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衰退可能破纪录:化工巨头纷纷缩减开支寒冬来了

   记忆忧心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19日说,鉴于当前的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经济衰退已无法避免,各国必须团结一致,才能共同度过这次危机。全球经济衰退基本上是肯定的事,甚至可能是破纪录的程度。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报告,全世界的工人,今年可能会损失3.4万亿美元的收入,这是一次需要团结才能度过的人类危机。

全球经济衰退可能破纪录:化工巨头纷纷缩减开支寒冬来了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下,全球经济面临巨大挑战。3月17日晚,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举办的“全球金融市场与经济形势分析”网络视频会上说,自己曾经历过多场经济、金融危机,“但目前我们所面临的情况是最复杂、最具不确定性的”。


朱民说,疫情还在指数级上升,经济进入衰退已基本成为定局,金融动荡仍未结束,油价下跌和地缘政治交织。


他分析道,油价下跌后,会发生两件事:第一,全球财富再分配,原油出口国会有财政困难,原油进口国会有额外收益;第二,能源公司再洗牌。而这一切都取决于油价下跌和反弹的时间和空间。


“我认为,低油价可能会维持很长时间,带来的全球震荡不可低估。”


另外,朱民指出,目前世界出现了一个特殊情况,民粹主义上升。民粹主义指数已经达到了二战前的高度,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水平,可能对全球合作构成很大挑战。


“疫情现在已经成为全球性的问题。疫情的解决一定需要全球合作。民粹主义所带来的政治不确定性和全球合作的挑战,也是我们今天面临的一个重大的不确定性。”


全球疫情暴发正在到来


“总的来说,疫情正向全球大流行病发展,疫情峰值还没有到来。”朱民指出,目前,中国确诊患者数的增长曲线开始进入平缓期,确诊人数停留在8万多的峰值。但是,全球还处于典型的疫情上升期,新增的感染人数呈指数级增长,平均死亡率达3.3%。


朱民指出,通常情况下,疫情发生时,政府通过隔离、医疗等政策措施把疫情发展的曲线拉平,把尾巴拉长,避免疫情峰值过高导致医疗资源崩溃。但潜在影响在于,经济复苏的压力会比较大。


此次全球范围内疫情暴发会不会引发医疗资源崩溃?“我认为,这里有三个不确定性的来源:美国、英国和瑞典。”


朱民指出,美国已报的案例远远低于实际,未来美国疫情如何发展需要关注。英国和瑞典如果采用群体免疫的政策,可能将会有几十万上百万人感染,对全球经济影响巨大。


“中国发动空前的力量对抗疫情,很不容易。但境外的很多国家政府措施严重滞后,没有具体措施,居民重视度不够。”


朱民指出,欧洲老龄化程度高、死亡率高,医疗资源高负荷运转。意大利境内累计确诊已达2万多例,北部地区已达每万人6.6人的感染率,医疗资源基本处在崩溃边缘。


“这一切都预示着全球疫情暴发正在到来。”


中国经济已经开始触底反弹


“中国经济已于上周触底,本周开始出现反弹。”朱民说,“我们估算,疫情对1-2月消费造成的损失达到1.38万亿人民币,占中国全年GDP的1.2%。”


他说,对2020年中国GDP增长分解可知,由于净出口对增长的预期贡献将小于0.1,因此如果中国GDP增长目标为5.5%的话,最终消费要贡献3.0%,最终资本形成贡献2.4%。


在他看来,疫情冲击后,消费恢复增长是很难的。非典后,中国的投资、基建、房产等领域均有10%的快速增长,而当年消费只有7.35%的增长。受疫情影响,出口增长空间有限。因此,未来经济增长将主要依靠最终资本形成的贡献。


过去两个月里,我国政府已出台一系列的促进政策。朱民指出,经不完全统计,已审批通过了近6万亿的投资项目,其中特高压、城际高铁、5G、新能源等等“新基础设施”成为经济增长拉动点。


“今年2月中国投资规模之大、审批速度之快是近五年来罕见的,这些投资在拉动经济的同时,也可以达到技术更新的目的。”


此外,朱民指出,中国政府在供给侧和需求侧同时发力刺激消费。在供给侧方面,政府发布一系列政策推动消费升级换代、智能消费等措施,增加居民需要的高质量消费的供给。各地方政府在需求端也及时出台了旅游、惠民、买车等补贴政策支持。


朱民强调,目前,中国经济反弹最大挑战在出口领域,全球疫情继续呈指数级发展,德国开始关闭边境,估计更多国家会采取“封城”“锁国”政策。预计今年全球贸易将严重下跌,进入负增长区间。


