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步入“疯狂涨价”:共享充电宝进入3元时代 网友直呼用不起

   NE人        

共享衣橱、共享雨伞、共享电动车、共享充电宝、共享单车……以“便利人们的生活”“解决用户电子设备没电”“解决出行最后一公里”等需求痛点进入消费者生活。目前,距离被称为“共享经济元年”的2015年已过去了6年,中国共享经济迅猛发展,已渗透进许多细分领域和市场,成为互联网经济的新蓝海。


中国共享经济从诞生之日起就备受世界瞩目。外媒注意到,从百花齐放到资本进场,再到行业洗牌后几个幸存者,中国共享经济正在转型中稳步发展。


共享经济步入“疯狂涨价”:共享充电宝进入3元时代 网友直呼用不起


然而,在培养了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后却接连涨价,共享充电宝、共享单车、共享电动车的价格目前均有不同幅度的增长。共享经济除了走频繁涨价这条路,还有别的出路吗?能否在“回血”的同时学会“造血”,毕竟,共享经济需要可持续发展。


起初,越发依赖手机的人们,往往会因为手机电量报警而感到焦虑。由于这种需求,共享充电宝以低廉的价格进入市场,并迅速收获大批用户。然而,当消费者养成使用习惯后,共享充电宝却屡屡被传出涨价的消息。


近日,共享经济中曾经最不被看好的“共享充电宝”又一次上了热搜。不少消费者发现,在上海的普通商场内,不同品牌的共享充电宝在悄悄涨价。


共享经济步入“疯狂涨价”:共享充电宝进入3元时代 网友直呼用不起


共享充电宝从最初出现时的每小时1元,半小时免费的亲民价格,而且当时优惠力度巨大,到现在商圈和医院等特殊场景平均每小时需花费3至4元,酒吧夜店等每小时高。


除此之外,封顶价格也让人咋舌,每24小时封顶价24元到40元,总封顶价99元,都赶上一个移动充电宝的价格了。不同品牌共享充电宝的租用价格各不相同,但相比最初刚投放市场时,价格翻了2至3倍。


据网友亲身体验后表示,仅充电2个小时,却被收费10块钱!充电的费用居然比特斯拉还贵,让不少消费者直呼“用不起”。


有人分析,经过这么多年的争夺市场,烧钱补贴抢占用户,共享充电宝领域已经接近饱和,目前存在市场上的就是“三电一兽”,即:街电、来电、小电和怪兽充电,市场被四大巨头所瓜分。


早在2019年,多家共享充电宝企业就相继宣布实现盈亏平衡或开始盈利,为何租用价格越来越贵呢?


目前共享充电宝消费习惯已经形成,属于"刚需",这让运营商有了议价权,之前抢占市场花的巨额补贴,需要靠涨价来回本。


据悉,部分特殊场景比如电影院,收费2.5元/半小时,景区则是4元/半小时,甚至10元/每小时。除此之外,使用充电宝的封顶价格有的让人咋舌,每24小时封顶价24~40元,总封顶价99元,都赶上买一个移动充电宝的价格了。


不仅重庆如此,一线城市更甚。对此,不少用户在网上集中吐槽:“韭菜养熟了是该收割了,吃相未免也太难看了吧?”“共享充电宝抢钱?!”“打工人的钱真好赚!”更有人感叹,充电宝自由的时代已经远去了。


上海市民:充个几次不就是能自己买个充电宝了吗,那还不如自己出门的时候带一个。


一些品牌的共享充电宝充电费用在热门商区或旅游景区甚至更高。近日,在杭州西湖景区有游客发现,虽然这里可供选择品牌包括街电、怪兽充电、小电等,但是这些品牌的充电费用几乎都是每30分钟5元,也就是每小时需要10元。


西湖游客:一个小时时间10元钱,就是觉得很贵,就是不太值得。


据怪兽充电招股书显示,怪兽充电2020年营业收入为28.094亿元,拥有充电点位66.4万个,可用移动电源达到536.08万个。小小的充电宝,背后蕴藏着数十亿的流水。不过这么多的流水也不是全都流入了共享充电宝企业们的手里,因为共享充电宝要想获取商户和商场的点位,就需要付租金。


深圳极上万膳日本料理店经理何小琴:我们现在就是对于(共享)充电宝是五五分成这样的,这个比例还算是合理的,(消费者)用充电宝这一块的频率也是越来越多的。


怪兽充电招股书数据显示,他们给直营点位合作商户的分成在50%到70%左右,而给那些地区加盟的合作伙伴,分成比例则在75%到90%。这也是为什么同样的品牌在不同的点位有不同的收费价格。


那么共享充电宝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它现在如此“膨胀”呢?


