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和腾讯为什么会闹到对薄公堂?一文还原“头腾大战”​真相

   如夢令        

抖音把腾讯给告了,“头腾”暗地较劲多年,终于还是爆发了。2月2日,抖音正式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交诉状,起诉腾讯垄断。抖音方面称,腾讯通过微信和QQ限制用户分享来自抖音的内容,构成了《反垄断法》所禁止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抖音要求法院判令腾讯立即停止这一行为,刊登公开声明消除不良影响,并赔偿抖音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9000万元。


抖音和腾讯为什么会闹到对薄公堂?一文还原“头腾大战”​真相


腾讯当晚发声明指出,相关指控纯属失实,系恶意构陷,并反呛字节跳动旗下多款产品,包括抖音在内通过各种不正当竞争方式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


抖音回复称,腾讯所谓的“恶意构陷”没有任何依据,腾讯所谓的“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实际是将用户数据当成公司私产,除非腾讯同意,其他任何产品都不能使用相关数据,否则即构成“非法使用”。


抖音腾讯矛盾加剧


抖音和腾讯到底怎么了?为什么闹到对薄公堂?


2018年,“头腾大战”初现端倪。据悉,这一年微信曾多次被指封杀头条系App。有消息称,微信朋友圈疑似屏蔽抖音短视频分享的内容。微信回复称:“为避免链接刷屏影响朋友圈阅读体验,微信对朋友圈内链接的传播设有防刷屏限制。”


当时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头腾大战”实则是一场社交短视频之战。


字节跳动将抖音打造成了中国短视频行业的头牌,轻快、简单、重娱乐的风格让抖音覆盖的用户人群越来越广泛,而且和微信形成交叉。微信属性侧重于社交和文字阅读,覆盖人群广泛但是和抖音相比,娱乐气息相对没有那么浓厚。


虽然抖音成功将短视频市场迅速打开,但是近几年也没少因为过度娱乐的内容被诟病。


然而多次内容整改风波还是抵挡不住抖音的迅猛增长。


1月5日,抖音发布的《2020抖音数据报告》显示,抖音日活跃用户截至2020年8月突破6亿,日均视频搜索次数截至2020年12月超过4亿,增长势头不减。


是什么引发了巨头之争


与抖音共称“北快手、南抖音”的快手发展也很迅猛。不过,抖音只是字节跳动的其中一个产品,此外还有覆盖教育、金融、游戏等多个垂直领域的互联网产品。字节跳动的商业模式是以“短平快”的移动广告变现为主,众多“头条系”产品是移动互联网的重要流量入口,这也是为什么会和腾讯形成对打关系,平台用户量对于头条和腾讯都是十分重要的。


而快手主要收入来源来自广告和电商,由于起步晚于抖音,在广告收入上相比抖音仍有较大差距。在电商方面,快手直播电商交易规模呈现爆发式增长态势,但是相比于头部电商还不够成熟,还处在以利润率换市场空间的阶段。


值得注意的是,快手准备上市了,在首次公开招股之前,腾讯旗下的腾讯移动为快手第一大机构投资方,持有快手21.57%股份。


谈到腾讯与快手的共通性,就要提到社交属性了。


有业内分析人士曾发文比较了抖音与快手的产品模式。从视频推荐算法逻辑来看,抖音是“猜你喜欢就推给你”,而快手则是“喜欢你就多看点”,可以解读为,抖音侧重于如何读懂用户的喜欢,而快手更倾向于尊重用户的选择。


快手一直以来秉承用户体验至上的发展理念,在流量变现的基础上,运用社交化运作的手段,以“社交”思维去构建“人与货”的联结,激发出更大的商业价值。


社交性将快手和腾讯联结到了一起,快手需要向外界寻求帮手,谋求业务增长,而腾讯则是看中了短视频的商业效益。


现在,腾讯对于短视频的思考,已不再是圈外观望,它正在通过视频号,以社交流量为根基,开辟自己的短视频疆土。


“头腾”之间的矛盾加剧,是抖音与腾讯的一次社交流量之争,也是抖音与快手之间的一次竞品较量,本质上都是短视频在“煽风点火”。


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在短视频的风口上,谁能飞的更高更远将是行业发展下一阶段的主要议题。


抖音在起诉状中表示,即时通信类应用,已成为互联网用户规模最大、普及率和使用率最高的基础应用。微信、QQ月活跃用户数分别超过12亿和6亿,加上其即时沟通分享功能及网络效应,决定了用户几乎不可能集体迁移。此外,目前市场上没有其他经营者,能够提供与微信和QQ具有对等功能的服务,这意味着腾讯“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抖音认为,腾讯封禁抖音的行为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表征。封禁不仅损害了用户权益,破坏了抖音产品和服务的正常运营,还排除、限制了市场竞争,“(腾讯的)垄断行为,妨碍了技术进步和创新,对于提升经济效率和社会福祉并无裨益,而只能有助于其扭曲其他领域的竞争、巩固自身已有的市场地位”。


