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面临的“瓶颈”问题该怎样去解决 如何走好高质量发展路

   机械搬运工        

日前,总书记对职业教育作出的重要指示,为我国职业教育指明了发展新方向,增添了发展新动力。


我国职业教育发展现状如何,面临的“瓶颈”问题该怎样去解决?该如何进一步打通高技能人才培养“通路”,增强职业教育的认可度和吸引力?在哪些方面仍需突破体制机制,切实提高技能人才的待遇?4月19日,科技日报采访了相关高校和企业领导。

职业教育面临的“瓶颈”问题该怎样去解决 如何走好高质量发展路

图为:常州机电职业学院现代学徒制班


打出政策“组合拳”,职业教育步入发展“快车道”


在常州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周勇看来,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是转方式、调结构的战略举措,也是扩大就业和提升就业质量的重大举措,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职业教育始终起着重要的作用。


上海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董晓峰告诉记者,近年来,为落实职业教育“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国家逐渐重视职业教育人才培养中职业精神、工匠精神的培育,先后出台《关于全面深化课程改革 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意见》《关于加强和改进中等职业学校学生思想道德教育的意见》《关于开展现代学徒制试点工作的意见》《职业学校教师企业实践规定》《职业学校校企合作促进办法》等政策措施,重点聚焦人才培养的优化与质量提升,促进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


国家还高度重视完善“双师型”师资队伍的培养,先后出台《职业学校教师企业实践规定》《关于实施职业院校教师素质提高计划的意见》《深化新时代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队伍建设改革实施方案》等政策措施,重点聚焦“双师型”师资队伍的培养,为职业院校教师的培养指明了方向。


同时,还出台《关于实施中国特色高水平高职学校和专业建设计划的意见》(双高计划) ,旨在集中力量建设一批引领改革、支撑发展、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高职学校和专业群,以及《关于在院校实施“学历证书+若干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制度试点方案》启动高等职业教育培养模式的改革,带动职业教育持续深化改革,强化内涵建设,引领职业教育服务国家战略、融入区域发展、促进产业升级。


用宁波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张慧波的话来说,“国家的这些措施,打出了办好职业教育的政策‘组合拳’,既有规划与蓝图,也有具体的行动计划和方案,职业教育正步入快车道,从注重外延式发展向注重内涵式发展转变,推动职教全面走向高质量。”


张慧波介绍,目前,我国职业教育呈现蓬勃发展的势头,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职业教育的理念得到广泛宣传,体系框架基本形成,人才培养层次更加完善,专业结构更加符合市场需求,公平作用逐渐显现,对外开放不断扩大,已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


升学“通道”已经打通 ,现代职教体系正在形成


董晓峰认为,职业教育作为我国现代国民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已初步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呈现出产教深度融合、中高职衔接、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相互沟通的发展新局面,现代职业教育体系也正在形成之中。


应该说,目前,学生升学“通道”已经打通,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沟通更加顺畅,逐渐探索形成从中职、高职、本科到研究生的“直通车”,职业教育作为教育发展中的一个类型教育的特征日益呈现,中等职业教育的基础地位得到巩固,高等职业教育的主体地位进一步强化,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得到稳步推进。

职业教育面临的“瓶颈”问题该怎样去解决 如何走好高质量发展路

图为:常州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实训中心


董晓峰介绍,我国目前组建了1400多个职教集团,近3万家企业参与,分批布局了558个现代学徒制试点。截至2019年,中职毕业生就业率保持在95%以上,高职毕业生半年后就业率超过90%,就业质量持续向好。


“职教集团已成为推动职业教育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重要制度性平台,以产教融合、校企合作为基本特征和基本形态的职业教育,已深入地嵌入经济转型、产业升级、技术提升中,在各领域正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目前,在现代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等领域,一线新增从业人员70%以上来自职业院校毕业生,占领了经济建设主战场。” 董晓峰说。


对照高质量发展,职业教育的“短板”问题凸显


董晓峰告诉记者, 改革开放40年中,尽管我国职业教育取得了一系列的突破和历史性的成就,但与高质量发展要求来对比,职业教育仍存在一些“短板”和亟待解决的“瓶颈”,如体系构建、办学模式、课程改革、师资培养、德育、国际交流等方面凸显的问题。