“中国现在很多地区复工率很高,长三角、珠三角已经超过90%。但总体产能运营水平不高,因为外向型企业缺少海外订单。我认为,未来中国仍需要根据全球防疫新情况和贸易形势对宏观刺激经济政策进行不断调整。”


全球经济走向衰退是大概率事件


“我个人认为,2020年的世界经济衰退应该是个大概率事件。”朱民指出,以意大利为例,我们计算2月份至5月份的对消费的冲击是580亿欧元,占意大利2.5%GDP。这只是静态的分析。


他表示,面对衰退,我们需要一系列政策进行调控:


比如,需要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来保证资金流动到位,需要财政政策支持企业运营、居民消费、工人就业和培训,需要结构改革来提高效率,特别是还需要全球经济金融政策合作。


但朱民说 ,现在来看,很多国家宏观政策的空间很小,没有空间来支持经济反弹。


“首先是利率空间小,美联储把利率降到零,弹药全部用完;第二财政空间小,以2007年为基准,目前发达国家债务目前已经增长了50%,新兴经济国家债务增长了30%,发展中国家也增长了超过20%。”


朱民指出,过去20年里,全球经济处于中速增长阶段。2008年到2019年这期间,全球经济增长的平均速度低于危机前30年的平均增长速度。“2019年世界经济增速为2.9%,今年经济增速受疫情影响会进一步下滑。”


另外,朱民指出,全球贸易增长速度在2008年发生12.3%的巨大下跌之后维持低位,去年只有0.9%的增长。现在看来今年贸易增长将转负,而且幅度很大。


化工巨头熬不住,纷纷减少开支


杜邦:预计削减成本超过9000万美元


尽管新冠疫情对杜邦防护服的需求量激增,但美国杜邦公司(DuPont)依然下调了2020年第一季度以及全年的销售指导目标。杜邦在摩根大通工业会议上表示,第一季度的销售额预计为50亿至51亿美元,而此前的指导目标为51亿至52亿美元。


根据第一季度受新冠疫情的影响,2020年的全年销售额预计为213亿至218亿美元,此前的预期为215亿至220亿美元。


杜邦表示,目前无法量化新冠疫情对第一季度之后的影响。


与此同时,杜邦正在寻找更多的方法来削减成本,使之超过此前估计的9000万美元成本削减计划。


在中国,杜邦13家工厂中有12家正在运营,只有武汉工厂依然处于停工状态。在已运营的中国工厂中,有9家工厂处于满负荷状态,其余的产能恢复已超过70%。杜邦表示,中国的物流正在改善,公司将持续监控供应。


杜邦在日本和韩国的工厂也是满负荷状态,意大利工厂的产能则在下降。


埃克森美孚:计划大幅削减开支


美国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Mobil)表示,受新冠疫情和大宗商品价格下跌造成的市场影响,埃克森美孚希望大幅削减开支。


埃克森美孚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达伦伍兹(Darren Woods)表示:“基于这一前所未有的环境,我们正在评估所有适当的措施,以便近期大幅降低资本和运营费用。待计划定稿后,我们会列出计划纲要。”


目前埃克森美孚公司正在密切监测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调整工作安排,以确保健康的工作环境,支持其经营所在的社区。


索尔维:计划削减3.5亿欧元成本


比利时化工集团索尔维(Solvay)表示,新冠疫情、波音飞机737 MAX停产以及经济前景疲弱等因素将给其核心收益带来不利影响。


索尔维预测,今年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预计为0%至-3%,并表示仅第一季度就将下跌高位个位数。


该公司表示,预计今年第一季度将有2500万欧元受新冠疫情影响,并补充称,随着形势进一步发展,该公司将更新其前景展望。2019年索尔维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23.2亿欧元。


此外,索尔维还为波音737 MAX飞机提供复合材料,现在由于波音737 MAX飞机停产,预计2020年索尔维将因此损失3000万至4000万欧元。


2019年波音生产了737 MAX飞机,此前索尔维预计波音将生产200架737 MAX飞机。


索尔维表示,索尔维仍有信心在2020年至2024年期间实现年均基本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EBITDA)的中个位数增长。


索尔维还指出,去年计划重组材料、化学品和解决方案业务,将把中期成本削减目标提高至少3.5亿欧元,而此前这一目标为3亿至3.5亿欧元。


LG Chem: 推迟电池业务拆分计划


该公司周一表示,随着韩国和其他主要经济体新冠病毒感染人数持续攀升,韩国化工公司兼电池生产商LG-Chem正考虑推迟其关键电池部门的分离。


一位知情官员表示:“鉴于公司面临越来越多的障碍和不确定性,LG-Chem决定暂缓分拆公司的电池业务部门。”


