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巨头租用世界最大油轮囤油 石油多到没地放

   珊蓉        

在石油供大于求且油价跌至谷底的背景下,石油巨头们开始趁机囤油。

石油巨头租用世界最大油轮囤油 石油多到没地放

3月20日,据路透社报道,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交易商嘉能可打算每天花3.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6.16万元)租用大型油轮,以在海上储油,初步打算租期为六个月。


该超级大型油轮是名为欧洲号(Europe),载重超过32万吨,可以运输300万桶原油。


据路透社报道,上周,壳牌集团也临时租用了不少于三艘超大型油轮在海上储存石油,租期至少三个月。


壳牌集团租用的每艘油轮至少可运输200万桶原油。


路透社分析称,石油现货供应过剩,使全球石油交易商们不得不想办法,寻找储存石油的渠道,包括陆上储存或者海上储存。


此外,随着油价走低,石油市场出现了期货溢价(contango structure),近期合约价格低于远期合约。石油巨头们对石油进行储存,待以后价高后出售,也有望获得收益。


受巨头们纷纷租油轮囤油的影响,油轮租用价格飙涨。据波罗的海交易指数,租用一艘从中东到中国的油轮,3月9日的价格为4万美元/天,3月10日飚升为7万美元/天,暴涨75%。这较2月时的2万美元/天相比,更是上涨了2.5倍。


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全球石油需求萎缩。为应对这一局面,沙特此前提出150万桶/日的更大规模减产计划。但在3月6日的减产会议上,遭到俄罗斯拒绝。

石油巨头租用世界最大油轮囤油 石油多到没地放

之后,沙特沙特开启价格战,宣布其4月的原油供应量提高至1230万桶/日,以及将其最大原油持续产能从1200万桶/日,提升至1300万桶/日。


俄罗斯则回应称,有能力将石油产量提高50万桶/日,俄罗斯的原油产量也将达到创纪录的1180万桶/日。


石油价格因此大幅跳水,目前已跌至18年来新低。截至北京时间3月19日收盘,美国WTI原油期货收跌16.25%,报22.89美元/桶;布伦特原油期货收跌7.27%,报28.2美元/桶。


嘉能可总部位于瑞士,其业务涉及金属和矿产、能源、市场交易三大板块,拥有16多万名员工、在全球150个国家和地区经营90多种商品业务。石油业务是其起家业务。


1974年,比利时出生的马克·里奇(Marc Rich)在瑞士成立了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公司Marc Rich + Co AG,即嘉能可的前身。


这家公司创设了金融化属性更强的石油现货市场服务,里奇也因此得到“石油之王”的称号。


在业内称作“升水”的市场状况下,一种大宗商品的现货价格比未来交割价格低。此时,囤油是贸易商们屡试不爽的赚钱手法——以当前低廉的价格买进原油,囤积原油,然后卖出未来交割的期货合约,借此锁定利润。


“这是赚钱最容易的途径之一,从交易的角度看也很有意思:维托尔、嘉能可和托克等大型石油交易商因此获得反周期的利润来源。”《华尔街日报》援引休斯顿大学金融教授Craig Pirrong的话表示。


的确,从圣卢西亚到南非,再到荷兰鹿特丹,贸易商们到处寻找这种获利机会。媒体报道显示,不仅是嘉能可,其竞争对手维托尔早在8月25日就将一艘装满尼日利亚石油的超大型油轮发往南非萨尔达尼亚海湾。


其实,囤积原油以待未来抛售的盈利模式并非新鲜事。上一轮贸易商积极囤油出现在2009年,当时油价持续大幅回落后出现了难得的套利机会,那时7个月后的原油期货合约与近月合约价差最高超过12美元/桶,且6美元/桶以上的价差维持了接近半年。因此,早在2008年12月,油价从当年7月份时的高点147美元/桶暴跌至50美元/桶下方时,就有交易商不停买进并囤积原油。一年之后,原油价格从一年前的最低点上涨了近一倍。据彭博社报道,世界第五大独立石油交易商贡沃尔当年狂赚了6.21亿美元。


2014年,相似的情节再度上演。例如,去年9月份油价处于下跌通道时,就有媒体指出联合石化租赁了世界最大的超级油轮TI Europe在海上储存原油。据美国油轮经纪商Poten&; Partners的数据,联合石化2014年签订了815笔油轮租约,占现货市场原油租船交易的7.8%,位居全球第一。另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维托尔预定了TI Europe的姊妹船TI Oceania来存储原油,使得2015年的多数时间里,这艘容量达320万桶的超级油轮只会停留在新加坡附近的海岸上。贸易巨头的“囤油热”甚至还带来了油轮产业“逆市”繁荣。