抖音的起诉可谓突然袭击。“我们内部是通过媒体报道才知道抖音告了我们,于是赶紧起草了回应。”接近腾讯相关知情人士表示。


对于抖音的突然袭击,腾讯回应称,该公司暂时没收到抖音起诉腾讯的相关材料,腾讯及其产品遵循公平竞争、开放合作的理念为用户和第三方产品提供服务。字节跳动公司的相关指控纯属失实,系恶意诬陷。


腾讯认为,字节跳动旗下多款产品,包括抖音通过各种不正当竞争方式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破坏平台规则,已被法院多个禁令要求立即停止侵权。


腾讯表示,字节跳动及相关公司还存在诸多侵害平台生态和用户权益的违法违规行为,腾讯也将继续提起诉讼。


抖音再回应:用户数据不是腾讯“私产”


针对腾讯有关字节跳动“恶意构陷”的回应,2月2日晚间,字节跳动再次向券商中国&券中社发来回应。字节跳动在二次回应中称,腾讯所谓的“恶意构陷”没有依据,用户对自己的数据具有绝对的、可完全控制的权利,应该远远高于平台的权利,用户数据不应该成为腾讯公司的“私产”。


具体而言,抖音回应有四点:


(1)腾讯封禁抖音等相关产品达三年之久,涉及数亿用户。微信封禁最初的理由是“短视频整治”,而在整治期间,腾讯自己却推出十几款短视频产品。互联网是有记忆的,这样的事实基础,不容腾讯公司抵赖,腾讯所谓的“恶意构陷”没有任何依据。


(2)腾讯所谓“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不属实。真实情况是,腾讯认为用户的头像、昵称等用户数据都属于腾讯公司的“商业资源”,并据此认为,除非腾讯同意,其他任何产品,即使获得用户授权,也不能使用这些用户的相关数据,否则即构成腾讯所谓“非法使用”。与此同时,腾讯旗下产品、游戏及其投资公司却可以“合法使用”这些用户数据。腾讯这种对于用户数据的垄断行为,严重影响了行业的创新发展。


(3)确实有部分专家和法院支持腾讯关于个人信息属于腾讯商业资源的主张,其本质是,这些专家和法官认为,腾讯对用户个人信息数据的权利高过用户本人,天津滨海法院还因此对字节跳动多闪、抖音下达诉讼禁令。抖音认为,用户对自己的数据具有绝对的、可完全控制的权利,应该远远高于平台的权利,用户数据不应该成为腾讯公司的“私产”。


(4)微信、QQ,作为月活用户分别超过12亿和6亿的国民级社交通讯产品,不仅有完备齐全的用户好友关系,而且已经深入用户生活的各个领域,属于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基础设施。腾讯通过微信和QQ限制用户分享来自抖音的内容,毫无疑问构成了《反垄断法》所禁止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


“抖音的声明也在转移话题,绑架用户来说事,没有说盗取用户好友关系链的事情,好友关系链并不是用户头像那么简单,”接近腾讯相关知情人士如是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


平台经济反垄断是导火索


实际上,字节跳动和腾讯恩怨由来已久,唇枪舌战甚至诉讼早在2018年就有,后续2019年深圳中级法院作出过二审判决。


进入2021年2月2日,“头腾大战”再次燃起战火,或与国内目前的反垄断形势有密切关系。


导火索可能是2020年底,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出台的《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该文件明确指出,红包补贴、品牌屏蔽、“二选一”、“大数据杀熟”、搜索降权、流量限制、技术障碍等都可能成为滥用支配地位行为的表现形式,且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案件不一定需要界定相关市场。


2020年12月16日至18日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提出,要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强调“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要加强规制,提升监管能力,坚决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


2020年12月底,市场监管总局通报依法对阿里巴巴集团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进行立案调查。


抖音和腾讯为什么会闹到对薄公堂?一文还原“头腾大战”​真相


人民日报评论称,线上经济凭借数据、技术、资本优势也呈现市场集中度越来越高的趋势,市场资源加速向头部平台集中,关于平台垄断问题的反映和举报日益增加,显示线上经济发展中存在一些风险和隐患。中央明确要求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得到社会热烈反响和广泛支持。可见,反垄断已成为关系全局的紧迫议题。


抖音认为,当下,国家正不断加强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希望这起诉讼,有助于厘清平台经济如何规范竞争,完善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规制。抖音表示,对可能旷日持久的诉讼充满乐观。

文章来源: 中国电子报,数据宝

最新评论(0)条评论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