近年来,共享经济领域泡沫破灭,数家公司跌落神坛,共享充电宝却在喧嚣过后坚挺不倒,作为共享充电宝的头部企业“三电一兽”,已相继宣布实现盈亏平衡和开始盈利。这样一个不难达到盈利的行业,为什么还会冒着丢失部分用户的风险进行集体涨价?


“赚钱,赚更多的钱,是共享充电宝涨价的出发点。”重庆某共享充电宝运营商表示,一个小时1~2元已经达到盈利,但每个小时3~4元赚得更多,用多赚的钱可以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巩固、提升自家的行业地位。


对此,行业颇有研究的重庆长江上游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莫远明认为,在定价的问题上,当前共享充电宝品牌商处在一个非常弱势的地位,其没有定价权,而流量越大的商家在共享充电宝行业里的议价权更高。


“当商家想获得更多的利润,而品牌方不想让利过多的时候,涨价就成了唯一解决办法。”莫远明笑着说。


行业洗牌谁能笑到最后。


前些年,随着共享经济崛起,万物共享的概念深入人心。其中充电宝作为人们高频使用的充电工具,十分受资本青睐。2015~2018年,充电宝市场处于培育阶段,其作为外出人群的必需品,隐形的刚性需求推动充电宝品牌相继入局,在群雄逐鹿中,各大品牌纷纷低价抢占市场。


到2019年,“三电一兽”格局基本形成,根据Trustdata数据,街电、小电、怪兽充电、来电分别占据28.6%、27%、25.1%、15.6%的市场份额,其他共享充电宝品牌则为3.7%。


2020年,美团再次入局共享充电宝。今年,随着怪兽充电纳斯达克上市,小电科技在获得苏宁5亿元股权融资后,也计划于今年三季度登陆创业板。在共享充电的“赛道上”,又将如何洗牌?成为行业又一关注点。


正如元一资本创始合伙人钱皓所言,资本化是一个很关键的背后考量,因为企业已经过了跑马圈地的第一个阶段,下一阶段就要通过提升价格来获取更好的收益和回报。


怪兽充电隶属上海挚想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公开信息显示,此前已获6轮融资,投资方包含高瓴资本、软银亚洲、小米科技等。本次IPO预计发行1750万股,募资规模达2.1亿至2.5亿美元,估值28亿至34亿美元。由此看来,千万不能小视这一小时两三元的生意。


怪兽充电招股书显示,2019、2020两年持续盈利,虽然2020年销售与营销开支比2019年有所增长,但是依然实现营收28.09亿元,同比增长38.9%,净利率为2.7%。


美团的高知名度也将对其他品牌产生较大的威胁。未来,美团是否能够在共享充电宝市场占据更大的份额?仍须拭目以待。


未来拼的就是真实力。


专业数据显示,2020年5G手机出货量达1.8亿部,一二线大城市5G基站也超过了25万个,对于绝大多数的人来说,出门在外会越来越依靠充电宝。


共享充电宝作为刚需产品,虽然大城市呈现出供大于求的趋势,但是对于四五线城市仍有一定的开发空间。数据显示,目前共享充电宝在一二线城市的渗透率为17.8%,而在三线及以下城市的渗透率仅为2.8%。下沉用户去拓展新一轮的消费,市场空间巨大。


来电科技创始人袁炳松说:“从‘百电大战’到‘七国之乱’,再到三国杀的过程。这绝不是闪电战,会是持久战,拼的是资本、资源、产品运营和用户体验。”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长王志勤表示,2020年5G已逐步部署到全国所有地级市。作为重要承载终端的智能手机,对电量续航需求更加迫切。5G手机的耗电量将是4G手机的2.5倍,并且伴随AR、VR等大型应用以及短视频、高速看片和下载的高强度需求,耗电量无疑会成为5G大规模落地的一大瓶颈,因此共享充电将有极大的市场需求。


不过,莫远明认为,这个行业依然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比如快充技术、手机电池续航能力的提升,或将会对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刚需性造成较大的影响。此外,曾经出现过爆燃所引发安全事故的问题,以及用户隐私保护问题,同样吸引着大众的关注。


从共享充电宝逆袭共享单车来看,资本的判断、巨头的判断、即使是“商业奇才”的判断都不一定是对的,市场才是唯一的终极裁判。


其实,不只是共享充电宝,共享单车也是如此。据了解,美团、哈啰等共享单车的收费,和最初相比都悄然发生着变化。在上海,哈啰单车目前的价格是前15分钟收费1.5元,此后每15分钟收费1元。哈啰单车也同样回应称,近期单车的价格“没有涨”。对方称,实际上骑车超过15分钟起步时长的用户并不多,而且其中很大一部分人使用月卡,每次骑行前两小时是免费的,因此价格变化对这类用户来说影响很小。