虽然冠状病毒正在影响其业务的各个方面,但该公司的长期增长机会依然存在。


LG Chem的电池业务被认为是整个集团非常有希望的未来增长引擎。LG-Chem为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插电式混合动力电动汽车Volt等提供电池。它也是特斯拉的顶级电池供应商之一。


考虑到强劲的增长和市场潜力,LG-Chem计划创建一个包含手机和电动汽车电池的综合部门,以保持其新业务的活力。据称,LG-Chem在分拆时也将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作为维持电池业务的大规模融资活动。


但LG Chem仍依赖其石化产品,化工行业在多个方面都不太景气。冠状病毒正对美国的汽车业产生影响,该病毒可能导致零部件供应或车型生产中断。


中国化工业或迎来机遇?


不过庆幸的是,中国强大的防疫措施与手段,让中国成为复工有序进行的国家,加上各种补贴扶持政策,中国市场正在复苏,这也让各大国际化工巨头看见了希望,欧洲已经沦陷,日韩早就沦陷,美股熔断5次,疫情重压之下,只有中国成为各大化工巨头的希望!


利安德巴塞尔工业公司(Lyondelbasell Industries)首席执行官鲍勃·帕特尔(Bob Patel)表示:“在中国,我们的复合装备已恢复至满负荷水平。我们从在亚洲的员工了解到,业务开始恢复正常。”


陶氏公司首席财务官霍华德昂格莱德(Howard Ungerleider)表示,他看到了中国经济活动恢复的迹象。“我们在中国的绝大多数工厂都在运营,还有一些工厂尽管产能未能完全恢复,但也在持续运营,以平衡需求和物流限制”。


昂格莱德估计,公司第一季度在中国的收入将有4亿美元受影响,利润将有1亿美元受影响。他补充说,全球其它地区的经济放缓可能会对利润造成另外1亿美元的影响。


美国陶氏公司首席执行官吉姆·菲特林(Jim Fitterling)在接受美国CNBC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在过去两周,中国市场对公司的产品需求在反弹提升,中国市场释放出积极信号,美国也应该对经济恢复充满信心。


由此可见,中国化工业接下来一段时间或迎来机遇,希望各大化工企业把握机会,发展壮大的同时也要做好防疫工作!


金融市场调整尚未完成


近期,新冠肺炎疫情持续给金融市场带来恐慌,美股10天内出现四次熔断,不仅让很多投资者目瞪口呆,甚至让股神巴菲特都“活久见”。


今年股市还会继续跌吗?对此,朱民指出,我们把2020年1月1日作为基数来看今年的股市变化。可以发现,中国的三大股市,创业板、中小板,基本上还在2020年的基准之上。但美国的股市这一年已经跌了20%-30%,欧洲的股市跌了40%左右,所以整体看跌幅还是非常大的。


在朱民看来,今年全球股市的三次巨幅下跌均属于市场内理性调整,而非受市场外信息影响所导致的恐慌抛售。


他分析道 ,股市第一次下跌受中国和亚洲疫情影响,属于局部地区问题,波动较小;第二次下跌由能源市场价格引起;第三次下跌源自全球疫情迅速发展,使市场对于全球经济调整的预期发生变化。


一般而言,股市下跌后,风险溢价高,说明反弹空间大。那么第三次下跌风险溢价的成分有多少?“我个人认为这次的风险溢价很低,真实反映了市场对于局部疫情影响,以及能源价格大幅下跌和疫情全世界蔓延下公司盈利能力和不确定性的预期。”


“我认为,随着疫情发展,股市还会调整。”


股市大幅度波动,是否会引发金融危机?朱民分析道,与2008年经济危机时的金融风险水平相比,银行和家庭的风险现在已经很小。但是,非金融机构和主权债务的风险现在已经远远超过2008年的水平。而非银行金融机构的风险已经达到2008年的水平。因此,朱民指出,目前风险点主要集中在企业债务风险和主权债务风险上。


企业债务风险和主权债务风险是否会被突破?


朱民认为,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债务大概在80万亿美元,现在已翻了一番增长到150万亿美元,其中主权债务显著上升。一般而言,主权债务利率低,但在市场紧张的时候利率波动会很大,需要引起警惕。


至于企业债务风险,朱民说,衡量公司财务可以用ICR指标(Interest Coverage Ratio,利息保障比率)。这个指标反映的是公司净收入是否可以覆盖财务成本。如果ICR值小于1,公司一般就会破产,通常ICR值大于3才是健康水平。


他表示,世界上已经有15%左右的公司ICR值小于1,表明这些公司财务状况很脆弱。在这个情况下,如果债券利率波动,企业就会承担很高的风险。


最新评论(0)条评论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