于撒哈拉沙漠、阿拉伯沙漠、利比亚沙漠之后的全球第四大沙漠,共有大沙沙漠、维多利亚沙漠、吉布森沙漠、辛普森沙漠这四部分组成,总面积约为155万平方公里(23.25亿亩),占澳大利亚国土面积的1/5以上。


我们都知道,澳大利亚虽然四面环海且也是世界上唯一占有一个大陆的国家,但是整体而言澳大利亚的气候还是相当干燥的,除了东部(热带雨林气候、亚热带湿润气候)、东南(温带海洋气候、地中海式气候)以及西南(地中海式气候)降雨相对较多以外,其余部分主要为热带草原气候和热带沙漠气候,荒漠、半荒漠面积高达340万平方公里,澳大利亚也因此成为全球七大洲中干旱面积比例最大的一个。


人们常用“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易为春”这首断句诗来比喻由于接近某些人或事物而抢先得到某种利益或便利,然而澳大利亚虽四面环海却形成了东西、南北自然景观迥异的现象,靠海却得不到所谓的“雨露均沾”。


澳大利亚荒漠、半荒漠广布的成因


其实关于澳大利亚不同的气候的成因主要与所处的地形地势、纬度、洋流以及海岸线和国土东西宽南北窄的特性等有着直接的关系,具体分析如下。


1、从地形上来看,大分水岭(澳大利亚东部新南威尔士州以北山脉和高原的总称)紧邻东部太平洋沿岸,直接阻挡了东南信风和东澳大利亚暖流向广大内陆和西部地区深入,使得多雨区仅局限于东部太平洋沿岸,而中西部降雨稀少。


2、从地势上来看,大分水岭以西的绝大部分区域地势相对平坦,起不到抬升的作用,不易形成降水。


3、从纬度位置来看,南回归线恰好横贯澳大利亚正中部,由于大部分区域终年受副高的控制,气流以下沉为主不仅降雨稀少,而且处于副热带地区年平均气温较高蒸发旺盛,因此在南回归线穿过的澳大利亚内陆及西部地区对称分布着热带沙漠气候和热带草原气候。


4、从洋流来看,澳大利亚东部有东澳大利亚暖流流经,具有增温增湿的作用,而西部则是西澳大利亚寒流流经,有降温减湿作用,在此影响之下澳大利亚沙漠甚至与非洲的撒哈拉沙漠一样直达西海岸。


5、澳大利亚国土轮廓相对完整,没有较大的海湾深入,同时澳大利亚大陆东西宽、南北窄,相对扩大了南回归线高压带在澳大利亚的控制范围。


修运河能否沙漠变绿洲?


关于将一个地区的水资源引流到沙漠改造成绿洲这类话题,无论是埃及的“新河谷计划”,还是我国的“藏水北调”、“海水西调”等之前已经讨论过很多,如果笼统的说不行可能会打击了一部分人的积极性,但是真正实施起来又会遇到一系列的问题,最主要的有没有必要实施,毕竟人定胜天、劳民伤财的事不能干。


但要说到在澳大利亚修一条贯穿南北的运河,是不可能将其内陆和西部广阔的沙漠改造成绿洲的,原因如下:


1、上文中讲到,澳大利亚大路东西宽、南北相对较窄,修一条贯穿南北的运河很明显是不可能有效的影响到呈东西对称分布的热带沙漠气候,而且即便是在沙漠的中间修南北走向的运河,也会因为澳大利亚西部印度洋沿岸盛吹离陆风,也会出现运河两岸不同的自然现象。


2、澳大利亚主要的降雨集中在大分水岭以东的太平洋沿海区域,而广大内陆和西部地区降水稀少,没有充足的淡水源难倒盲目的挖一条连接帝汶海至大澳大利亚湾的海水输送通道?


3、澳大利亚沙漠面积高达155万平方公里,是我国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近5倍和我国八大沙漠的近3倍,且是自然环境下形成的,主要表现为降雨稀少、蒸发旺盛,很显然澳大利亚西部没有充足的水资源来支撑“沙漠改绿洲”这样的计划。


澳大利亚当前有必要改造绿洲吗?


众所周知,澳大利亚是当今世界上比较发达的国家,其国土总面积约为769.2万平方公里,在世界上排名第六位,人口约为2544万略比我国的上海市人口(2423.78万人,)要多,但二者的人口密度却相差不止一星半点。


上海市的区域面积为6340.5平方平方公里,人口密度约为3823人/平方公里,而澳大利亚的人口密度仅3.31人/平方公里,二者相差1155倍。很显然,根据澳大利亚是一个“骑在羊背上的国家、坐在矿车上的国家”的实际,当前是不需要兴建如此浩大的工程,毕竟澳大利亚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地广人稀的国家。


相关标签点击标签,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最新评论(0)条评论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