据悉,2019年起,哈啰单车曾上调过国内各地共享单车价格。涨价并不是近期“一下子”出现的。但如果和行业早期相比,无论是共享单车,还是共享充电宝,价格的趋势是一路上涨的。


目前以上海为例,美团单车的价格是前15分钟1.5元,之后每15分钟0.5元,相当于1小时收费3元;哈啰单车前15分钟1.5元,之后每15分钟1元,相当于1小时4.5元。而在早期,共享单车基本价格是半小时1元。


近日,有网友提供的青桔单车计价规则截图显示,青桔单车前15分钟收费1.5元,然后每10分钟收费1元,这样算下来,1小时收费高达6.5元,比乘坐公交车的价格还要贵。青桔单车有关负责人并没有针对此事直接回应,只是表示:“暂时没有调价计划。”


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它们很容易形成一种流量的商业模式,前期投入的成本非常高,它是通过后期的价格的调整获得弥补的。


共享单车大家都很了解,早期共享单车刚刚出现的时候,百花齐放,ofo,摩拜,酷骑单车,等等品牌纷纷出现,占领了市场。大量烧钱投放共享单车占领市场,直到ofo宣布破产,摩拜被美团收购,酷骑单车破产,最后只剩下美团单车和哈罗单车两家巨头,两家共享单车品牌的背后都是有资本支持,美团单车背后有美团和腾讯支持,哈罗单车的背后有阿里支持。


结束了前期的烧钱战争,最后二人争霸,经过了前期的大量投资,资本也要回笼资金,收割韭菜。所以只能提高共享单车的收费价格,以此来弥补前期烧钱投入的资金,资本是不可能做赔钱的买卖。最后受苦的只有广大的韭菜,前期共享单车商家争夺市场的时候,大力补贴,让广大群众享受了不少优惠,最后两大巨头打败了其他小喽啰,群众也就没得选择,不是美团就是哈喽。


共享经济是指利用互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以使用权分享为主要特征,整合海量、分散化资源,满足多样化需求的经济活动总和。


“共享经济”在全球掀起了一股“中国热潮”后。美国“福布斯新闻网”对此发表评论称,中国企业带来的“共享经济模式”正在掀起一股新趋势,美国企业也在争相模仿。从“共享经济”的传播中,能看到中国企业有能力进入新市场,引领全球的新经济潮流。


共享经济变脸,比翻书还快。


从一开始,Airbnb、Uber等共享平台迅速崛起,共享经济模式大受市场欢迎。随后在越来越多的细分领域,共享平台乘胜而来,弥补了供给不足,激发了需求释放。Uber和Airbnb作为有效对接者,将闲置资源的拥有者和需求者联系起来,让资源得到充分的利用。


不同于单纯的连接现有闲置资源供需端,单车和充电宝都有相对“重资产”模式的一面,即既要投入资金购买产品满足服务需求,还要负责维护,直至承担产品损毁的损失。


简而言之,大规模投入,赢得流量,形成市场占有。它们都曾经历过从无到有的急速扩张,又不约而同地面对资本退潮、行业洗牌。


过去几年,作为国内共享经济的使用者,单车和充电宝的发展模式让消费者尝到甜头也吃到了苦头。


单车生产过剩带来城市治理的难题,押金退还周期、预付款沉淀资金池的使用问题。


共享充电宝高速起落,从最初被炮轰甚至被视为笑柄,到骤然受到各机构真金白银的热捧,在如今涨价离谱,故障率居高不下,用户付费意愿到达临界点。


但随着市场被头部公司们分割,现在原本便宜的共享经济们”举起镰刀”纷纷涨价,也引来了网友的议论。难道共享经济的最后,都将走向“资本收割韭菜”吗?


共享店铺会出现吗?商家们的痛点是什么?


没资金、没资源,觉得管理成本过于高昂。共享店铺的出现就是为了整合他人有限的合理资源。


商家首先觉得自己的店铺空间过于空闲,资源的利用率极低,并且同行业的同质化更加严重,其次有资源的人找不到好的项目,寻求一些可盈利的项目做副业。


认为投资过于大,风险不可控,与人合作的话,又怕股权的纠纷问题,管理问题又过于混乱,始终找不到一个好的项目。


共享店铺应运而生,解决商家困惑的同时扩展一种新的模式!


