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企 “淘金队”在新疆遭遇“五大风暴”,这些地方的优势将成下一个金矿

   纺织服装观察        

目前,新疆已形成乌鲁木齐—昌吉、石河子—奎屯、库尔勒—尉犁、阿克苏—阿拉尔、喀什五大产业集聚区域。在此基础上,初步形成“三城七园”的产业集群发展格局。全疆地毯企业30余家,和田、喀什地区以家庭式、作坊式生产加工的织毯户约3000家,呈现出集群发展的良好势头。


新疆都有哪些企业?


新疆各地都在招商引资,吸引内地纺织企业投资,数据显示,2015年在新疆的纺织服装产业固定资产投资达318亿元,较2014年增长2.3倍,金昇、天虹、红豆、即发等国内知名纺织服装企业纷纷赴疆投资,已在疆投资的华孚、如意、新野、华茂等企业也加速扩充产能。


如今,全国纺织服装产业的投资热度最高的地方,新疆具有绝对优势。2016年,新疆投资热还在继续。


以下是部分纺织服装企业在投资新疆办厂情况:


天虹纺织集团  300万锭


山东如意集团  200万锭


新疆富丽震纶棉纺有限公司  200万锭


福建长乐新华源纺织有限公司  100万锭


浙江杭州吉利宝公司  100万锭


江苏金昇集团  100万锭


巴州众佳特种纱有限公司  50万锭


河南新野纺织股份有限公司  40万锭


舜达化纤有限责任公司  30万锭


浙江兰溪裕欣纺织有限公司  30万锭


经纬榆次分公司  30万锭


山东德州恒丰集团  30万锭


河南三闸纺织有限公司  15万锭


安徽华茂集团  8万锭


精河楚新农业公司  5万锭


华孚色纺股份有限公司  4家纺织生产基地


新疆成为纺企投资的“金矿”,无外乎离不开政策好、资源好和区位优势明显,再加上“一带一路”加码,新疆便到处开满纺织之花。但是,“过热”的投资也让纺企在新疆发展的路上遇到了“风暴”。


过热的新疆投资 纺企会遭遇哪些问题?


在大量的政策推动下,来新疆投资的的纺企一波又一波,尽管新疆相比其他地区有一定的优势,但是这种优势在各种中政策面前是微不足道的。过热的新疆投资也出现了很多问题:


1、投资大,金融支持“雷声大、雨点小”


内地企业在新疆投资建厂,一次性投资金额较大,且融资、贷款困难。在新疆投资纺纱厂,一方面比较缺人,所以大家要投资一些自动化程度比较高的,光设备就要1500万到2000万左右,再加上厂房各种配套设施,投资是比较大的。而现在投资2万锭3万锭的,到新疆去意义也不大,所以一般投资至少要5~10万锭以上。一次性投这么多,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压力很大。尽管自治区各金融机构纷纷出台一系列支持政策,但在很多纺企看来,还是有点“雷声大、雨点小”。


这有个例子:新疆宇华纺织科技有限公司,作为从河南招商而来的一家纺织服装企业,尽管从2014年1月该公司已经成立,但至今仍然没有从新疆融到一笔资金,公司所需运转资金均是从位于河南的总公司获得。“就像一个陌生人,你对他什么都不了解,怎么敢借钱给他?总要有一个认识了解的过程。而对于一个你非常了解的邻居,则不必有这些顾虑。这并不是办事效率低,也不是歧视外地企业。”该公司负责人无奈地说。对此问题,新疆一大型金融机构有关部门负责人认为:新疆发展好的纺织服装企业多是从内地迁移而来,并且都是项目公司,除了项目之外,没有任何抵质押产品,放贷需要到内地总公司考察,这显然要放慢放贷速度。


另外,投入的精力较大。内地企业去新疆,需要和政府打交道,和银行以及各方面打交道,牵涉精力很大,建设周期非常长。从意向投资到建设工厂需要2到3年,这段时间可能就错过了发展的最佳时机。


2、劳动力招不进来、很难留住


新疆的人力资源匮乏,尤其是专业的技术人员,一是招不进来,第二是很难留住。这也是对每一个到新疆去的企业很大的考验。


纺织厂过去以后,需要一大批技术工人、技术管理人员,现在纺织企业,尤其是中小纺织企业,本身企业技术人员就少,再要派到新疆去,可能难度很大,这样从内地过去的成本很高。


另外,据企业反映,在疆纺企员工流动率普遍偏高,其中,流动率最低的企业也超过了20%,有些企业甚至超过了30%。随着新疆基础建设的发展,大批适龄从业人员均选择石油、煤炭、交通等产业工作,纺织企业招工非常困难。


3、产业链不完整,上下游发展失衡


新疆纺织发展虽具有多元优势,但产业链不完整,上下游发展失衡,尤其下游纺造业明显不足。有企业调研显示,目前新疆织造规模不足5000台,新上纺织项目均为纺纱,这给纺企在新疆设厂发展带来难度。


现有政策导向偏向初级加工,如纱布出疆运输补贴一致,后道产品无出疆运输补贴等,后道精加工受阻已成为制约纺织产业发展的瓶颈。新疆地区地处边疆,机械制造、纺纱上下游的配套应该是比较差的。所以企业在购买专配件,包括技术服务、售后服务的支持力度可能难度很大。