职业教育面临的“瓶颈”问题该怎样去解决 如何走好高质量发展路

图为:常州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开展思想政治理论课实践教学活动


职业教育制度与保障体系有待完善,包括职业教育和培训的管理体制,职业教育和培训的学习制度,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继续教育的衔接等急需改革、建立和完善;职业教育学历证书与职业资格证书相分离,严重制约了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的构建与完善;在同一学校体系内,教育与培训工作体系“两张皮”,协调机制“无抓手”,保障机制“无约束”状况普遍存在;质量保障体系不健全,缺乏严格的对职业教育和培训机构的资质认定制度和监督手段。


当前职业教育办学模式越来越多样化,虽然校企合作已经达成共识,但是校企合作的深度还不够,依然存在一系列问题,如缺乏相应的保障机制约束企业,与学校合作不能满足企业的经济利益诉求,企业的用工需求与学校教学秩序之间的矛盾等都影响着校企深度合作。


我国职业教育课程模式的构建当前已进入到“由借鉴国外课程到创建中国特色”的阶段,职业教育课程改革取得了显著成效,但缺乏专业教学标准体系、教学标准开发的支持体系和高水平职业教育课程开发队伍,如何构建有效课堂,专业教学法如何体现等。


“职业教育在助推地方经济建设方面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契合产业发展需求,需要与之相适应的劳动力结构和素质水平。”张慧波说。


顺应产业变革 全面提升服务产业发展的能力


“习近平强调,要加快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培养更多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大国工匠。”常州纺织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吴访升说,今后,职业教育的重视程度将进一步提高,职业教育类型定位将进一步优化,职普融通将进一步推进,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将进一步完善,职业教育改革将进一步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将深入推进,更加注重培养学生实践能力,其服务产业发展的能力也将进一步提升。

职业教育面临的“瓶颈”问题该怎样去解决 如何走好高质量发展路

图为:常州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客座特聘教授仪式


张慧波认为,随着我国经济结构不断调整、产业转型升级,企业自动化程度再上新台阶,对高技能人才的需求将不断提升。


职业教育在与国家战略同向同行、与区域产业发展同频共振中,承担着培养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培养大国工匠、能工巧匠的历史使命和责任担当。


在董晓峰看来,今后,职业教育将更加注重实践导向,产教融合、工学结合将是未来职业教育的办学基本模式,“岗课赛证”综合育人机制将会普遍建立。在目前已取得的现代学徒制成功经验的基础上,要继续探索中国特色学徒制,人才培养将更加注重学生工匠精神和精益求精习惯的养成。


董晓峰还提出, 职业教育要服务国家战略,必须向高级化方向发展。因此, 要稳步发展职业本科教育,重点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院校和专业,推动职普融通;要注重搭建产业人才数据平台,完善专业教学标准,建立职业技术师范院校培养和在职教师继续教育的双轨制职业教育教师专业化培训体系,完善教育教学质量监控体系,建立符合职业教育特点的评价体系等,增强职业教育认可度和吸引力。


吴访升建议,职业教育要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适应产业变革和技术革命, 积极对接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加速专业教学标准升级,加快课程体系改造,加强新形态教材和学材开发。同时,要加快转变人才培养方式,深化“三教”改革,全面推进实训基地数字化升级和产教融合企业建设。


国家层面还需要加速职普融通机制和制度建设,本科层次专业教学标准和教材研制,需要建立专业学士学位认定标准和管理体系,全面推进“五育”并举,为实施制造强国、质量强国、文化强国、健康中国、美丽中国等强国战略,切实提升职业教育内涵和水平,真正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提供有力人才和技能支撑。


全国人大代表、常州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特聘教授李承霞提出,目前,高职学生实习实训技能岗位不对称现象仍很突出,不利于高技能人才的培养。因此,政府部门要鼓励通过校企联办联建专业等,促使学生技能培养不脱节,真正做到学有所用,要通过设立高技能人才培养基金、 高技能人才创新奖励制度等,来进一步提高一线技术工人的政治和生活待遇,增强一线技术工人的自豪感和获得感。


文章来源: 科技日报

最新评论(0)条评论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