如果说互联网的上半场是电商的天下,那么下半场就是实体店共享经济的主场。共享店铺模式不是时代的产物,而是时代的必然选择,它能够将门店、股东、和消费者捆绑成一个利益共同体,而不再是对立面。


共享经济是将会成为时代的主力趋势。国家也在持续推动着共享经济的进程。


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3个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 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明确提出,培育发展共享经济新业态,创造生产要素供给新方式。


共享经济概念公司接力上市补充资金。


不只是涨价,共享经济领域公司上市的步伐近期也在加快。除了日前赴美上市的怪兽充电,还包括共享办公的优客工场、共享短租平台爱彼迎。


近日,共享电单车服务商——松果出行也被传出今年准备赴美上市。这波上市潮是否意味着共享经济领域迎来了春天呢?


4月1日,怪兽充电成功赴美上市,成为“共享充电宝第一股”,其发行价为8.5美元,收盘之后每股达8.54美元,市值达到21.3亿美元。


其实,在怪兽充电赴美上市之前,国内的“共享经济第一股”是优客工场。2020年11月24日,优客工场正式登陆纳斯达克。


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它代表着社群,代表着社团,代表着社区,它是具有非常强烈的人与人连接,人与人分享的这种背景下的一个社会状态。


要说共享经济的先行者,就不得不提到共享短租平台爱彼迎,2020年12月10日,爱彼迎在纳斯达克上市,上市首日开盘价146美元,较IPO发行价68美元涨约114.7%。


爱彼迎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切斯基:我记得我们创办爱彼迎时,我说过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有一天会有成千上万的人使用这个产品。但我认为我们创造了一种新的旅行类型。我认为这类旅行有着巨大的市场。


除了前面提到的三家已经上市的共享经济企业,共享电单车服务商松果出行也被爆出计划今年赴美上市,募资规模预计为3亿美元。


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这些企业通过资本化的力量,使得它们在做生产性、服务性这块实体经济的赛道上暂时的亏损,也通过上市也可以把这个资金的问题弥补,甚至是带来了较为可观的利润。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江宇:我觉得这个企业上市,是一个很积极的信号,就表明了企业对于下一步的发展,有了进一步的设想。但是具体说是不是春天已经来了,这要看服务模式、服务内容、下一步的发展。


互联互通共享经济迎来新浪潮。


从共享消费到共享服务,从共享知识到共享生产,受疫情影响,以共享经济为代表的新业态呈现出强大的韧性和发展潜力,而互联网高效快捷的特点,也为越来越多的人提供了便利。


李凤彦是河北省廊坊市的一名患者,在共享医疗平台的帮助下,由来自北京的解放军总医院的专家来香河县为李凤彦完成手术。


廊坊市香河县居民李凤彦:现在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北京专家给我们看病,也能享受到北京的医疗服务。 在共享医疗的背景下,香河县中医医院与北京、天津等地共30余家三甲知名医院常年保持业务联系。 廊坊市香河县中医医院副院长李世强:共享医疗通过远程会诊系统,线下是专家来到我们医院,然后无论是教学查房、出诊和预约手术,让香河老百姓“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到北京优质服务。


除此之外,依托工业互联网发展起来的共享制造也迈上新台阶。这里是福建石狮市落地的首个共享制衣工厂,12万件海外服装订单陆续上线生产。首批入驻共享制衣工厂的企业负责人蔡荣烽说,今年3月以来,70%到80%的订单被取消,其中不少订单布料都已经铺上了生产线,却被客户紧急喊停。入驻共享制衣工厂后,他的公司很快获得了首期100万元的供应链融资,现在已接到新订单。


某制衣贸易有限公司负责人蔡荣烽:他们这边统一有设计,有打版师傅,然后也有设备,这一块都是共享,然后连订单都是共享。


共享制造平台向行业下游提供制造产线、工业设计、供应链管理等能力,下游企业不必有自己的制造产线,可以在共享制造平台上按需来直接获取这些能力。通过互联网、大数据等先进的技术手段,降低制造行业实现个性化定制的成本。


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今天的共享工厂,精准地把握这个市场需求在哪里,最大化地提高了资源配置的效率。


从共享医疗到共享工厂,从共享单车到共享充电宝,近些年,各种冠以共享概念的项目开始浩浩荡荡席卷而来,比如共享雨伞、共享洗衣机、共享篮球、共享衣橱、共享自习室等等,一时间似乎万物皆可共享。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共享经济市场交易总额约为33773亿元,同比增长约2.9%。共享经济参与者人数约为8.3亿人。


随着市场监管不断加强和共享经济领域标准化体系建设不断加快,中国的共享经济将迎来新的发展阶段。中国共享经济管理经验也将惠及世界。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江宇:共享经济它的灵魂就在于互联互通,要用共享经济这个概念去获得发展的话,就一定要想一想怎样去降低使用服务的成本,怎么样打破这个企业之间的界限,品牌之间的界限,真正让用户用起来方便。


文章来源: 河南舆情研究院

最新评论(0)条评论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推荐