“供给增加和油价下跌推动原油交易商存储的原油规模达到了金融危机后的最高水平。”路透社此前报道表示。


贸易巨头巧念生意经


“当近月合约或现货价格与远月合约价差超过持仓成本的时候,买近月或现货,然后在期货市场上抛售远月合约,就能赚取无风险的利润。这通常发生在暴跌的过程中,因为近月合约的流动性较好,受到资金抛售的压力相对更大一点,这时候或许会出现套利机会。今年早些时候出现过这样的机会,大型原油贸易商会择机进行套利,通过先买进并囤积原油,再等到远月到期再进行交割,来达到获利的目的。”光大期货研究所所长助理李宙雷指出。


一位私募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做囤油套利一般基于布伦特原油的近月合约与2-3个月的合约价差情况。目前来看,布伦特原油合约中近次月价差较上月小幅走阔,维持在0.7美元左右区间,较7月低点扩大了约0.3美元,而目前的囤油成本约在0.6-0.65美元之间,因而已经有囤油套利的空间。据悉,在1月和3月,囤油数量约在2500-3500万桶之间。


而随着石油精炼厂陆续进入停产检修季,8月份起,原油市场开始向着期货升水方向发展。数据显示,9月15日,布伦特原油期货1年期合约较当月合约升水7.82美元,是7月中旬的两倍多。


不过,世元金行研究员李杉指出,虽然原油期货价格持续升水,但这并不意味着贸易商可随意进行“无风险套利”。除了需要考虑原油期货升水幅度之外,油轮即期运价和财务费用等成本也是贸易商在进行套利前需要注意的方面,这些成本的增速可以削弱运费方面的任何有利影响。


华泰期货原油研究员陈静怡也表示,从今年的情况来看,自从去年年底原油期货价格从远月贴水转到远月升水后,价差持续扩大,到3月份布伦特原油7个月后的合约价格与近月价差最高超过7美元/桶,而后快速回落,目前基本上维持在4美元/桶左右。一般来说,这两个合约的价差在6美元以上才能够覆盖基本的囤油成本。因此,按照当前的价差水平,单靠囤油套利机会不大。此外,因为当前原油期货价格波动较为剧烈,在期货合约上的头寸需要的保证金水平也要相应提高,所以资金占用方面并不具有优势。


“这种行为也是一种投机行为,因为一旦后期有风险事件爆发,原油可能再次暴跌,原本可以在现在的价格卖,结果未来的价格更低了。而且,企业囤货是有成本的,因为现在卖,可以更早获得现金流,这里面有资金成本的问题,这也是风险点。”金石期货分析师黄李强说。


加强战略储备建设


石油战略储备对国家能源安全与经济发展意义重大。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6月下旬,国际油价开始下滑,中国石油(601857,咨询)进口量从7月份开始增长。相比2013年同期,中国原油进口量6月份、8月份、9月份、10月份都有所增加,12月则创下进口新高。今年6月,中国原油进口同比大涨27%,达2949万吨。7月,原油进口连续第二个月大幅增加。整体来看,今年前7个月,中国原油进口同比增幅达到10.4%。


对此,李彬表示,去年7月份后,由于国际原油供需矛盾日益凸显,原油价格一落千丈,曾一度创下十年以来新低。在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同时,多家机构也纷纷下调了国际油价预期。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低位徘徊的油价为中国增加石油储备提供了有利条件。


目前中国石油战略储备相当于约30天进口量,而相关部门希望到2020年将这一水平提高至100天。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发布的《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14年底中国国家战略石油储备能力达1.41亿桶,中国商业石油储备能力达3.07亿桶。


而眼下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四月,中国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这也意味着,世界能源格局正在发生巨大变化,未来中国在石油市场将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那么,在国际原油价格持续下行的背景下,一方面需要继续加大对战略石油库存设备建设的投入,并加大企业商业储备设施力度;另一方面,也要加快石油期货上市的步伐,通过市场对价格的调节作用来充分合理的利用资源,并鼓励石油的上中下游环节贸易商共同参与。


方正中期期货研究员隋晓影表示,我国战略石油储备包括三期工程,一期工程共包括4个储备基地,目前已经存满,储备量达9100万桶,主要分布在镇海、舟山、黄岛和大连四处;二期工程储备总量将超过一期两倍以上,主要分布在新疆独山子、甘肃兰州、广东惠州和青岛等几个地点,目前仍在积累中;三期工程的规模预计更大,曹妃甸、重庆和海南等地都是备选。目前我国的战略石油储备量仍未达到国际标准,三期工程全部储备完会基本接近国际上90天的净进口量标准。


最新评论(0)条评论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