尽管国家对出疆纺织品有运费补贴,但是新疆纺织企业的物流成本还是要高于内地。一家棉纱全部自用的企业称,从阿克苏地区的纺纱厂运一吨纱至集团总部位于浙江的下游产业加工,运费超过1000元,尽管政府有每吨500元的出疆补贴,企业还需要每吨支付500元左右。


4、棉花质量也有大漏洞


人工采棉花成本较高,机采棉“三丝”问题多。“三丝”问题是目前新疆棉花生产的最大问题。


根据中国纤维检验局数据,截至2015年11月30日,全国累计检验量264万吨,其中新疆253.5万吨,占比全国检验量96%;内地各省合计10.5万吨。检验结果显示,长度指标在28mm及以上(纱支在32支及以上使用)的占比70%,明显低于往年20个百分点左右。虽然新疆产棉量大,但截至目前国储棉库存仍有1100余万吨,且储备棉质量问题较为突出,大部分较难满足中高支纱用棉需求。棉花品质不提高,尤其是异纤,国内纺企如何生产出高品质的产品去国际市场竞争?


5、优惠政策是否长远,这是个问题


政策的延续性和稳定性不确定。内地人到新疆投资建厂从意向投资到生产达效一般需要2-3年时间,周期比较长。但是,新疆优惠政策在5年之后是否继续施行,这个大家心里没底。


与我国大部分“走出去”的棉纺织企业一样,内地企业大规模投资新疆,都是受到政策以及劳动力的吸引,企业向生产成本较低的地区转移。


有专业人士提出,一个产业的发展,控制数量会有一定的供应链优势,多了反而没有优势。一家经营正常的企业,就算不能生存百年,30年应该是没问题的,靠一时的优惠政策不是长久之策。苏州一家企业老板也表示,在新疆办厂,投资不是问题,问题是投资后的稳定生产需要很仔细考量。希望去投资的人好好考察一下,毕竟开工厂不能仅仅靠钱。


这些地方的优势不比新疆差


纺企扎堆去新疆,这也是一种变相竞争,新疆的建纺厂热,一定会让新疆冒起一批大型纺厂,但各种因素导致新疆纺织业后续一定乏力。压力这么大,其实也可以考虑考虑别的地方!


纺企 “淘金队”在新疆遭遇“五大风暴”,这些地方的优势将成下一个金矿


推荐地:宁 夏


除了新疆,宁夏也是占尽许多优势的一个地区,非常适合纺织业发展。


在宁夏,羊毛绒产业确实拥有得天独厚的原材料优势。宁夏是全国毛绒原料的集散地,活跃着近2万人的羊毛绒收购队伍,建立起了以宁夏为中心,覆盖陕甘青新等11个省区及蒙古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毛绒收购网络,可以为利通区发展羊毛绒纺织产业提供充足的原材料。


而且宁夏劳动力资源丰富,当地在教育、培训等方面都有配套,当地高端人才也基本上可以满足企业对管理人才的需求。


电费较低、税赋较低。和内地比起来宁夏电费是有优势的。相比新疆,宁夏补贴期限较长。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原因,是政府和银行积极兑现承诺,做事风格雷厉风行,办事效率高。在这点上,恒丰集团感受明显。因此,新疆纺织投资热潮下,恒丰集团才对宁夏情有独钟。


纺企 “淘金队”在新疆遭遇“五大风暴”,这些地方的优势将成下一个金矿


推荐地:云 南


随着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地处滇西咽喉位置的云南保山,区位优势愈加显现。


云南一样在国家西部大开发的序列里面,五年免税是很容易争取到的,当地政府吸引外资的力度,只会比新疆大。云南天气更是得天独厚的,温度比其他地区稳定,水源充足,后续包括印染审批通过的几率比新疆大很多。


而且现在已有一些大型纺织集团开始在云南布局,例如恒丰和天纺。这里也将会成为全国纺织产业转移的热点地区。


推荐地:安 徽


作为中部地区桥头堡的安徽省已经成为东部地区纺织产业转移的首选地。它是全国桑蚕茧、黄红麻和兰麻的主要产区。纺织资源丰富,特别是安徽省在特种动物纤维资源,比如羽绒、兔毛等方面具有其他地区无法比拟的优势。


目前在安徽省已经形成了棉纺、丝绸、高档毛纺织等五大产业集群和四大纺织产品生产基地。


随着,“皖江城市带”这首个国家级产业转移承接示范区的获批,安徽省被赋予了在承接产业转移领域的“先行先试”权利。


另外,作为劳动力输出大省的安徽省,其本身拥有丰厚的劳动力资源,在承接产业转移后,有利于本地农村剩余劳动力选择留在本地务工,为安徽承接产业转移提供了大量熟练的技术工人和有经验的管理人员。


未来中国纺织看新疆。以目前来看,纺织当需认清形势,根据自身情况,从长远考虑,做好投资计划。虽然我们看到新疆在近两年来政策的推动下,越来越多的企业来到这块热土求发展,而新疆纺织服装产业也乘着这股浪潮呈现着快速发展的态势。但是依旧有不少问题亟需解决,我们应该冷静地思考、判断得失,如果以上这几点您都考虑清楚了,那么去投资则恰逢其时。


文章来源: 纺友网 

最新评论(0)条评论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