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和诺德与胰岛素的百年故事:漫谈糖尿病治疗之路

   MED        

糖尿病和胰岛素息息相关,彼此述说着故事!


大约在上个世纪20年代以前,一个患了糖尿病尤其是1型糖尿病的患者只能在饥饿中绝望地等待死亡。而在一百年后的今天,糖尿病已经从致命的病魔变成了可控可治的慢性疾病,这其中,主要的原因就在于胰岛素的诞生。


从1921年胰岛素问世,彻底改变了糖尿病无药可治的局面以来,到现在已经走过了快100年。百年来,胰岛素不断进化,成为了人类抗击糖尿病不可或缺的核心手段之一。


众所周知,新药研发是一件极高风险、极大投入、极其漫长的事情,是一次向死而生的重大冒险。在这百年之中,胰岛素每一次的进化都离不开一代又一代科学家的苦心钻研,更离不开一个又一个有使命担当的机构百折不挠的坚守耕耘。


作为全球糖尿病治疗领域的领军者,诺和诺德的诞生和发展史与胰岛素的百年进化史紧密相关又彼此印证。这其中经历了哪些曲折,又取得了哪些成就?


为深入了解其中的故事,新浪医药特别专访诺和诺德全球执行副总裁兼首席科学官唐迈之(Mads Krogsgaard Thomsen)先生以及诺和诺德大中国区医药质量部企业副总裁张克洲先生,共同回望胰岛素的百年之路。


<1921——1923年> 胰岛素,挽救生命的发现


时光回溯到1921年以前,那时,糖尿病还是可怕的人类杀手,患者唯一的续命手段就是极端控制饮食,在饥饿中度过十几个月后无奈撒手人寰。


直到1921年,来自加拿大的医生班廷从一篇论文中找到灵感,最终通过大量的实验从牛的胚胎中提取出胰岛素,并成功运用到实验小狗身上,胰岛素开始正式走上历史舞台。


诺和诺德与胰岛素的百年故事:漫谈糖尿病治疗之路

接受胰岛素治疗的第一人 Leonard Thompson


1923年,就在班廷发现胰岛素的消息轰动世界时,同为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丹麦哥本哈根大学奥古斯特·克罗(August Krogh)教授与其妻子正在美国度假。克罗教授的妻子是一名医生,患有2型糖尿病,凭着职业的敏感,他们意识到了胰岛素对患者的意义,经过谈判,克罗夫妇将胰岛素的发明带回了丹麦,诺和诺德的前身也由此在丹麦诞生。


在此后的近百年中,诺和诺德对胰岛素的创新不断精进。唐迈之先生表示:“从动物胰岛素,到人胰岛素,到胰岛素类似物的整个历程,再到胰岛素类似物里的短效胰岛素、长效胰岛素,以及准备在中国研发上市的胰岛素周制剂,胰岛素的每一次更新换代都是诺和诺德不断超越自己的历程,这个过程漫长而艰辛。”


<1923——未来> 从挽救生命到改变生命


诺和诺德与胰岛素的百年故事:漫谈糖尿病治疗之路

诺和诺德全球执行副总裁兼首席科学官唐迈之(Mads Krogsgaard Thomsen)


“通常1万个实验室概念中只有1个能够最终成为上市产品,而这个过程需要历经10到15年的漫长时间,而在1款创新药物带给患者后,后续还将有超过10000名患者将参与研究。”唐迈之先生感慨地说道:“每一个创新治疗方案从无到有,从开始研发到最终上市,都像万里长征。”


在过去的近一百年中,迫切的亟待满足的患者需求推动着胰岛素治疗方案不断创新突破。回顾这其中的百年进化之路,我们可以将其分为四个阶段:


诺和诺德与胰岛素的百年故事:漫谈糖尿病治疗之路

诺和诺德与胰岛素的百年故事:漫谈糖尿病治疗之路

诺和诺德与胰岛素的百年故事:漫谈糖尿病治疗之路

诺和诺德与胰岛素的百年故事:漫谈糖尿病治疗之路

诺和诺德与胰岛素的百年故事:漫谈糖尿病治疗之路


值得注意的是,在经历了胰岛素治疗方案一代又一代更新之后,诺和诺德对于糖尿病的终极疗法构想已经浮出水面——干细胞疗法。据悉,对于这个疗法诺和诺德已经进行了长达25年的研究,未来一旦进入临床研究,诺和诺德将加速冲刺,渴望尽快找到战胜糖尿病的“利器”。


如今的诺和诺德除了在糖尿病领域做了长远布局以外,在心血管疾病、慢性肾病,还有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等疾病领域也在不断拓展。“过去十年里,诺和诺德每年开发一款改变生命的产品,未来十年更是希望每年有两款改变生命的产品上市”,唐迈之先生充满信心地表示。


<1962——未来> 1.29亿个决心,诺和诺德在中国开启加速度


数据显示,糖尿病是全球排名第四的致死疾病,中国目前大概有超1.29亿糖尿病患者,其中近半的患者知道自身患有糖尿病,约1/3的患者接受治疗,仅有一小部分人(15.8%)得到了有效控制。而服务这1.29亿糖尿病患者就是诺和诺德深耕中国市场的1.29亿个决心与理由。


早在1962年,诺和诺德胰岛素产品就进入了中国市场。1994年,诺和诺德正式开启在华历程,也几乎在同一时期,一场特别的旅行正在中国发生。诺和诺德全球前CEO那时来到中国考察,他敏锐地看到中国市场的巨大机遇,于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脑海里浮现。


据唐迈之先生回忆,回国后,前CEO立即跟他讨论如何在中国建立一个长期的投资计划,其中包括一个重要的项目——研发中心。为此,唐迈之先生特意来到中国做准备,1997年,诺和诺德中国研究发展中心正式成立,这是跨国制药公司在中国建立的第一个生物医药研发机构,在当时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创举。据唐迈之先生介绍,如今中国的研发中心已经是诺和诺德非常核心的一个组成部分,拥有全球领先的技术。


诺和诺德与胰岛素的百年故事:漫谈糖尿病治疗之路

诺和诺德大中国区医药质量部企业副总裁张克洲


同时,中国目前已经发展成为诺和诺德全球第二大市场。对此,在谈及诺和诺德在中国的新药上市速度时,诺和诺德大中国区医药质量部企业副总裁张克洲先生表示:“诺和诺德所有现在上市的产品,在中国上市的时间可能会略微晚一些,这是我们目前最希望改变的现状。”


以下为诺和诺德在中国上市的主要产品与其它海外市场上市时间对比:


· 诺和锐®(门冬胰岛素注射液)于1999年在欧洲上市,2000年在美国上市,2002年进入中国。


· 诺和力®(利拉鲁肽注射液)于2009年在欧洲上市,并于2010年初通过FDA批准,2011年在中国上市。


· 诺和达®(德谷胰岛素注射液)于2015年获美国FDA批准上市,2018年在中国上市。


· 诺和佳®(德谷门冬双胰岛素注射液)在2012年首次获批,2019年中国上市。


张克洲先生坦言:“正是由于想在中国开启加速度,诺和诺德今年发起了‘中国同创’项目,希望把中国放在优先级的地位,推动中国加入全球同步临床研究,以实现从临床试验到新药递交申请全球同步这一最终愿景。”


“中国同创”计划1.0阶段启动以来,已经取得可喜成果,其中2款创新药已在中国递交上市申请,包括新型GLP-1类似物周制剂注射液司美格鲁肽(境外商品名Ozempic®),新一代长效基础胰岛素(德谷胰岛素)和GLP-1受体激动剂(利拉鲁肽)的复方制剂创新产品(境外商品名Xultophy®)。同时,截至今年10月,诺和诺德已与15家医院的18个科室建立了战略临床试验合作中心。


据悉,目前,“中国同创”已经扩容为2.0版本,包括全球创新药同步计划向更多疾病领域拓展、提升医药人才研发能力、提升成果转化能力、数字化研发能力等四大板块。对于“中国同创”的目标,张克洲先生表示:“诺和诺德希望2025年之前有10款新产品能够上市,同时希望2025年后有90%的新药递交申请可以实现全球同步。”


科学进步带给医学世界无限畅想,药物进展也赋予了患者无限可能。诺和诺德作为将胰岛素带入中国市场的先驱者,为许多中国糖尿病患者带来了巨大福音。而放眼全球,百年以来,胰岛素的问世和进化更是不断改写了人类抗击糖尿病的历史,挽救了无数患者的生命,成为医药史上最伟大的成就之一。毫无疑问,在胰岛素的百年进化史上,诺和诺德的坚守起到了不可代替的推动作用。


据说,班廷故居旁广场有一团“希望之火”,这团“希望之火”曾被许下诺言,直到糖尿病得到根治之后才会被熄灭。如今百年之后,诺和诺德带着胰岛素再次开启新的旅程,或许人类战胜糖尿病的终极梦想正在渐渐成真,“希望之火”也将在不远的未来完成使命。


文章来源: 新浪医药新闻

最新评论(0)条评论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